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物安放于时间深处

2017-10-09 10:50 来源:海南日报 
2017-10-09 10:50:13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邓钰

  用“伴瓷而行”来形容陶瓷研究独立学者、收藏家蔡剑青的经历,再合适不过。上世纪90年代,蔡剑青因一次偶然的契机,远足深山偶遇古窑口瓷器,从此便沉溺在古瓷的世界中。

  20余年来,为收藏古瓷,蔡剑青曾多次驱车寻访我国数以千计的古窑口。在这些逐渐被世人所遗忘的古窑口中,他与古瓷器展开了漫长的历史对话。

  日前,蔡剑青受邀到海南省图书馆开展讲座,分享他在青瓷世界里的所感、所思、所悟。

  深山偶遇 与瓷结缘

  虽是陶瓷领域的研究者与藏家,蔡剑青却并非历史学或考古学专业出身。与瓷结缘,对他而言,似乎是偶然中的必然。

  1981年,19岁的蔡剑青在浙江省丽水学院中文系读大二。暑假中,由于心情郁闷,他燃起寄情山水之念,于是收拾行囊前往浙江省龙泉市山区漫游。

  “为了抒怀,我行走的脚步便不自觉远离了人群,一路向人迹罕至处行去。”蔡剑青回忆道,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在漫无目的的远足中,他偶遇龙泉古窑口,从此走入了一个全新未知的领域。

  心情落寞的蔡剑青,遇见这座古窑时,心中不由升起了惺惺相惜之意。“初遇龙泉古窑时,午后的阳光照在漫山遍野的匣钵与古瓷片上,泛出幽幽光亮,让人感觉到历史的悲凉。”见到此情此景,蔡剑青浮想联翩:在遥远的过去,古人为何在群山之中建造这么宏大的工程?时光荏苒中,昔日华美瓷器如何变成如今的残破遗骸?

  “窑口中的完整瓷器已被小心收藏在博物馆中,风光无限。而留存在这里的残瓷残钵,历尽风吹雨打,只能在偶然的时光中与人们邂逅。”蔡剑青感慨道。

  孤身独行 寻访古窑

  初识青瓷如故人。蔡剑青说:“人与器的相遇相惜,源自命运的认同感。惟此,方可互存。人之有情,器之有义,人器结盟,生死与共,在险峻中,携手突围。守护好你手中的藏品,凸显器物的精神属性,温暖你的人生。”令蔡剑青感怀的,不仅是瓷器中凝结的技艺之美,更是人与自然休戚与共的密切联系。

  此后,蔡剑青越发沉迷于探访古窑口。从赣西到闽北再到浙南,他一次次独身上路,开启一段段古窑口寻访之旅。

  迄今为止,蔡剑青已寻访了国内上千座古窑口。他最钟爱青瓷,每年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停留在浙江龙泉,探访当地的古窑口并收藏青瓷。

  据蔡剑青介绍,龙泉青瓷没有浮华与雕琢感,在造型上找不出复杂的设计,往往一气呵成,轮廓线条至简至洁;色彩上,浑身澄净如玉,偶有刻花通常也是疏朗写意的几笔或简单的弦纹、莲瓣。“正是这种至简至雅、含蓄内敛之美最为动人。”他说。

  “要真正透彻地认识青瓷,应该到龙泉的古窑口走一遭。”蔡剑青认为,一件器皿的成功塑造,不仅要依赖匠人的手脑和情感,还需要运用当地的水、材料、燃料并融入人文精神。

  古窑口多在山清水秀环境幽静之处。蔡剑青说:“在探访古窑的过程中,更能体会到青瓷制作是自然与人和生共息、彼此哺育的过程。这吸引我怀着敬畏之心,不断追寻古瓷诞生的源头。”

