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出的悲悯无边界

2017-09-30 17:27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7:27:20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严 明

  在诚意已成稀缺资源的当下,真诚的人和真诚的作品分外值得珍惜和尊重。严明和他的《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就值得人们给以足够的珍惜与尊重。

  严明是一位著名的摄影家,《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是他写的一本随笔集。这本书的内容难于概括,表面上看它是严明讲述自己摄影之路的,可在我看来它的内核远远溢出了摄影这个行当,甚至溢出了艺术领域。摄影是一个触点,作者由此引爆的,分明是有关人生与命运之种种,譬如选择与自由,荒诞与悲悯,奋斗与成长,流浪与回家,乃至时间与生命。读这本书的那天上午,我见到了严明,他略带腼腆的表情和他明亮的眼神让我一见难忘,我认定他是勇毅而温柔的人,天生是艺术家的料儿;读完这本书的第二天,我又见到了此书的编辑杨晓燕女士,我跟她说:“这不是关于摄影的书,而是一本佛学的书,我看讲的都是修行。”

  修行的方法千千万万,但核心精神不外乎慈悲与智慧。慈悲是一种大爱,是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众生的真切之爱,智慧则是要学会如何爱自己爱众生,这里面有种种忍耐,种种善巧,以及种种的放手与回头。正如作者所说:“无意告诉别人我走过了多少路,倒是可以让人知晓我在每一个路口的徘徊,哪怕是让人看看这个不擅闪躲的人身上留下的所有车辙。我愿意和盘托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以及点点思辨。这本书不教赚钱,不教人如何改变世界,我想谈的是关于保本、关于如何不被世界改变。”严明的个人经历可做这段独白的生动注脚,他大学学中文,却先闯入乐坛,做过十年的摇滚乐手,然后又在《南方都市报》和《南方日报》做过十年记者,随后于2010年辞职,成为自由摄影师。摄影作品得过诸多大奖,被多家艺术机构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

  这样的经历,外人看来是传奇与辉煌,可作者本人一路走来,理想的担当以及随之相伴的跌跌撞撞亦是不可避免。理想,多么美好的词汇,可为什么今天竟然变得如此稀缺?没有人否认理想的美好,只不过它在今天需要太多的承担,太多的人们不愿意承担,不愿意为它支付跌跌撞撞的成本,所以就选择了绕道而行。绕道而行看似是源于现实的压迫,可实际上何曾不是因为选择者内心的懦弱?恐惧太多,挂碍太多,这是当今许多人的心魔。严明斩断心魔,听从内心的呼唤,主动选择了“豁出去”。“豁出去”其实就是佛家所说的“放下”。真的放下,必然能让人“看破”——把纷纷攘攘的生活和不可预知的命运看得更明白。

  体制以及建立在体制之上的单位都是双刃剑,它给人以保护也给人以束缚。辞职,意味着失去了保护,也意味着丢掉了束缚。身份的转换,除了造成具体生活方式的变化,更大的可能还是视角的改变。这一点我相信严明是深有体悟的,他说:“我拍过的、我遇到过的这些人们,我是爱他们的。我对现实越悲观,对他们就越爱,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命运是一样的。同生同死的众生理当平等,众生应该相爱、相安。”这样的句子由不得我不感动。悲悯情怀就是这样,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当作佛”,可实际上,众生各有各的苦难,各有各的烦恼和焦躁。烦恼与焦躁源于种种有形无形的束缚。苦难有的与社会有关,有的与个人的内心有关,但不管怎样,所有的苦难都值得我们报以温情与关爱。地位、职业、贫富……可以将人分为无限多的类别,可悲悯的情怀足以溢出这些边界,让孤独的人们能感到彼此的温暖。

  譬如严明,他是摄影家,可他的这本书早已溢出了摄影的边界,可以给所有的理想主义者以现身说法式的思想加油。我不懂摄影,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喜欢他的文字以及他文字所传达出来的悲悯情怀。因为他的文字是真诚的,他的情怀也是真诚的。“一真一切真”,面对真诚的文字和真诚的人,我无法做到无动于衷,遂写下上述文字,算是对严明老兄的微不足道的致敬。(严 明)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