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可笑吧

2017-09-30 19:03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9-30 19:03:15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周 实

  人生是有缘分的。最近通过龚吉士,我的这位老朋友,认识了新朋友潘文林,看了他的新著《空谷》,参加了该书的座谈会。该书120万字,写了五百多个人物,参加座谈的老作家未央先生感叹道:士别三日,须刮目相看,他很佩服潘文林,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小说里写的主人公真的非常有“本事”。

  小说里的人物虽多,但若只论主要人物,那就只是那么三个已经退下来的领导(两个县级干部和一个厅级干部)。退休后,他们仨,回到了自己热爱的家乡,也就是“根据地”金盆湾,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那里做了一些好事,同时也做了一些坏事,或者说是做了一些难说好坏的事。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这样教导我们: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同理,有时,我也想:一个人做点坏事也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就只做坏事而不做好事。人是复杂的,小说写了人的复杂。

  在那个小型的座谈会上(好久没参加这样的会了,都不知该如何说了),我也谈了点自己的读感(为使自己不致走火,还特地拟了一个提纲,从正能量的角度出发)。我说一看小说的人物,五百多个人物呀,我就想到人民二字。今天的伟大的中国人民究竟有哪些品质呢?哪些才能深刻表现中国人的本质呢?比如鲁迅写了阿Q,比如曹雪芹写了贾宝玉。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一下也想不清,但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个值得一想的问题。再就是今日的中国文学应该是个怎样的文学?从辛亥革命到“五四”,现代文学得以成型。从“大革命”到“左翼革命”到“大众”的介入到“延安文艺”到“社会主义文学”到“改革”导致了“新时期文学”的形成,影响了“八十年代文学”采取一个怎样的走向。而从1990年代“市场社会”的初步形成,国家形态与社会关系也发生了巨大变化,20世纪以来的文学,从观念到体制到样式都面临着深刻挑战,而《空谷》就正是这种挑战的产物。由此,我还想到了当下流行的官场文学,至少有这么两个倾向:一是视权术为智慧,二是奉欲望为信念,作家们的很多笔力都集中于塑造贪官,贪官们也身怀绝技,玩弄人于股掌之间,从精心研究处世之道到细致谋定晋爵之策,巧言令色以笼络下属,利益均沾以制衡同类,俯首帖耳以谄媚领导,暗度陈仓以排挤对手,必要时则杀人灭口以绝后患。可以说,围绕着权、钱、色这三大欲望,大量游走于官场的各种各样的大小人物几乎展示了各种各样令人叫绝的超级“心智”,很多读者也看得个个想成为“曾国藩”,人人想变成“诸葛亮”。我觉得这两点关系到作品的价值取向以及审美趣味的高低,是作家们写作时应该思考掂量的。最后,我还想到现在说得很多的一句话: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权力会那样老实地被你关进去吗?即使被你关进去了,如果那个笼子不好,不结实,不牢固,那权力也可以三下两下冲出来的。所以,我又想呼吁:打造一个遵循宪法依法治国的好笼子也是非常重要的。

  可笑吧?有一点。至少我自己,座谈回来后,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如果你想了解一下,一个老编辑,一个过气的老编辑,是如何的好为人师,看看上面我所写的也就一目了然了。(周 实)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