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书迟读怕无成

2017-09-30 17:51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7:51:4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毕 亮

  由诗歌写作转向读书随笔创作,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也好像是一个长久的过程。

  在距离最初诗歌写作已经过去六七年的2010年底,很毅然地放弃了诗歌的写作,进入到杂乱无章的阅读中。也就是在这时,和书架上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孙犁的《秀露集》相遇了。

  这是一本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小册子,是2009年从书摊以2.5元的价格淘回来的。买回时就曾匆匆翻过一遍,一点印象都没留下。没想到才过了一年重读,感触却不大相同,很大不同。

  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我逐渐觉得看书是需要年纪和境遇的。有些书,不到一定的年龄段、不经过一些事还真是读不出好来。比如我读《秀露集》就是如此。

  那时候,我读孙犁的文章还极少,也没有认识到他文章的好。还好后面有一次重逢,让我没有错过一个优秀作家和他的文章。那回,《秀露集》里的《耕堂读书记》等读书随笔尤其读得细致,这也是我开始刻意搜罗、阅读读书随笔之始。

  在《秀露集》之后,从网上找到了《孙犁书话》的PDF格式阅读,继而发现了一个广阔的世界,关于书话的世界。这样的世界真是天高任鸟飞,我在其中徜徉了两年之久,直到今年年初才慢慢走出来。从《孙犁书话》开始,我才知道还有书话一体,于是找《晦庵书话》、《鲁迅书话》、《知堂书话》、《知堂序跋》等一一细读,真是如痴如醉。然后就是姜德明主编的那一套书话丛书,现在难以想象的是,这些书读的都是电子版,一本一本地读,其中许多还不止一遍地读。

  常风的《逝水集》也是在随后读到的。阅读的范围也逐渐扩大了书话以外的各种读书随笔。读得多了,自然手痒想模仿,学着写。我是从学写书评开始的。没想到,一写写了两年,十几万字。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我一首诗没写,完全沉浸在读书随笔的阅读和写作的愉悦中,还有买书的愉悦,这是卖文买书的两年。其中就有我用稿费换得的《孙犁全集》、《鲁迅全集》、《金性尧文集》、《废名集》等大部头。

  如今,在我的书架上,关于书的书,所占比例是最高的,大多是最近两年的积累。

  由孙犁,我又发现了汪曾祺。关于草木,关于饮食五味……终于在年初,我又一次暂时调整了写作方向,在读书随笔写作之余,开始了散文创作。今年春天在鲁迅文学院待了两个月,也算是调整写作心态的一个过程。

  这样的过程中,孙、汪两位先生的书是我翻得最多的。读得时间越长,越感觉要是早几年接触到他们就好了,有书迟读怕无成。(毕 亮)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