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苏格登碑

2017-11-06 11:33 来源:天津日报 
2017-11-06 11:33:30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王振羽

  离开伊宁,沿着山路、河流颠簸,向西南而行,近五个小时的仆仆风尘,终于到达昭苏。昭苏是静卧在中国大西北的边陲小县,城关就叫昭苏镇。这个在1942年才设立的边疆县城,实际上是一处四面环山西高东低的大盆地,它管辖范围大致是江苏的十分之一,而人口则不足20万。昭苏的主干河流唤作特克斯河,是伊犁河的上游。昭苏之西与哈萨克斯坦相连,西南则邻近吉尔吉斯斯坦。稍事休息,就又一路西行,去看中哈边境之上的格登碑。

  到了昭苏,不仅路况大大好转,而且整个环境为之陡然一变,全是一望无际的莽莽大草原,沿着地势的起伏散漫开来,四围的天山、乌孙山、查旦尔山则为天然屏障,形成了这一较为独特的自然环境,此处海拔大致在二三千米之间,天高云淡,莽然无垠的草原,随意疯长的野花,黑黄条纹肥得滚圆的蜜蜂,毫无顾忌地摩擦着自己的腹部在草丛里晃悠的蚱蜢,显露出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勃勃生机。天是淡蓝色的,回应着白的不大真实的耀眼的云,孤兀的黑鹰低低盘旋,而壮阔的草原之上,有悠闲的伊犁马,有慈祥的绵羊、山羊,而名闻天下的汗血宝马,即出产在昭苏。这里简直就是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就是一座色彩与生命汪洋恣肆的大平台。穿过一个白杨茂密挺拔房舍错落有致的小小村落,一座座洁净辽阔的浩渺荒原兀立在眼前。好在有山路蜿蜒,就开始盘旋而上,虽然开始有点气喘,但天风浩荡,夕阳晚照,令人神清气爽。我心中疑惑,这样的荒凉所在,一望无际,古石碑究竟在哪里啊?又翻越了一两架山梁,来到一个制高点上,颇有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味在,回望东南一隅坡缓之处,很突兀地有一崭新整洁的亭子,静静耸立,与最高峰上的大概是气象站或者哨所的建筑遥相呼应。放眼四顾,除了山脚之下的白杨之外,整个目力所及的荒原之上,几乎没有一棵树木。却原来,石碑就在这座卓然独立的亭子之内。亭子为八角琉璃瓦盖顶的砖石建筑,虽经风雨侵蚀,碑文漫漶斑驳,但仍旧精神饱满,毫无颓丧之态。趋前观望,亭子四围均为铁栅栏门紧锁,但石碑在亭子之内,为巨型花岗岩石,昂然耸立,不卑不亢,很有威仪四方的肃穆庄严。

  亭子之前,有文字说明,此山为格登山,此碑为“平定准噶尔勒铭格登山碑”。碑文乃乾隆皇帝亲自撰拟,石碑高为2.95米,宽0.83米,厚0.27米。碑额镌刻盘龙,正面刻“皇清”,背面刻“万古”,碑文为日出东海浮雕图案。其正面用满、汉两种文字,背面用蒙、藏文,总计共四种文字镌刻,全文竖排,以汉文共计210余字,扼要记载了大清平定准噶尔部首领达瓦齐叛乱的经过和战绩。格登碑建于1760年,迄今已经257年了。近两个世纪又一甲子以来,格登碑就那样静静地站立在这里,金黄耀眼的夕阳仿佛替它着了一身龙袍,用影子和历史剪辑着它的春夏秋冬。看上去并不险峻巍峨的格登山,也因此石碑而声名远播。现今石碑虽然被人为加盖了凉亭,将石碑置放在其内,却依然难掩当年大清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风豪气。

  众所知周,平定准噶尔部反叛,让其最终降服,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自康熙、雍正到乾隆,前后相续,长达70年之久。即使在俘获达瓦齐之后,阿睦尔撒纳、大小和卓又再次作乱,大清意志坚定,毫不手软,最终彻底扑灭了准噶尔分裂势力,统一了天山南北,解除了蒙古、青海、西藏、甘肃所受到的威胁,巩固了版图,确立了近代中国统一的大格局。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战争的硝烟还未散尽,大清就开始实行了大量政治措施、经济开发与文化建设,制定了比较系统而行之有效的民族政策,成效显著。毛泽东当年曾经感叹:康熙是懂得少数民族政策的英明皇帝。

  长城有险休重设,至治从来守四邻。这是康熙的卓识,也是康熙的高明。康熙之后,雍正、乾隆大体上都能延续他的治国方略,这才有了所谓的康雍乾盛世。此前,我对乾隆到处题诗刻碑不无微词,但在格登碑前,面对着这位据说是最为高产的诗人皇帝留下的古碑,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认同。

  格登碑下,草原蜿蜒,绿草茵茵,马儿上的牧民鞭策出长长的天路,驱赶着牛羊群马,在山下拉出一条无尽的孤寂。而书写在草原之上的大字却赫然在目,令人难忘:种地即为站岗,放牧就是巡逻。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