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8年 前度“琉森”今又来

2017-10-24 11:0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0-24 11:05:28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王纪宴

  “我们会用音乐告诉大家,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全世界所代表的品质和高水准。我们总在说质量、水准,但是对于这支乐团我们还要说一个词——唯一。”享誉全球乐坛的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继2009年后再次来到国家大剧院,举行两场音乐会,10月14日上午,其新任音乐总监里卡尔多·夏伊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有幸置身当晚音乐会现场的人会由衷赞叹:夏伊指挥下的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奏出的壮丽恢宏之音何等令人赞叹!

  第一场音乐会的曲目由理查·施特劳斯的三首交响诗构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死与净化》和《蒂尔·艾伦施皮格尔的愉快的恶作剧》。在管弦乐的曲目库中,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通常备受乐团和指挥家钟爱,因为它们能让乐团炫技,能让乐团充分释放自己的音量。《牛津简明音乐词典》的“理查·施特劳斯”词条干脆断言:“无论哪个交响乐团如果不收罗他一系列壮丽的交响诗作为保留节目,就难以合理地生存下去。”在一场音乐会上听到一首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并不鲜见,但整场为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至少在我还从未经历过。原因在于,除了风格的必要的对比,以及乐团整体技术实力之外,这些交响诗对演奏家体力的考验都是非同一般的。

  理查·施特劳斯曾经在他的交响诗《唐璜》首演之后给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圆号演奏名家——的信中写道:“我对圆号和小号演奏员们深感歉意——他们吹得直到脸憋得发蓝。”虽然并非他的每一首作品都将号手们“脸憋得发蓝”,但每一首交响诗,如果达到精湛的演奏水准,都是对乐团和指挥的挑战。尤其是因被伟大的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的影片《2001太空遨游》作为片头音乐而脍炙人口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首音诗是施特劳斯为“表达对尼采的天才的尊崇”而创作,当它随着电影画面呈现给观众时,描写日出的壮丽声响令人震撼:音乐与画面的配合完美无缺,仿佛是为电影量身定做,实际上却是74年前问世的音乐。库布里克用的是卡拉扬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于1959年为Decca唱片公司录制的唱片。虽然这次录音有其传奇地位,但卡拉扬在14年后与柏林爱乐乐团为DG录制的经典版本所达到的高度,才是巅峰。但这也造成了不可避免的“负面”,那就是对声音和气势略逊的演奏无法满意,尤其是在现场。

  就我自己此前在音乐会上几次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经历而言,对壮丽感的期待总是落空。而此次完全不同,夏伊指挥下的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的演奏,是迄今为止所听到的,也是能想象出的最响亮的、最宏大同时又是最圆润的现场真实演奏。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管风琴发出的轰鸣,也从未像这一晚与乐团的管弦乐之音如此融合无间!四支小号吹奏出的全曲的主导动机,在乐团的创始人之一、杰出的小号演奏家雷茵霍尔德·费里德里希引领下,四位演奏家的起奏有着刀劈斧凿般的整齐感。在这段作为引子的“日出”后到来的第一段,标题为《遁世者》,低音弦乐渲染出神秘气氛,圆号吹奏出格里高利圣咏《我信独一真神》的片断,之后的弦乐重奏所具有的高度清晰而又绵密饱满的“编织感”,是两位乐团首席阿斯·格里高利和克里斯特·拉法艾尔所代表的乐团新一代成员与坐在首席中提琴席位上的柏林爱乐乐团首席克里斯特·沃尔弗拉姆所代表的老一辈演奏名家合力演奏的结晶。弦乐的虔诚倾诉,分为十六个声部的弦乐与管风琴声部相结合奏出了极为丰满华丽绚丽之音。而整首《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让我印象最深的,除了令人“叹为听止”的声音,是热烈、深沉、浩荡、感人的音乐表现。下半场的《死与净化》和《蒂尔·艾伦施皮格尔的愉快的恶作剧》,同样体现了所有声部出色的技术造诣,以及由此保证的深入而充分的音乐表达,而夏伊对乐曲整体结构的掌握及对细节的刻画,始终赋予音乐以强烈而自然的表现力。

  第二场音乐会以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开场,在最后的高潮中,音量强大的木管和铜管组、全世界最优秀的定音鼓演奏家雷蒙德·库弗斯声势浩大的敲击,带来暴风雨般席卷一切的凯旋之感——这是贝多芬给予他心目中正义勇者的赞美。之后是贝多芬F大调第八交响曲,如果贝多芬有在天之灵,应该会露出满意的笑容:辉煌,热情,幽默。即使被耳聋折磨仍不会泯灭的老顽童的恶作剧,不被标题左右的纯粹而洗练的交响思维,明澈的配器,可谓应有尽有。虽然第一和第四乐章的高潮强调得有些不够充分,但那是夏伊的理解和风格。而下半场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演奏得惊天动地,这样的演奏才能让听者由衷理解,为什么这首作品当年在巴黎首演时能让听众分裂成两派大打出手!

  音乐会之前,很多人都有一丝担心: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是否能重现8年前的辉煌?2009年9月20日至25日,阿巴多和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的四场壮丽演出掀起了空前的狂热。让我今生难忘的是,9月20日首场音乐会开始,当阿巴多和王羽佳走上前台,迎接他们的是听众狂喜的欢呼呐喊,这确实是音乐爱好者盛大的节日和狂欢,而带来这狂欢的灵魂人物就是大病初愈看起来仍相当虚弱的阿巴多大师。他让我们再次对老一辈指挥家夏尔·明希说过的话深信不疑:“有些指挥家,只要他们一出现在台上,其感染力就已经开始发散,在他们还没有挥动指挥棒表示准备的时候,整个气氛就已经完全改变。只要他们一出场,将音乐世界从睡梦中惊醒,立即就会引起人们激动、兴奋的热潮,你会感到要有某种非凡的事发生……”阿巴多让那些他熟稔于心的音乐作品如同第一次演奏那样清新,所有的音符都像是即兴演奏,充满灵性,洋溢温暖的人性内涵。于听众而言,那种难忘的精神体验中包含了无数美妙的瞬间,在这样的时刻,我们会像歌德笔下的浮士德那样感叹——“你太美了!请你驻足!”

  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阿巴多的继任者里卡多·夏伊指挥下保持了其独一无二的艺术水准,超大的乐队编制依然如故。《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动用”的弦乐演奏员人数总计68人,五声部分别为19、14、14、12、9。阿巴多当年指挥下的声音和状态完美地保存着:极度的丰富和瑰丽,不可思议的音量幅度和音色变化。能在8年后再度听到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的演奏,令人由衷感激。而国家大剧院的号召力和成功有效运作,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这样聚集了全世界管弦乐演奏领域顶级人才的“梦幻组合”的到来并非一次性事件。(王纪宴)

[责任编辑:付双祺]

[值班总编推荐] 外卖骑手交通违法乱象宜早治严治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