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大神访谈录】中国网络文学何以漂洋过海成“网红”

2017-10-23 14:09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0-23 14:09:03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8月11日-13日,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大会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主题,旨在引导网络文学正向发展,共同构建网络文学良性发展生态圈。

  期间,光明网邀请数位网络文学专家学者及大神,在大会现场进行了四场直播访谈,总观看量为145.3万人次。本期“大神访谈”以“网络文学何以漂洋过海成网红”为主题,累计观看人数达37万。

【大神访谈录】中国网络文学何以漂洋过海成“网红”

本期嘉宾:吉云飞、邵燕君、任我行(从左至右)

  【主持人】

  北京大学网络论坛主编 吉云飞

  【本期嘉宾】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邵燕君

  网络文学翻译网站“Wuxia World”创始人 任我行

  “Wuxia World”的由来

  吉云飞:中国网络文学到今天已经有了20多年的发展历史,而集中走出国门、受到国外读者的欢迎和追捧却是近几年的事。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从去年开始,中国的网络小说在英语世界里掀起了一股追捧热潮,很多美国以及欧洲国家的年轻人加入到了读者大军中,有的甚至沉迷其中。这里面,Wuxiaworld(武侠世界)功不可没。作为该网站的创始人,请任我行老师给我们这背后的故事?

  任我行:早在网络文学在国内还没有兴盛之时,我们就开始以网文的模式在网上翻译一些传统的武侠小说。用了5-7年的时间,先后翻译完了金庸、古龙、黄毅等人的作品,于是思考接下来的翻译内容。就在这时,我们在论坛上看到有位越南籍的华人在翻译“我吃西红柿”(网文作者)的小说《星辰变》。大家一开始都挺嫌弃它,认为它不是正宗的武侠小说,有点像非主流。但是试着读了一些之后,感觉挺好看,于是我们也开始尝试翻译网络小说。第一部作品是“我吃西红柿”的《盘龙》,虽然其内容很长,但是相比之前的传统武侠小说,翻译起来要轻松太多。在翻译了不到一年之后,我们注意到论坛上的相关点击量一天比一天多了。好的时候会有8万到10万多的点击量,而我们之前翻译传统武侠小说时会花去很多时间,最终却也才有20多个点击量。看到差异如此明显,又考虑到帖子在阅读上的不便性,于是有了创建一个网站的想法,想给大家提供一个良好的、专业的阅读平台,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武侠世界”。

  吉云飞:网站现在的状态如何?在翻译的过程中,如何解决版权问题?

  任我行:武侠世界现在每天的点击量在400—600万左右,日活跃用户在30—40万。跟国内的网络文学网站相比还是比较少,但在国外的同类网站中,这样的数据已经非常大了,还算是不错的成绩。

  版权方面,前期我们只跟作者进行了沟通,征得他们的同意之后再翻译其作品。后来我们意识到还要跟作者所属的平台进行洽谈,两年下来,我们已经解决了很大一部分小说的版权问题。我们一直都非常重视这方面的问题,顺利解决之后,相当于解决了一个对于我们网站长期发展的阻碍。后面我们会继续跟相关的平台好好合作下去。

【大神访谈录】中国网络文学何以漂洋过海成“网红”

  网络文学何以中国风景独好

  吉云飞:这两年,国内的网络文学市场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两位老师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国内的网络文学市场如此繁荣?

  邵燕君:我们一直在探讨,为什么网络革命在全球范围内发生,而网络文学却只在中国风景独好?从国内的具体情况来看,网络文学的发达或许与中国纸质书时代畅销书的运营机制不发达有关。在欧美国家,畅销书与好莱坞电影、游戏等结合得非常紧密,早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当网络这个媒介产生之后,这个链条更加紧密,视觉类的游戏、动漫成为主要的产品。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通俗文学、类型文学长期被严肃文学压在下面,加上书号制度、出版制度等严苛的规定,畅销书的运营机制没有发展起来,没有形成一支庞大的作者队伍,读者的阅读热情和作者的创作欲望被长期地压抑住了。今天国内的网络文学作者有近上千万,读者群体已经有3.5亿,作者队伍和读者队伍都已成型,这是网络文学发展近20年来取得的成就。网络对他们来说无疑是第二个世界,网络诞生之后,一些心中有故事的人们得以尽情释放他们的创作欲望,而那些看惯了严肃文学的读者们也亟待新鲜的内容解渴。于是,无数网络小说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任我行:我想补充的一点是,中西方读者在阅读习惯上很不一样。国外很多小城市的中心区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图书馆,里面有严肃文学,也有幻想、科幻类小说,小城市的人们更习惯于到这些图书馆去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而据我了解,国内的图书馆在数量上本身比国外少,且里面的书籍种类多以严肃文学为主。所以读者很难找到一个既免费又种类丰富的阅读场所,因此网络成为了很多人的选择,大量读者和作者把网络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我想这也是国内网文发展比较快的一个原因。

  邵燕君:在我看来,网络小说并不仅仅是通俗文学的网络版,它有着网络性和不可替代性。网络性即今天我们所讲的全球性。西方的游戏类型小说、电影,是中国网络小说的一个源头。因此我们虽然跟欧美的读者隔着千山万水,生活在不一样的文化之中,但是他们对于中国网络小说可能有天然的熟悉感。只是,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读网络小说变成了国外一些读者的刚需——老得看才行。所以我比较好奇,美国的读者从小应该看了不少好的小说,因为美国有非常多的畅销书,他们都已经被“喂”得很饱了,为什么还要偏偏吃这一口“中国网文菜”呢?

  任我行:很多外国读者选择看中国的网络文学,是缘于他们看了日本的小说和漫画。日本二次元的产品在美国非常畅销,可以说已经进入了欧美主流市场。而他们很多人又自然而然地觉得亚洲人的东西都差不多,包括轻小说,于是就慢慢看下去了。刚才您说到网络性,我觉的还有一个关键词:连载性。作为一个读者,定期追更是一件比较有乐趣的事,甚至会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我们一旦确定了翻译的作品,就会持续性进行翻译推出,这样培养了一批忠实的读者用户。而且,我们一直严把质量关,一直都请最好的译者来翻译,保证了作品翻译后的水准和美感。

[责任编辑:李姝昱]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