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画的普鲁斯特

2017-09-30 17:40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7:40:0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孙永庆

  《那地方恍如梦境:关于瞬间与永恒的艺术》将马塞尔·普鲁斯特的长篇小说《追忆逝水年华》与文艺评论集《驳圣伯夫》中的经典章节,按照“追忆瞬间艺术中的永恒”选译编辑而成。普鲁斯特对莫奈、伦勃朗、华托、夏尔丹等画家及其画作进行了描述,从画作中对逝去时间中美好时光进行了追忆,完美呈现了作家对藏匿于瞬间艺术中的永恒之美的体悟,体现出作家对意识流写作手法的娴熟运用。

  普鲁斯特说过:“这就是我要宣称的全部内容,以此来证明我自己有资格写画家。画家们总是猛烈抨击作家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地评画论画,自以为是地在画中发现一些画家自己都不曾想过,也从不想画上去的东西。不过他们确实有意无意把这些东西画了上去,而这对我而言也就足够了。”是的,作家欣赏画作有作家的优势,他们手中握有能够解剖画家的魔笔,能将笔触伸进画家的灵魂去探讨画外之境。在解说的过程中会融入作家自己的思想和艺术观点,也许他们的解说是正确的,也许他们的解说是错误的,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是“自我”的观点,就值得我们学习。“这些人士不懂得艺术家卓尔不群,需要特立独行,是特别各色的一类人,它们不了解艺术家不在乎评判事物的所谓绝对标准和绝对价值,它们得由艺术家自己说才算数。”普鲁斯特说的是艺术家,他何尝不是如此。

  那我们看看普鲁斯特怎样看画,他看画突出“自我”的表现,强调追忆在观画中的作用。“我们观画恰如俯身看魔镜,站远一点,努力排除一切无关的杂念,尝试看懂每种色彩表示的含义,每种颜色在我们记忆中激活哪些往事的瞬间,勾起什么过去的印象;然后在脑海里汇聚成型,同画布上的每一触色块一样缥缈和斑斓,最后在我们的想象中构成一幅风景。”画家莫奈的塞纳河风景画,旖旎的风光让我们着迷,也许觉得与塞纳河的真实风貌只是相似,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记住了塞纳河两岸的风景,已被这些风景所倾倒,记忆中的风景不会被替代,这就是莫奈的伟大之处。看伦勃朗描绘过的事物:“这些事物成了伟人发现自己找到自我的介质,它们于伟人而言有趣而有用,是伟人赖以精神生存并将其进行艺术升华的基础和素材,他们会突然从中找到新的灵感,开始乐此不疲,并且越来越纯熟的驾驭它们。”伦勃朗找到了金黄色的光芒,金黄色透视出他的思想之光,他运用这种独特的透视法,将自己的感情和思想淋漓尽致地倾诉到画布上,金黄色的光线激起我们身上的快感,被这些有灵魂的景象所感染,才会让我们刻骨铭心,其艺术生命保持长久的鲜活与重要。普鲁斯特非常佩服画家夏尔丹,他把风俗画画到了极致,“他的画直面你我俗生,直击凡人琐物,描绘渐入佳境,终抵事物核心。”对艺术家的孤僻,普鲁斯特认为:“有时候,艺术家的趣味是不合常理的,他们的喜好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当艺术家性格蛮横秉性诡诈时,他们稀奇古怪的偏好便引起公众愚蠢的艳羡”,华托就是这样的画家,我们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他,他那些看似无聊的举动,正是他绘画的灵感所在。

  无论什么时代,无论哪个国家,无论哪个民族,看到这些伟大画家的画作,就会激发观者的想象,勾起观者的遐思。这些亦真亦幻的景象,慢慢地欣赏,会撼人心魄,会让人心醉神迷,从伟大的画作里寻找那些触及自己心灵的东西,那地方恍如梦境,这就是关于瞬间与永恒的艺术。普鲁斯特用意识流的表现手法来欣赏瞬间与永恒的艺术,阅读时会感到有些劳神,会感到有些不习惯,可与欣赏插图相结合,让自己的思绪得到规整,再读文字,慢慢的阅读,会产生一种别样的阅读感觉,会改变原来的阅读习惯,会打破旧的阅读思维,走进普鲁斯特的追忆里。(孙永庆)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