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2017-09-17 14:49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9-17 14:49:13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朱西京

  古城西安的文化圈里,时不时地会冒出个人物来,诗人、书画家魏伯庆便是这样一个脱颖而出的璀璨新星。魏伯庆是笔者知青时代的乡党,他身姿魁梧,天生一副军人的气质,是个地地道道的关中汉子,蓄着尺把长的胡须。

  这种英武的气质让他的诗集既有大西北苍茫的豪放气概,又有南国清新柔美的自然之美。他深情凝望着延绵的渭北高原和望不到尽头的茫茫黄河滩,他阅读渭北大地的苍茫之美,他聆听大西北历史的涛声。他用颤抖的文笔蘸着饱满的激情,写下了一首首文思巧构、诗意盎然的诗歌。

  除了诗歌,魏伯庆自幼就对中国汉字有浓厚的爱好和兴趣。雨过初晴的清晨或黄昏,少年魏伯庆就手持木棍在麦场上的软地上书写:皑皑白雪覆盖了村庄和原野的冬季,别的孩子在热炕头上打闹戏耍,而他却一个人默默地在村庄外的雪地上书写着自己心仪的汉字。1980年,他就以隶书四条屏在部队书画展上获得了一等奖,这更加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

  早年的军旅生活让他有机会领略大自然的广阔与博大、神奇与俊秀、苍雄与壮美。艺术创作使他对创作与生活、艺术与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悟。近距离地接受了传统文化的熏陶,从大量的古人遗墨翰宝中汲取营养、博采众长。因此,魏伯庆的书法师古而不泥古,更无狂奇丑陋之风和媚俗之气,有他自己独特的个性语言。其书法不论挂于何处,都能被认得出来,就在于具备了“书如其人”的品质和风骨。

  魏伯庆始终认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首先必须是一个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诗人。他认为书法仅仅是一个过程,是一种表现形式,过程和形式永远要为内容服务。因此,他的书法作品都是应时而作、与时俱进,写自己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写自己对事物的感受,对生活的感悟,对生活的态度。

  研习书法40多年,其书艺渐入佳境,作品清动圆润,刚健沉稳,在激情荡漾的书写中追求线条的内涵和作品的明快,并形成了独具风骨的自我风格;退休以后,魏伯庆作品奔放豪迈,有自然天成之妙理,多慷慨大气之风骨。

  在艺术追求上,魏伯庆总是力求完美。他认为书法是平面的线条视角艺术,在作品创作过程中,运用好书法的准则,从字法上,中正方圆,结构造型紧凑,不失汉字之形,而创作汉字之更美境界,从笔法上力求逆锋、中锋、侧锋、回锋、捻管并用,八面出锋达到出奇的效果。在墨法上,他力求在每一幅作品都要淋漓尽致地充分发挥笔墨韵味,将干、湿、浓、淡、焦之墨分五色运用到作品当中,增强其艺术感染力和可读性,如画一般。在章法上更是变化莫测,随心所欲,或大小错落,或以圆破方,或字字独立或萦带意连,尽情将书法艺术要素填充到作品当中。

  酷暑时节,天蓝如洗,魏伯庆徜徉于黄河滩,极目所睹,或见乡间田埂、村舍柴扉,或见鲜花盛开、野卉吐芳,或见蜂蝶翻飞于花间、水鸟翔鸣于水洼,故乡的美景如浪如涛,拍击着他的心扉,拨响了他灵魂深处抒情的诗弦。他把胸中奔突的诗情倾注于宣纸之上,寄托于花鸟的世界,于是便有了一幅幅清秀空灵的写意花鸟作品。

  对于一个有着一定艺术造诣的画家来说,书画艺术不单是意味着这一幅作品的含义,它实际是作者内心情感的寄托,是其激情的宣泄,是其审美情趣和人生思考的表白。喜爱文学使魏伯庆的作品蕴涵着较深的文化涵养,长于音律使其作品流淌着起伏的旋律,广交画友使其眼界开阔,画作日渐精进。

  宁静以致远——从黄河滩走出来的书画家魏伯庆,定然是读懂了故乡宅院的门楣上,这佛经偈语式的匾额的美学内涵和艺术指向。纵观魏伯庆的书画作品,只有具备宁静平和的心灵和“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情怀,才能在作品中呈现出如此清新淡雅、韵致旷达的意境。

  魏伯庆为艺术而远行,并不是说他为了艺术的追求而远去他乡,事实上他一直就是在我们身边,在他魂牵梦萦的故乡。这里所说的其实是,他的身影虽然穿梭在都市的车水马龙,而灵魂却离开纷杂的人群,为艺术而远行,徜徉在寂静的乡村,沉浸在空幽的沟壑,迷恋在清逸的黄河滩。

  魏伯庆通过对心灵和情感对应物象的准确把握与寓意刻画,以形传神、形神兼备、气脉贯通。透过一幅幅色彩绚烂、笔墨自如、清雅悦目的作品,读出的不只是韵高趣雅、一派天然的意境,更读出了他的虚怀若谷、诚朴温和的性格和高洁质朴的品质,还有他——一个黄河滩边走出来的书画家——热情奔放满腔真诚的赤子情怀。

  人生如歌,岁月如歌,一个有着“秃笔写江天,丹青描山月”的情怀的书画家,“读书不为人上人”、淡泊名利之君子,“心血皆倾耕砚田”“闲情所寄诗书画,笔墨纸砚作生涯”的独行客,在艺术道路上必有大成。(朱西京)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