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棺漆器,光耀古今

2017-09-17 14:47 来源:成都晚报 
2017-09-17 14:47:52来源:成都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成都晚报评论员

  据成都商业街船棺葬出土的漆器推测,最迟在战国早期,蜀人的漆器工艺已经非常发达了,甚至可以跟同时期楚国的漆器工艺媲美。

  漆床:成都出土漆器代表文物。

  现陈列在成都博物馆先秦馆的这架“漆床”,现存25个构件,包括床头板、床尾板、床侧板、床撑、床立柱、床梁、床顶盖构件等,使用榫卯结构连接。通体髹黑漆,用朱、赭两色绘制回首状龙纹、蟠螭纹等纹饰,方式有单线勾勒和填涂等。

  将生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工艺品、美术品等,一般统称为“漆器”。

  生漆是从漆树割取的天然液汁,主要由漆酚、漆酶、树胶质及水分构成。用它作涂料,有耐潮、耐高温、耐腐蚀等特殊功能,又可以配制出不同色漆,光彩照人。但也是这个生漆,使很多希望学习漆艺的人畏难而退。初次接触没有干的生漆,多数人都会生“漆痱子”,不但奇痒,严重者可起泡,乃至流脓。神奇的是,过敏再厉害,愈后均不会留下痕迹,皮肤甚至会变得更加光滑细腻。至于割漆,不但又脏又累,而且十分危险。漆农爬上十多米高的漆树上割漆,千刀万剐,每棵树一次最多只能得漆二三两。

  最晚在战国时期,中国就已有了专门种植漆树的园地和相关的管理者——漆园吏。《史记》云:“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秦代也大量种植漆树。据湖北省云梦睡虎地秦简记载,秦代漆园的管理是实行生产责任制的,如果漆园被评为下等,有关官吏要受经济制裁;如果连续三年被评为下等,有关官吏不仅要被经济制裁,而且还要受到撤职的处分。产业化漆园的存在,为制作漆器提供了较为雄厚的物质基础。

  漆器乃是我国先民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其制作在手工业中是一种很精细的工艺。就拿涂漆来说,既要把握漆性,又要看天色而行。涂漆后,如果遇上干风天,漆不易干,里面可能一直是稀的,而遇到下雨天,却又干得快、会起皱,如果不及时调整,就可能返工。

  中国是世界漆器手工业的发源地,围绕漆器而形成的漆器文化可谓源远而流长。从新石器时代起,人们就认识到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作器物(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的第一次发掘中出土了一件漆碗,说明我国距今约六千多年前就有了漆器工艺)。1973年,河北省藁城县台西村商代遗址出土的漆器残片,在木胎上雕饰饕餮纹,并涂有朱、黑两色漆。另如河南省安阳殷墟王陵和武官村大墓,以及辽宁省昭乌达盟敖汉旗大甸子商代墓葬中,也发现过商代的漆器或漆器痕迹。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对日本等地都有深远影响。

  战国文献《韩非子》在回顾虞舜、夏禹两代的漆器制作时曾这样写道:“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斩山木而财之,削锯修之迹,流漆墨其上,输之于宫以为食器。诸侯以为益侈,国之不服者十三。舜禅天下而传之于禹,禹作为祭器,墨染其外,而朱画其内;缦帛为茵,蒋席颇缘,觞酌有采,而樽俎有饰。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三十三。”大意是说:舜代尧统治天下之后,便砍伐山上的树木,将其削锯成形,修整抛光,然后在上面涂上黑漆,送到宫里作为食器。诸侯认为太奢侈,抗议的方国有十三个。禹代舜统治天下之后,所做的祭祀用具,外面髹黑漆,里面以红漆绘画,还用缦帛做车垫,草席饰有斜纹花边,觞、酌等酒杯酒勺上画有彩色花纹,樽、俎等酒具食器上均有装饰,这就更加奢侈了,抗议的方国多达三十三个。这段话意蕴颇丰,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特别注意:一,中国漆器制作的历史相当悠久;二,漆器最初是统治阶级的专利品,异常珍贵而奢侈。

