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诗经里的植物

2017-09-30 18:37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8:37:06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贾登荣

  《诗经里的植物》一书是作者从中国经典名著《诗经》的65篇里,找出了那些在诗歌中被人们见赋予了深刻意蕴的花草树木,然后加以诠释、引申、铺展、延伸,让人们在欣赏古典诗歌的同时,得到各种植物知识的普及,既深化了对《诗经》的理解,也分享了作者优美文字对读者心灵的浸润。

  《诗经》是几千年前的作品,诗篇中的许多花草树木的名称,毫无疑义和今天肯定有相当大的差异。作者通过查阅各种各样的书籍,把那些古今名称不一致的植物,进行了认真的梳理,让人们不仅对这些植物有了一定的认识,也加深了对诗歌的理解程度。一首“关雎”,是人们再也熟悉不过的诗篇。在绝大多数人的记忆中,这是一首歌颂美好爱情的篇章。所以,一般人都能背诵出“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么几句,然而,恐怕就没有留意对“参差荇菜,左右采之”这几句的关注。作者就是一个有心人,他通过翻阅典籍,在“水环境的标志物——荇菜”一文中,把“荇菜”今天的名字,属于什么科,其别名叫什么,等等,都一一道来,让我们才把古代的“荇菜”和现实的名称对上了号。类似的例子并不鲜见。通过“以乐心,度俗世——车前子”一文,我们方知悉,“国风·芣苡”篇里那“采采芣苡,薄言采之”中的“芣苡”,原来今天称之为车前子;通过“救治妇仁——益母草”,我们才明白,那首“中谷有蓷”中的“蓷”原来是今天的益母草;而那首“莆田”中“维莠桀桀”中的“莠”,就是如今在荒山郊野里常见的狗尾草。应该说,作者的这些诠释,拉回了许多对古典名著渐行渐远的人们,让他们有新的兴趣来亲近经典、亲近名著。从这个意义上讲,《诗经里的植物》一书,是对“诗经”这部经典最好的普及形式。

  当然,《诗经里的植物》一书,并不仅仅是普及植物知识的书,而且是充满人文色彩的书。它把古人附予植物身上的情怀,抒情般地进行了扩张、铺展。于是乎,那些花草树木,都变得栩栩如生,饱含深情地站立在读者的面前,让人感到这些植物一下子和自己拉近了距离,变得亲切、美丽、动人,也更加洋溢着旺盛的生命活力。这样的特点,可以在“有女同车——木槿”、“泯嘴一笑——桃”、“爱的使者——忘忧草”、“被戏说的——匏瓜”、“解读一点吸附和寄生的艺术——菟丝子”、“故乡的托词——榆树”、“多子多福——花椒”等文章中得到有力的印证。如作者在“爱的使者——忘忧草”中写道:“《诗经》里的谖草,指的是萱草,朱子注的《诗经》里,解‘谖’为忘忧之意,所以萱草又有忘忧草的美名。爱,却又没有办法和爱人相见,唯有忘忧才能做到。”读到这里,再去读“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痛”的诗句时,应该会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吧!

  作者不但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将《诗经》中的花草树木的来龙去脉,前世今生,梳理得清清楚楚,让人在阅读中受到知识的熏陶,同时,作者也用充满个性色彩的优美文字,让人在接受植物常识的同时,享受美文的滋润!这样的体验,在“悲感的熔池——黍”、“竹林”、“桐音”等文章中都能得到这样的启示!仅举“桐音”一文为例吧!他写道:“桐花,淡淡的紫色,串串缕缕,总会突如其来的结上满树,做路上陪伴数不清的下班人。伤心客的满头花盖,这是自然世界进入日常生活的一点伴随,也是一点抚慰。因为看着头顶无声的铺天盖地的花,对于每一个走在路上的人来说,踩过金色秋天里桐叶落地的街道,听着脚下咔嚓、咔嚓声里干脆碎裂的深秋,我便会想,独自一个走过这样的长街,会不会觉得凄凉,在这个时间让一切存在不断腐朽的图景里,两个人走过,会不会觉得活过一场的生命能够因此无憾?”这,不但文字优美,而且蕴含着哲理的成分,催生读者的思考火花,会在读者心中产生强烈的共鸣。(贾登荣)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