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剩女”背后的阴谋

2017-09-30 18:39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8:39:26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李思磐

  当罗爱萍告诉我,她们的《中国剩女调查》对“剩女”的定义是27岁以上的未婚女性时,我小小地吃了一惊。如果18岁上大学是平均的状态,那么当一个女孩读完大学,再工作或进修五六年,刚刚在职业上站稳脚跟、心智开始成熟的时候,她已然被贴上“剩女”这个“非我族类”、“失败者”的标签。

  有意思的是,最近的中国妇女地位调查数据显示,30岁以下女性接受大学教育的比例已经略高于男性。“剩女”的焦虑到底是谁的焦虑,“剩女”的失败到底是谁的失败,值得更细致的分析。女性的平等的受教育权,以及政治经济权利,在一个现代化、世俗化的国家体制下已经不可逆转,那么如何让女性自甘于屈从?婚姻与私人领域的性别规范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有人愿意处于弱势地位,但是你怎么能拒绝“可爱”、“有人要”呢?

  虽然书名为“剩女调查”,而对43名未婚女性的访谈也确实提供了主人公真实的声音,和复杂多元的真相;我却觉得本书的最大亮点,是揭示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和“剩女”相关的社会焦虑是怎样被媒体、资本和仰赖媒体与资本谋生的名人们制造出来的。

  在一个国家仍然以异性恋家庭作为维稳单位、个体家庭仍然有强大传宗接代惯性的社会,单身人群,无论男女,面对的社会压力自不待言。然而,男性不婚的压力在减少。父权制在一个充满“平等机会”的“新社会”维系,需要新名词和新规范,在这里两性是被分开装入两套话语的,譬如,同样不婚,在“钻石王老五”是社会地位高、经济自由和事业有成,并且“男人四十一朵花”,有性的吸引力;对于“剩女”,则是被放弃、缺乏吸引力;同样追求学术深造,对于男性是题中之意,女博士被定义为“第三种人”、“灭绝师太”。《中国剩女调查》巨细无遗地搜寻和总结了婚恋产业和相关从业“专家”对“剩女”议题的炒作和种种谬论,并结合政治经济学视角分析这些谎言如何被编织,在这个过程中,“剩女”话语作为赢利催化剂的功用逐渐明晰。

  《中国剩女调查》务求清洗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介话语加诸于这个人群身上的污名,因此,作为一本有畅销潜力的书籍,作者们花了大力气,不仅仅用自己扎实的访谈来描述剩女这个群体的真实生活状况,而且言必有出处,三名不同专业背景的作者交错使用媒介研究、医学、人口学、社会学和心理学多学科的研究结果,对关于“剩女”的种种流行说法予以驳斥。

  不仅止于正名,作者将对“剩女”的正名放在当代性别不平等的分析框架之内——为何社会关注“剩女”胜过关注婚内女性的困境?婚姻的话语霸权,如何掩盖了家务负担、财产分配、性守贞责任、生育权和对扩展家庭的贡献方面对女性的不公?作者对相关事实的罗列和分析,揭示了“非剩女”在婚内的权利缺失,这种缺失总是被媒体忽视和歪曲。毫无疑问,“剩女”话语强化了婚姻的霸权,以一种“外国人民水深火热”的宣传语言,让婚内女人们戒慎恐惧,不能不将自身认同与妻母角色捆绑,接受种种对她们极其不公平的安排,并且固化男尊女卑的观念。

  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女人都是被“剩下”的;歧视女性的话语永远灵活地把女性分为两半,“好女人”和“坏女人”、“剩下的”和“有人要的”,羞辱这一半,肯定另一半,然而,只要定义何为“好”和“正常”女人的权力不操之于女人,没有谁能安全地待在圣坛之上。(李思磐)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