  古窑口探访之路有奇遇有感慨,也有车子抛锚、迷路、被山村野狗围攻等险情。最为惊心动魄的是,一次探访狮子窑时,蔡剑青曾遭遇暴雨围困,在山头上过了三天如野人般的生活。

  由于古时瓷料、瓷器的运送依赖水路,南方的窑场大多建在水边的缓坡上,比如瓯江两岸,就曾窑群密布。蔡剑青寻访的狮子窑便建在龙泉市东部的一处河岸边。由于当地建设水电站的需要,狮子岩大部分古窑遗址常年沉寂在水底,只有秋冬枯水期才会显露出来。2001年6月的一天,蔡剑青带了3天的干粮上船,请求船家将他摆渡至狮子窑所在山头,开展考察。

  没想到,蔡剑青上岸后不久,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当时,船家早已返程,他陷入了孤立无援之境,“大雨将我全身淋湿,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也没有幸免。”

  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蔡剑青被困山头,只能食用被淋湿的干粮、山中野果、蘑菇和水库的水。暴雨不断,山中又难觅栖息之所,他只能捡拾枯枝和树叶搭建起简易窝棚临时住宿。第三天,风雨渐歇,水位开始下降,塌方的山路被清除。蔡剑青独自摸索出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途中,他遇见了一队来此垂钓的野渔爱好者,才获得救助。

  “那次,命都差点搭进去了。我有些泄气地想:这样的寻访还要继续吗?”但是,这样的怀疑片刻就消除了。返途路上,阳光照耀着水中的瓷片,蔡剑青看到一幅眩目景象。“在阳光照射下,狮子窑绵延近千米坡面上裸露的瓷片,仿佛出水的少女,类冰似玉,在阳光照耀之下熠熠生辉。在岸上,睹物思情,让人遥想到宋时的明月,元明的天。”

  这次的遇险没有令蔡剑青退缩。此后,他多次探访狮子窑,并一一记录下此处所有窑口,其中最短的35米,最长的60米,大多45米,呈15度至45度角卧在坡上,如同雄狮的肋骨。

  赤诚匠心 传承瓷韵

  经过多年寻访、收藏,蔡剑青的古瓷藏品早已超过万件。通过这些藏品,他不断与历史展开对话,品味瓷器中的魂与韵。

  在多次寻访古窑口的过程中,蔡剑青逐渐培养起一套系统的收藏观。他将古瓷收藏的过程视为解密的过程,“一件器皿的最终鉴定,需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印证:窑口、文献、标本和窑具。其中,对窑口的解密至关重要。”

  “品青瓷,要明白它们并非华而不实之物,而是体现了审美价值和使用价值的统一。”蔡剑青说,收藏者必须了解青瓷背后承载的时代审美、科技水平和精神高度,这样的收藏才有意义。

  要读懂青瓷,则必须品味其追求道法自然与天人合一的特点。蔡剑青说:“宋人博古好雅,又以格物致知付诸笃行,追求器物的至简至洁,又将它们直接用于挂画插花、烧香点茶、书房案头,俱是风雅。”

  虽然不谙烧瓷工艺,蔡剑青却有颗传承瓷韵的赤诚匠心,多年来不断将自己对青瓷的研究和感悟向大众传播。“我烧不了窑,但我在想像中用脚炼泥,用手拉坯,以刀代笔刻划鱼虫。”他说。

  多年来,蔡剑青将对青瓷的研究感悟凝结成文字、语言和言传身教的指导。在收藏界,不少收藏爱好者向蔡剑青讨教收藏瓷器的心得体会。制瓷界亦有诸多制瓷匠人以他为师。

  “指引匠人,重在引导他们品读青瓷的器型与神韵。”蔡剑青和制瓷匠人们聊历史、聊诗词,聊宋代的文化精神、生活习惯、历史背景。为了传承古瓷之韵,他常常拿出家中古代藏品,供他们欣赏、揣摩,让他们更透彻地了解青瓷。在蔡剑青的启蒙和传授之下,古瓷的神韵在他的学生杨盛侃、杨乐平和周一芃等一批现代制瓷手艺人中得以传承与创新。(邓钰)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