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心灵另一种礼物

2017-09-30 18:34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8:34:26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高维生

  中年纪伯伦的照片,是我第一次看到,忧郁的眼睛,和他抒情的文字,具有极不相同的风格。我是在七月闷热的日子,在凝滞的热中,读纪伯伦《蓝色火焰》的书信集。书信是一种古老的交流和传递情感方式,面对空白的纸,不需要戴上面具,将情和感隐藏起来,扮出一种矫情的表演。书信是倾诉,自由的文体,将心中的想法,泼洒在纸上,每一个字中饱含的真实,肯定是感人的。

  爱情中不存在时空界限,两人心灵的渴望超越一切。梅娅·齐雅黛是纪伯伦从未见过面的情人,他们的书信,情中透着浪漫的诗意。在来往的文字中约会,这种在纸上的见面,表达出内心的真挚和疯狂的情爱,超过世俗的面对面。纪伯伦忍受精神上的痛苦,这要比肉体的痛苦超出多少倍。在艺术上苦闷,无处可讲,他将心灵中的情感,倾诉给遥远的梅娅·齐雅黛:“我在一座孤零零的房子里度过了夏令几个月的时光,那房子就像幻梦一样站立在大海与森林之间。每当我把自我丢失在森林里,我便去大海;到了那里,我便找到了自我。每当我把自我丢失在波浪之间时,我便回到林间树阴下;到那里,我便找到了自我。”纪伯伦寻觅色彩,再用油画技巧,绘出一幅孤独中的影子。丢失和寻找,不是艺术的虚构,而是苦寻真实的精神家园。一个人不是对自己的爱人,无限地表白思念和等待的疼痛,而是说出生命的本源的东西。他们的爱是两颗相距遥远的星,在各自的轨道运行中,发出烁烁的星光。

  纪伯伦的书信,写得散文诗一般的浪漫,但从中透出人生的苦难,没有被诗性的语言冲淡,反而有了更多的回味。他在给奈赫莱的信中谈到:“奈赫莱,只要你稍稍观察一下纪伯伦的生活,便会发现那是一种奋斗和挣扎,简直是由艰难和困苦组成的锁钵,环扣一环。我虽然这样说,但我坚强地忍耐着,而且为生活中充满艰难困苦感到高兴,因为我满怀希望克服它,战胜它;如果没有艰难困苦,也便没有奋斗与工作;倘若没有奋斗与工作,生活会变得冷酷、荒凉、寂寞和令人生厌。”纪伯伦将自己的生活摊在阳光下,让奈赫莱不是欣赏,是记录对事业的艰难追求和奋斗的过程。苦难是艺术家的母亲,在它乳汁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不会随着风雨飘摇,根须扎在精神的大地上,触向生命的深处。

  纪伯伦致友人的信中谈到诗,他深刻地指出,诗不是全凭一时的激情,它需要修炼和热爱。“米沙,我要对你说,假如你没有用你的灵魂实践过诗歌创作,那么,你也就不可能阐明他人的诗歌创作实践。假若你没有在诗歌天堂里作长途旅行,那么,你也便不可能背弃那些只会在狭窄诗歌韵律中行走的人们。”纪伯伦将诗歌的写作,称为马拉松式的漫长旅行,这是艰苦的熬作,要全身心地投入,去实现心灵的梦想。诗歌不是韵律和词的排列,它是激情的飞溅,书写出的大生命。

  纪伯伦的书信集,收入对朋友及亲人的信件,从中读出他的踪迹史,在信中毫无遮掩,表现一个艺术家的精神世界。纪伯伦是作家,也是油画家,他的文字渗出色彩的气息,丰富的画面感。酷暑中读纪伯伦的每一封信,如同在听一次心灵的对话,使阅读成为一种享受。(高维生)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