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作家的传奇人生

2017-09-30 16:02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6:02:4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周瑞金

  最近,吴越先生的《传奇作家的传奇婚恋》由语文出版社出版。语文出版社的前身文章改革出版社是吴越先生在1956年参与创建的是他的“娘家”。时隔半个多世纪以后,“娘家”又给他出书,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

  吴先生出版《吴越品水浒》一书时,曾要我替他写一篇序言。我看了他发过来的电子版以后,虽然并不完全认同他的观点,但是我觉得在学术问题上,应该容许有不同观点的争论,哪怕就是激进的、偏激的。因此以《营造宽容宽厚宽松的文化环境》为题,写了一篇序言,支持他善于独立思考、敢于发表与众不同观点的探索精神。

  这次,他又把新书的电子版发给我,要我作序。我在电脑屏幕上浏览这部书稿的文字和图片,眼前仿佛看见作者憨态可掬地微笑着,在给我们讲述一个似乎与他无关的苦涩的悲情故事,娓娓道来,不愠不怒,无怨无悔,许多催人泪下、难以置信的情节,简直比电影《归来》更加富于传奇性。

  与吴越先生一生婚姻悲剧有关的四位夫人,以前我一位也没见过。从书稿中看,她们各自具有不同的性格。

  吴先生以前出版的书,写的都是“别人”的故事,或者是“没有故事”的方言研究、电脑教材之类。通过这些书,我们可以知道吴先生的知识面和他的爱憎,以及对社会发展的看法。独有这本《传奇作家的传奇婚恋》,写的却是吴先生自己的婚恋故事。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了解到吴先生本人的性格爱好和他坚持“不害人是做人的底线”这一做人基本准则。

  吴先生一生经过两次惨痛的“妻离子散”,一次是因为政治原因,一次是因为经济原因。许多人,因为闹离婚而和妻子反目成仇,吴先生则不然,他说:“结了婚是夫妻,离了婚是朋友,而且是挚友。”第一次离婚,他在监狱里,双方互相不见面,他只是从劳改警察的手中接过一张离婚判决书来而已。从他平反以后“愧对”姚女士的虔诚态度,可以肯定地说他的心中没有恨只有爱,更多的则是“负疚感”。姚女士离婚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她品貌皆优、工作能力强,像她这样的人找她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很多。她之所以始终没有再嫁,想必心中是有复婚的指望的。这种想法,和吴先生进了劳改队以后盼望着“回原单位工作”应该是一样的。但是谁都不可能想到,“五分钟的发言”,劳改五年还不够,竟然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如果不是“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吴先生们所面对的,就是“关到死为止”的无期徒刑。

  读到他描写的第二次离婚的经过,虽然没有一句悲伤的语言,通篇都是“包饺子”“拉手风琴唱歌”“拍离婚纪念照”“在一个被窝儿里……”等充满“浪漫情调”的温馨和愉悦。但是孔雀开屏,掩不住后面那个漏洞,喜剧的背后,却是一出惨痛的悲剧,只是男女演员都把笑意写在脸上,却把泪水往肚子里流而已。

  吴先生在劳改队里一共完成了四部作品。第一部是3344行的叙事长诗《望娘滩的故事》。这是他从1951年就开始写,直到1974年才写完的一部“难产”的作品。1976年《诗刊》复刊,此诗试投,曾被认可,但是在“作者政审”过程中,被当时劳改队的“管教干事”所阻止,没能发表。直到1985年,才由宝文堂书店纳入“绘图叙事诗”丛书出版,并由《诗刊》当年处理这部长诗的吴超先生担任责任编辑。第二部是80万字的《汉语世界语大词典》。这是作者1956年在文字改革出版社当编辑的时候接受的任务,进劳改队以后无事可干,有空就编,终于在1970年完成,并送请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胡愈之先生过目。第三部是《浙江省缙云县方言志》。这是作者1956年编辑“方言与普通话集刊”的时候打算编成以后纳入集刊中去的,因为1957年出了问题,集刊就停刊。作者平反之后,初稿版编入《缙云县县志》中,二稿版30万字由缙云县文化局内部印刷,三稿版60万字被纳入潘悟云先生主编的“比较语言学丛书”,于2012年由上海中西书局正式出版。第四部书就是吴先生的成名之作——200万字的长篇历史文化小说《括苍山恩仇记》。1974年4月至1976年9月,只用两年半时间就完成了。1983年8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分卷出版。

  吴越先生本身就是一部人生传奇,他的婚恋更是传奇中的传奇。(周瑞金)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