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电影如何走向精品化

2017-10-12 15:3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0-12 15:37:3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开栏语】

  为切实加强网络文艺评论工作,积极推动网络文艺发展,建设主流网络文艺评论阵地,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与光明网共同主办“网络文艺观察”(原名“网络文艺评谈”)网报联动专栏,针对当下网络文艺领域的热点话题积极开展评论。现面向社会征集优秀网络文艺评论稿件,择优刊登于光明日报。投稿邮箱:wenyi@gmw.cn、wyplzg@126.com期待您的原创来稿!

网络大电影如何走向精品化

  作者: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 黄鸣奋

  在网络大电影未来的发展中,有两个关系需要理顺:一是网络协议与知识产权的关系,二是信息容量与发展速度的关系。就前者而言,精品化不能满足于豆瓣评分高、弹幕好评多;就后者而言,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做到“充实而有光辉”

网络大电影如何走向精品化

  9月12日,奇树有鱼在京发布了20余部网络大电影IP片单,其中包括《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法医秦明》《轩辕剑6》等。奇树有鱼CEO董冠杰表示,希望用网大“IP化”改变市场格局,助推行业的精品化进程。

  那么,网络大电影如何通过IP走向精品化?提及网络大电影,许多人都认为它必须有网感。但对这一术语的解释,却是见仁见智。笔者认为,网感是网络协议(IP,Internet Protocol)与知识产权(IP,Internet Property)相统一的范畴。

  这里所说的网络协议,不仅指计算机网络中为进行数据交换而建立的规则、标准或约定,而且指网民达成的某种默契。它在技术意义上,以互联互通为要旨;在社会意义上,追求自由共享;在心理意义上,强调关注最大化。就互联互通而言,将精神产品放上网络平台,就要考虑它们如何在融媒体条件下流动起来;就自由共享而言,将精神产品变成网络文本,就要考虑它们如何进入人人都可利用的公共领域;就关注最大化而言,将精神产品变成网络信息,就要考虑如何提供最炫的表情、最逗人的趣事、最耸动的新闻,怎样运用最撩人的手法、最吸睛的标题、最刺激的画面,让人过目不忘、乐于转发。

  知识产权在技术意义上,以保证质量为前提;在社会意义上,强调有偿服务;在心理意义上,追求物有所值。就保证质量而言,将精神产品变成有条件声明权利的知识财产,就要使之具备可以进行精致加工的明确边界,而非无边无垠地泛化;就有偿服务而言,将精神产品变成有权利要求等价交换的文化商品,就要使之符合服务对象的需要,而非无的放矢;就物有所值而言,将精神产品变成有权利要求社会地位、历史地位的文化精品,就要使之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从供给侧看,作者通过申明知识产权,而使精神产品的归属明确化;从消费侧看,读者通过认可知识产权,期待获得与购买相适应的周到服务。

  相比之下,网络协议看重横向传播,想让产品、文本与信息尽可能及时、广泛地流传开来;知识产权看重纵向传播,想让产品、文本与信息尽可能长远、巩固地积累下去。横向传播与纵向传播既相区分而存在,又相转化而发展。例如,相对看重横向传播的网络协议,在一定条件下也会提出经典化的命题,使特定产品、文本和信息经得起纵向传播的检验;相对看重纵向传播的知识产权,到了一定年限便进入公共领域,为横向传播创造了便利。

  网感体现的网络协议和知识产权的统一,一方面是指网络环境下追求互联互通、自由共享与关注最大化的时代感,一方面是指与网络建设持之以恒发展相适应的历史感。简言之,网感就是网络流行所唤起的时代感、网络发展所需要的历史感的有机融合。眼下炒得火热的“IP运营”,正可以从网络协议和知识产权之间的博弈、整合去理解。

  现阶段,网络大电影既以网络为安身之地,就不可能不遵循技术、社会与心理三重意义上的网络协议;既以电影为精神旨归,就不可能不尊重技术、社会与心理三重意义上的知识产权。网络大电影名称中的“大”,是指这种艺术样态和微电影、院线电影之间的区别。若读作“网络+大电影”,是指它比先前的微电影篇幅大、投资大、回报大;若读作“网络大+电影”,是指它虽然比院线电影投资小、周期短、门槛低,却依靠网络大平台、大流量、大气氛,而勇敢地挑战院线电影。

  在中国古典美学中,“大”拥有不同于此的概括——“有容乃大”。所谓“大”,兼有巨大、长大等含义。如果以此来审视、分析,便不难发现网络大电影的优点:在各种形态的网生资源中,它的信息容量颇为可观(“大得多”),不仅和其他视频资源相比如此,与文本资源、音频资源等相比皆然;在各种形态的电影产品中,它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大得快”),不仅和院线电影相比如此,与微电影相比亦然。前者体现了它在横向传播中的优势,后者体现了它在纵向传播中的优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有理由对网络大电影寄予更高的期待。在网络大电影未来的发展中,有两个关系需要理顺:一是网络协议与知识产权的关系,二是信息容量与发展速度的关系。

  就前者而言,精品化不能满足于豆瓣评分高、弹幕好评多(这是横向传播所要求的评价,也是体现网络协议要旨的评价),而且要引入时间维度,通过适当的作品回顾展评,来判定客观效益与历史价值(这是纵向传播所要求的评价,也是体现知识产权要旨的评价)。就后者而言,精品化不能过分强调向院线电影靠拢,否则便可能因为单纯追求扩大信息容量,而牺牲在发展速度上的优势;同时,也不能过分强调向微电影靠拢,否则便可能因为单纯追求短平快,而牺牲在信息容量上的优势。比较合理的选择,也许是 “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充实”,可视为衡量信息容量的标准,指网络大电影贵在言之有物,而非单纯以篇幅论短长;“光辉”可用来品评网络大电影的发展速度,亦即当“恒星”而不是“流星”。因为,人们固然欣赏流星划破夜空的短暂之美,但更欣赏恒星耐人寻味的长久之美。(黄鸣奋)

  【相关阅读推荐】

  周由强:坚守与求变:媒体融合环境下的网络文艺评论

  庄 庸:网络文艺评论亟需“进场”

  夏 烈:网络文艺批评的三个学理支柱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的“大格局”与“小世界”

  李 春:网络大电影:中国类型电影的实验场

网络大电影如何走向精品化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