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那个年代的教授们

2017-09-30 17:05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7:05:12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那个年代的教授们

《赵景深日记》,新星出版社2014年版

  作者:姚法臣

  《赵景深日记》(1976年6月1日至1978年5月31日),是赵景深唯一的一部日记。赵景深晚年,记日常生活、记读书借书补书、记与同侪晚辈的书信往还、切磋学问、宴聚,就是不见他臧否人物。在我读的前半部分日记里,有两个我十分感兴趣的问题。

  第一,教授圈子里的《金瓶梅》。他在日记里写道:“由于牙痛,强支持着身体,写回信给陆树仑,说明我只有中央书局本《金瓶梅》。”赵写回信,说明陆树仑(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冯梦龙研究专家)在来信里跟赵谈到《金瓶梅》的版本问题,或是写信前来借阅,反正是很关切,所以赵景深才会强支持着身体回信。赵景深一九三〇年被聘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时,陆树仑还没出生,在赵景深面前小陆即是同事又是晚辈,日记中隔三差五提到他,他们之间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同事关系。从孔夫子旧书网上查到,一九三八年五月,上海中央书局曾经出版过全图足本《金瓶梅》。

  赵景深在日记中再次写到与《金瓶梅》相关的话题,说“挂号还给方平论《金瓶梅》的原稿。”方平(邵洵美女婿),原名陆吉平,高中毕业后到银行任职员,业余自学走上文学翻译道路。一九八五年第三期《名作欣赏》上发表方平的《从西门庆相亲谈起——读<金瓶梅>第七回有感》。方平寄来请赵景深修改或是提意见的原稿,不知什么内容,也不知道赵景深先生都提了哪些意见和建议,但从赵先生挂号寄还可以看出,赵景深还是很看重的。六月二十八日,赵景深在日记里写道:“陆树仑送来我的《鲁迅全集》出书计划表等,我也给了他石西民发言的简单记录,并将申请书给他看,证明我藏的几种《金瓶梅》均已上缴。”这是一句颇能令人产生歧义的话。石西民,曾任中央宣传部秘书长、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等职,时任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局长。问题来了,“石西民发言的简单记录”是关于出版《鲁迅全集》的,还是关于书籍解禁的?承前看,是关于出版的;往后看是关于书籍隐隐约约即将解禁的,赵景深写了申请书,是要要回属于自己的书籍,所以才有“证明我藏的几种《金瓶梅》均已上缴”的话。但是这句话结合六月一日的日记看,还有完全相反的一层意思,是不是有人还惦记着赵景深的藏书?又过了几天,七月七日赵景深在日记中写道:“写信给陆方平,问他借张竹坡头本。”查孙逊主编《金瓶梅鉴赏辞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所谓张竹坡评批《金瓶梅》头本,应当是最早刊于一六九五年的康熙乙亥本,即:《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起初是方平撰写有关文章前来请教,赵景深知道方平藏有这个刊本,写信借来观赏。说明在赵景深所藏的几种版本里没有康熙乙亥本。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赵景深四次写到与《金瓶梅》相关的事,可见当时教授们私下研读《金瓶梅》在圈子里还是相当活跃的。

  第二,教授的“学问”与一篇学术性读书随札的出炉过程。赵景深是著名的学者、教授,但毫无大教授的架子,常通过书信向他人请教自己不明白的问题,在日记里多有记载:“我又写信给郑逸梅,问他几个问题。”“得到郑逸梅来信,解决了符兆伦和陆士谔的问题,大为喜悦。”郑逸梅,文史学家、作家,是著名的报刊“补白大王”。符兆伦,清代词人,字雪樵,著有《梦梨云馆词钞》、《留梦草》;陆士谔,早年跟随清代大名医唐纯斋学医,悬壶沪上,既行医又写小说。前几年坊间大肆宣扬陆士谔的小说《新中国》,说它预言了百年后上海举办“万国博览会”,其实这是牵强附会的讹传。倒是郑逸梅在《艺坛百影》、《艺林散叶》、《艺林散叶续编》、《文艺花絮》里多次写到陆士谔的行医趣闻、续写《孽海花》与曾孟朴对簿公堂、《新野叟曝言》是中国最早的科幻小说等诸多旧事,称陆士谔“于杏林稗海,均有相当贡献和地位”。赵景深就陆士谔请教郑逸梅算是找对人了。七月十日,“下午刚写了几行信给谢国桢,八十二岁的郑逸梅就来了,我赠他《水浒》资料一厚册,他谈了谭正璧、平襟亚的近况,说起看到谢国桢。他走后,谢国桢就来信,下周想约他小酌。”

  赵景深赠郑逸梅《水浒》资料,是为了感谢他的求教。彼时,教授之间是很尊重对方的知识与学问的。谢国桢来,赵景深备下四冷拼:色拉、酱鸭、咸蛋、虾米豆芽。四热菜:排骨、鲳鱼、口蘑肉片、丝瓜油腐。啤酒和米饭。谢国桢,对明清笔记小说颇有研究与见地,这段时间赵景深主要研读明清小说与戏剧,所请教的问题大多与此相关。赵请谢小酌,也是略表谢意。过了一些日子,“写信向魏绍昌请教李伯元和吴趼人的著作。因郑逸梅喜欢搜集毛笔信,便破例用毛笔写信给他,问起《芋香印谱》。”赵景深认真阅读了清代宫廷大戏《忠义璇图》,撰写了一篇三千字的随札《谈忠义璇图》。稿子写完后赵景深四处找人提修改意见,谦称将《谈忠义璇图》胡乱写完,征求徐扶明意见(徐是赵景深的学生),“徐扶明来谈,要我将拙文‘剿’的一手再加强一些。”以《谈忠义璇图》原稿,征求郑逸梅的意见。“写回信给陈汝衡和郑逸梅,又写信给吴新雷,谢谢对拙作《谈忠义璇图》所提的五条宝贵意见,并按照他的意见改正拙作,将改正处告知关德栋和龚克昌。”赵景深将最近发表在《文物》、《光明日报》、《文汇报》上的几篇文章给来访的人看。从第二天的日记里可以看出,其中就有《谈忠义璇图》。日记中说,俞钟垚和朱建明来,“他们俩都看了我的《谈忠义璇图》,我想到称蓝畹为‘光明磊落’,此四字可删。”(姚法臣)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