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葆华的《落日颂》

2017-10-13 14:02 来源:今晚报 
2017-10-13 14:02:00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张建智

  1932年11月初版的《落日颂》,是一本比其他诗集更稀见的新文学现代诗歌。它是一册线装宣纸印刷的毛边本,32开本,页面仅90页,由新月书店出版。以我所见,是中国第一本线装新诗集。扉页即有作者竖写一行字:“给敬容——没有她这些诗是不会写成的。”

  1906年,曹葆华诞生于四川乐山县。时光回到1932年的春天,清华大学毕业生曹葆华,回到家乡任教,恰巧担任陈敬容班上的英文教师。那年,曹勇毅地带陈敬容弃乡到京,那是段反封建的生活。尔后,陈写出的一如朝露般鲜活自然的诗,无疑打动和吸引了风华正茂、诗情洋溢的曹葆华。

  《落日颂》诗集出版后,我还见有曹葆华签赠与李健吾的这册诗集。他们俩私交甚密,清华大学外文系同学,同期的还有钱钟书、曹禺、辛笛等。钱钟书先生曾评《落日颂》时说:“作者的诗还有一个特点,他有一点神秘的成分。”对曹葆华《落日颂》的评论,是钱钟书对中国现代作家唯一的一次,按他的认知,这是人类对自我存在最高形式的观照和感悟。在诗人眼里,刹那间瞧见的可以有美丽的“她”,有宁静的周边环境,有知足的生活趣味,也可以是不可言说的一切感悟。可以说,这是诗人心中的从容,饱含深邃,赋予了诗歌本身更宽的角度,也予我们充分的留白。

  我想,钱钟书所持的标准,是融合中西文化的宇宙意识,是人类对自我存在最高形式的观照和感悟,这种宇宙意识本质特征是钱钟书强调的“消灭自我以圆成宇宙”,而不是相反的“消灭宇宙以圆成自我”。在此,我们应读一首曹葆华的诗,那是当年新月派诗人朱湘极为赞赏的一首诗:“上帝,你似乎在我心中说:宇宙原来是惨淡阴沉:/但真理之神能驱除黑暗,/使混乱的万物转入清平。/艺术的王宫,自由的宝塔,/在智慧的荫蔽下展放光明。”

  苦吟诗人曹葆华, 他的诗味也的确苦涩,但他歌唱的却是永恒的“艺术”“自由”的力量。(张建智)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