沙家浜里的老街——横泾

2017-09-11 09:1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9-11 09:10:46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申功晶

  江南多名镇,周庄名气很响,似太浓艳;西塘人头攒动,铜味略重;养在深闺的黎里,虽有清汤挂面的原生态民居,却过于单调。

  横泾,这个不为人熟知的老街,躲在江苏常熟沙家浜芦花荡深处。铺天盖地的芦苇,是沙家浜的标志,漫天飞舞的芦花,将小小的横泾古镇团团围住,隔断了红尘亦隔去了喧嚣。

  在横泾老街走走逛逛,随处可见陈旧的木柱构建街廊,廊下挂着一串串红灯笼,大街、小巷、码头、河埠、廊棚,打着各式各样幌子的铺坊:打铁铺、博古坊、印布坊、熝鸡店、刁家食府、茶楼……踩着平滑的青砖路,恍若回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阵豆花香,花五块钱来一碗刚出炉的色白软嫩的豆腐脑,兑上虾皮、紫菜、辣椒油、香菜、蒜泥、葱花,热乎乎地享受着释放的快意。门店前还有现炸的臭豆腐干,十块钱一大碗,足够两个人分着吃,叉上竹签,随个人口味可蘸上辣酱或甜酱吃。

  老街一侧院内高台的竹架上,一条条各式图案的蓝印花布晾晒其上,“大光明染坊”五个字样尤为醒目。游人在清新秀雅的蓝底白花间穿梭,一股清泉般温婉的江南格调随之汩汩流淌开来。蓦然间,想起了阿庆嫂和甪直船娘的蓝布围裙,它的素雅娴静让人联想起那些坐在茶铺里、行于船头上的水乡女子们,她们将日子打理得如此干净熨贴。临街铺子里头,蓝白相间布料做的方巾、被面、肚兜、手帕、衣裙……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透溢着清丽的韵律,烙上了岁月的印记。

  平日里的横泾老街是静谧的,闲逸中透着一份慵懒,徜徉在老街坊,鼻端闻到一阵让人欲醉的酒香,抬头一望,白墙黛瓦的门楼挂着一面红黄相间的酒旗,上书“翁家糟坊”。跨入酒坊,木格窗、青砖地,柜台、壁橱里摆满了白酒、米酒、桂花酒,后院则是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和制酒器具。“翁家糟坊”酿酒采用的是返璞归真的“蒸镏法”,流连糟坊,几个老师傅细致地操作一道道繁琐的工序:蒸煮、冷却、发酵、蒸馏、加温、再冷却……一杯杯原汁原味的白酒就是这样酿成的。相传同治、光绪两朝帝师翁同龢最爱喝这家酒坊的老酒。八仙桌上搁着几个小酒杯,我自斟一杯透明浅黄的桂花酒,抿一口,酒香和桂花混淆在一起,口感温润,甜而不腻,百年来,这酒也在时光里沉淀出独有的味道。

  从翁家糟坊走出来,“忠义救国军司令部”的牌匾悬挂在刁德一故居石库门之上。跨入大门,穿过一方天井,“六顺堂”正厅井然有序地摆放着古玩、青瓷、书画。由于江南多梅雨,屋内闷热潮湿,刁家的卧室和书房都设在二楼。刁德一早年留学日本,雕梁画栋的老宅充斥着中西合璧的布局。看着保存完好的一砖一瓦、一器一画,似乎穿越到了某个历史片段中。

  此刻,随风飘来一阵熟透的旋律:“人一走,茶就凉……”跟着旋律,穿过连接老街和码头的通道,来到了老春来茶馆。沙家浜的春来茶馆从第一代开到第四代,星罗棋布点缀在芦苇荡丛,可谓枝繁叶茂。说到“老”,必是与众不同的。当年阿庆嫂和刁德一就是在此“智斗”。茶馆临水而居,黯淡的庭柱上有一副“风声度竹有琴韵,月影写梅无墨痕”的对联。走进茶馆,果然,“一切仿佛都是N年前的样子”:茶堂摆放着十来张八仙木桌,里墙砌着一个书台,横桌上搁着三弦、琵琶,两把软垫高椅置于两侧。我端起茶盏,掀开碗盖,碗盖里的茶叶齐齐浮了上来,一缕清香萦绕鼻端。一边品茗,一边听说书。茶,仍是当年的味道,只是泡茶的人和喝茶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那些烽火硝烟的传奇,早早地尘埃落定;那曾经唱红大江南北的样板戏,已走进了历史;那些浪花淘尽的故事,却永生在芦苇深处。横泾老街在历经若干年的洗礼之后,依不失一篇生动婉转的词章。

  “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深厚绵远的歌声伴着芦苇摇曳声从湖心迎面而来,那一湖苍翠湖绿的芦苇化作倩影婆娑的窈窕少女涉水而来,脸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申功晶)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