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为何依然读蒙田

2017-09-12 09:52 来源:文汇报 
2017-09-12 09:52:0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国内首次收录16世纪法国作家蒙田全部作品的四卷本《蒙田全集》出版,译者马振骋解读“蒙式随笔”魅力

  今天,我们为何依然读蒙田

  作者:许 旸

  时隔400多年,蒙田为什么读来依然不会过时?国内首次收录16世纪作家蒙田全部作品的四卷本《蒙田全集》出版,日前的沪上读书会现场,83岁翻译家、《蒙田全集》译者马振骋,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翻译家袁筱一,对谈“蒙田式”随笔的不衰魅力。在他们看来,400多年过去了,蒙田的生命力,不仅仅源于他谈论的话题仍萦绕尘世,更在于他对生活命题的回答,能立足平凡的人性,促使人们认识自我,学会“光明正大地享受自己的存在”。

今天,我们为何依然读蒙田

  蒙田是十六世纪文艺复兴后期法国人文主义思想家、作家。20世纪著名画家达利与蒙田“神交”已久,图为他为蒙田随笔绘制的插图及肖像图。

  作家福楼拜曾感慨:“不要像小孩子那样,为了乐趣而读蒙田,也不要像那些雄心勃勃的人那样,为了寻求教化而读蒙田。不,读他,即是为了活着。”1571年,38岁辞官退隐的蒙田,笔耕多年,55岁出版三卷本《随笔集》,其间看似回避了烦杂的家常事务,实际上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都听在耳里,然后提出令人深思的隽言:“我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如今身处信息爆炸时代的我们,会否也有类似的困惑?

  不脱离常识常理,以“我的方式回应我们的问题”

  “在翻译16世纪法国思想家、作家蒙田的文字时,我惊讶于他在捕捉人性的复杂微妙时,怎么能写得那么细,细至已经达到了现代心理学的层面。”

  马振骋这样表示。从人性之懒散、撒谎、欲望,到儿童教育、人生无常,蒙田从不羞于大写特写凡夫俗子那些常见却难以抉择的问题。《蒙田随笔》因丰富、自然、不伪饰,被译作多种文字畅销全球,影响了众多作家。此次出版的四卷本《蒙田全集》包括《随笔全集》《意大利游记》,以及书信、格言等集外文字,由上海书店出版社推出。全集由马振骋据法国伽利玛出版社“七星文库”的《蒙田全集》1962年版本译出。

  其中,《随笔全集》共107章,有“生活的哲学”之称,不仅在法国开创了随笔式作品的先河,在世界散文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蒙田把随手记下的心得称为Essai,马振骋解释,这词以前只是“试验”“试图”等意思,蒙田以此自谦———不妄图以自己的看法与观点作为定论,只是试论,夹叙夹议,信马由缰,后来倒成了一种文体,对培根、兰姆、卢梭等思想家都产生影响。国内一般把Essai译为“随笔”,袁筱一评价这正是“颇具法国哲学气质的一种文体”。

  “翻阅蒙田,你不会觉得陌生,那些谈身体、疾病、死亡、友谊、尊严的文字,是无论身处何种环境的人们,都无法回避的论题。”袁筱一说,这些随笔既是蒙田博览群书的结晶,更是他以个人为起点,写到时代的投射,写到人的本性与共性。“看似是对生活的总结,但为什么今天读来仍觉非常亲切? 好像逃不出他所思考的问题范围,甚至读后会有一种惭愧的心情,怎么好像到今天为止我思考的东西也很难超过蒙田。”

  比如,蒙田痛恨死背硬记的教学,他有感而发:“植物水太多了会烂,灯油太满了会灭。”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争执,蒙田打趣道:“一个人怒气是发不大的,只有双方都发,还比赛着发,才会形成暴风雨。”蒙田并不板着脸教训人,他指出人与生俱来的缺陷,也忠告找出快乐的方法过日子,这让更多普通人直接获得实用的教益。

  尤其是衰老离别等主题,多个章节均反复提及,有时谈得还不完全一样。在马振骋看来,正如蒙田说的,人的行为时常变化无常,他强调的“真”不是划一不变。既然人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想法与反应,表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这些不同依然是正常的“真”性情。蒙田深信,谈论自己,包含外界的认识、文化的吸收和自我的享受,可以建立普遍的精神法则,“每个人自身含有人类处境的全部形态”,他以“我的方式回应我们的问题”,呼应了人类在不同时代共有的精神需求。

  一位生于16世纪的“当代人”,教我们光明正大享受自己的存在

  “现代精神”与“理性之光”,是学界谈及蒙田的关键词。他以虔诚之心思考人性,为后世开启现代之门,蒙田笔下看待自我、认知世界的方式对当下仍颇具启发。

  马振骋以名篇《论儿童教育》为例,蒙田很早就主张,仅仅对孩子进行书本学习是贫乏的,要让学生去读自然与社会这本大书,把整个世界作为研究和学习的对象。蒙田打了个比方:“至于我们的年轻绅士,无论是房间、花园、桌子、床铺,无论是独个儿还是与人们一伙,无论是早晨还是夜晚——所有时间对他都是一样;所有地方对他都是书房。”

  有读者发问,蒙田讲了许多道理,教我们“怎么过好这一生”,这与时下一些遭人诟病的心灵鸡汤有何区别?马振骋笑言,“这帖蒙氏古方心灵鸡汤,喝下去虽不能保证除根有效,也至少让人发笑,有益健康,化解心结。”

  尤为重要的是,蒙田并不负责提供单一的答案,他更在意的,是要人从理性的规则、而不是从自己的规则来看问题。“我们的本性就是多变和不稳定的,差异不仅仅存在于我们和他人之间,还存在于我们灵魂的不同层面之间。”袁筱一说,随着思想的火花以蒙田的方式从这里跳跃到那里,世界被照亮。而蒙田著名的问询“我知道什么”,如今也是法国一套知识体系丛书的名称。

  作家斯蒂芬·茨威格说过:“为了能真正读懂蒙田,人不可以太年轻,不可以没有阅历,不可以没有种种失望。”蒙田的后半生是在胡格诺战争时期度过的,他在混沌乱世中品尝着人生这杯甘苦交织的美酒———人有七情六欲,必有生老病死;人世中有险峻绝壁,也有绿野仙境。但无论何时,“光明正大地享受自己的存在,这是神圣一般的绝对完美”。(许 旸)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