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在他的镜头下 都是温暖与鲜活

2017-09-15 10:3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9-15 10:30:41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陈吴越

  最近,北京画院美术馆在举办名为“光影岿然——沙飞的艺术·理念·行动”的摄影展,展出了摄影家沙飞的百余幅作品。沙飞的摄影展占了美术馆两层的空间,按照时间顺序,分为“黑白影社”、“视线转移”和“聚焦抗战”三个时期。此外,在二层还特别开辟了空间,展出了他为了宣传抗日救亡而面向大众举办的摄影展和创办的出版物,充分呈现了沙飞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角色。

“伟大”在他的镜头下 都是温暖与鲜活

“光影岿然——沙飞的艺术·理念·行动”的摄影展

  本次展览的策展做得很用心,不光提供了图文并茂的参观手册,在展览开始的地方,观众还可以扫描一个二维码,进入一个展览介绍的页面,上面有参展重点作品的详细介绍和分析。即使是没有任何背景知识的观众也能通过这次展览增长见识,有所收获,我想这值得很多国内的艺术展借鉴。

  在这次展览举办之前,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摄影家沙飞短暂而不凡的一生。沙飞的本名叫司徒传,1912年生于广州。他1926年参加北伐,一直担任报务员的工作,这也是他摄影生涯的“黑白影社”阶段,那时的他钟情于艺术摄影,试图表现中国画般的诗情画意。1936年,沙飞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目睹了当时社会的动荡和不公,逐渐把摄影当成了一种揭示现实的武器,这便是他的“视线转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沙飞奔赴华北前线,并于河北阜平参加了八路军,开始了他的“聚焦抗战”时期。在创作了无数极具历史意义的照片同时,还先后担任了《抗敌报》、《晋察冀画报》和《华北画报》的报社主任,至此他已经不仅仅是位摄影家,而是一位将自身融入历史事件的革命者。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这个时期,他才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沙飞”,因为他想“像一粒小小的沙子,在祖国的天空中自由飞舞”。1950年,沙飞因患有精神分裂症,枪杀了为其治病的日本医生,被华北军区军法处枪决,匆匆结束了年仅38岁的生命。

  沙飞无疑是中国新闻摄影史的先驱,他的生命虽然短暂,却为后人留下一笔高水准的影像财富。历史上很多其他形式的艺术作品都取材于沙飞第一手的摄影资料,历史书籍上关于党史和抗战史的很多作品也都是出自沙飞之手,这可能是沙飞摄影作品的最大价值所在。然而,展出的作品中,最让我感动的却是记录鲁迅、聂荣臻和白求恩的三组照片,从中我看到了比历史课本上更丰富的伟大的人格。

  在1936年的“第二次木刻流动展览会”上,沙飞第一次见到了鲁迅。那天鲁迅抱病参观了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之后,在藤椅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亲切地和大家交流了起来。沙飞恰到好处地记录下了这个瞬间,他镜头下的鲁迅瘦削虚弱,眼神却亲切和蔼。看到沙飞在拍照,鲁迅还特意问他,最近拍了些好照片吗?大概连沙飞都没有想到,他拍下的是鲁迅留给世人最后的鲜活印象。沙飞第二次拍鲁迅便是在11天以后鲁迅的葬礼上,他为鲁迅留下了最后的遗容。鲁迅的文章读多了,总觉得他笔锋犀利,为人多少会有点不近人情。可是在沙飞的照片上,一个和蔼可亲,对青年艺术家关怀备至的老人跃然纸上,于是我终于明白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真正含义。

  如果说沙飞结识鲁迅只有短短的十一天,那么聂荣臻和日本孤儿的故事却横跨了四十年。1940年日本人加藤和他妻子在炮火中亡故,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女儿。小一点的女孩因为受伤,在我军处治疗,期间大一点的女孩就一直跟着聂荣臻生活。元帅对日本女孩美穗子怜爱备至,给她洗水果,还把珍贵的牛奶罐头给她喝,这个幼小的生命好像找到了心灵的避难所,一刻不离地跟着聂荣臻,沙飞的镜头记录下了这些感人的瞬间。四十年后,《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引起了两国的关注。已为人母的美穗子很快就被媒体找到,聂荣臻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她的一家,沙飞四十年前的作品见证了这个感人的故事。这份在战火硝烟中的怜悯与柔情,还有四十年的光阴仍切不断的牵挂让我对元帅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让我更加大跌眼镜的则是沙飞镜头中的白求恩。之前对白求恩的认识主要源于中学历史课本,知道他是来中国参加抗日、给战士动手术却不幸死于破伤风的加拿大医生。可是沙飞作品中的白求恩却欢脱得像个孩子,在唐河里裸泳,在山顶晒日光浴,和自卫队员合影,站得笔挺的样子,分明是在搞怪。当然这组照片中也不乏白求恩认真工作的影子,据说他对本职工作孜孜不倦,对助手要求十分严格,稍不合规矩他就会大发脾气,可是对病人却有着父亲般的怜爱,管自己的每个病人都叫“我的孩子”。无私的革命精神固然值得敬佩,可是那张晒日光浴的照片却成了本次展览我的最爱,正是这张充满人情味道的照片,让我真正地走近了白求恩,从心底认同了这个伟大的人。

  无论在今天,还是百年之后,我们都能通过一张照片来认识一个人,熟悉他样貌的同时了解他的人格,这才能称作是一张真正的人像摄影作品。

  感谢沙飞。(陈吴越)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