  再来看看战国文物,对传世文献来讲,可以既是佐证,又是补充。

  2000年7月至2001年1月,在成都市中心的商业街,考古工作者发掘出了一座多棺合葬的大型古墓。这些棺材大小不一,秩序井然地停放在纵横交错的枕木之上,而且都被做成了远古木船或独木舟的形状,所以人们形象地称之为“船棺”。仔细一清点,墓坑中现存船棺17具,其中10米以上的有4具,最大的1具长达18.8米,直径1.7米,由一整段楠木挖凿而成。其余13具规模较小,包括一些为殉人或专门放置随葬品的小型木棺。这些随葬品极为丰富,其中大量的漆木器,尤其引人瞩目,按用途可分为家具、生活用具、乐器和兵器附件等。

  成都商业街船棺葬出土的漆器均为木胎,胎体厚实,斫制、挖制或雕刻而成,部分器物分别制作构件再以榫卯连接。木胎制成后在黑漆底上朱绘纹样,纹样以成组的蟠螭纹、回首状龙纹为主,还有窃曲纹和刻划符号等。所谓木胎,就是器物的木质骨架。木胎原木多是材质坚实、比重较大的杂木,又可谓之胚料。先将胚料烘烤干燥脱水,再加工成型,然后髹漆研磨,最后施以各种装饰纹样,便成了光亮如镜、绚丽多彩的木胎漆器成品了。所谓蟠螭纹,是汉族传统装饰纹样的一种,有的作二方连续排列,有的构成四方连续纹样。一般都作主纹应用,盛行于战国时期。螭是古代传说中一种没有角的龙,张口、卷尾、蟠屈。在当时的青铜器、玉器之上,亦常见蟠螭纹,表现形象有的会有所不同。所谓窃曲纹,其名称出自《吕氏春秋》:“周鼎有窃曲,状甚长,上下皆曲,以见极之败也。”由两端回钩的、横置的“S”形的线条构成扁长形图案,正符合于“上下皆曲”的特点,中间常填以目形纹。始见于西周,盛行于西周中、后期,春秋战国时仍见沿用。

  这些漆器是古蜀开明王朝的特供产品,时代正当战国,用漆已经超越了夏商时期的墨朱双色。例如成都博物馆先秦馆展览的那个“漆案”,由案面、案足组成,案面呈两端向下曲而中部平缓的长方形,案足由两块整板制成,其中间各有卯孔两个,以插入案面的榫头。以黑色为底色,以红色、赭色绘制龙纹、变形龙纹、S形纹等,具有不同于楚、秦漆器的浓郁的蜀地特色。人若落坐,案面则置于两足的中部,两足的上部则伸出于案面之上。又如同一个展区陈列的那架“漆床”,现存25个构件,包括床头板、床尾板、床侧板、床撑、床立柱、床梁、床顶盖构件等,使用榫卯结构连接。通体髹黑漆,用朱、赭两色绘制回首状龙纹、蟠螭纹等纹饰,方式有单线勾勒和填涂等。人生百年,夜眠昼寝几居其半,古蜀人把他们的床制作得如此繁复、髹漆得如此精美,也就不难理解了。

  根据古文献记载和大量考古发现表明,很早之前,成都的漆器工艺就已经相当发达了,20世纪70年代,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大量西汉初年的漆器,根据上面的烙印文字,知道就是成都制作的。但成都的漆器究竟在何时才发达起来,则还并不清楚。不少人暗地里以为是秦灭蜀以后才发达起来的。现据成都商业街船棺葬出土的漆器推测,最迟在战国早期,蜀人的漆器工艺已经非常发达了,甚至可以跟同时期楚国的漆器工艺媲美。这就意味着,由于商业街蜀人王族随葬漆器的发现,将成都漆器工艺的发达时间提早了两三百年。(成都晚报评论员)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