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南开人的鲁迅梦

2017-11-06 11:33 来源:天津日报 
2017-11-06 11:33:47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张铁荣

  我的鲁迅研究是从四十年前开始的。那个时候的理想就是要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这便是我的鲁迅研究梦。

  鲁迅研究是我的老本行,从学生期间就读鲁迅的书,自1979年发表第一篇文章至今,已近四十年了。那篇文章的内容是对鲁迅小说《故乡》的不同理解,经过李何林先生亲笔修改后,发表在当时的《山东师范学院学报》上。这是我第一次把手稿变成了铅字的印刷品,那个时候真的有一种成就感。

  后来我的南开先生们都指导过我写文章,一些草稿上还保留着他们的笔迹。尤其是刘家鸣先生对我的文章改动最多、最细,每每翻读总是感动不已,即刻有一种学习的动力,对他们改过的手稿我将永久珍藏,我想这也是园丁们对我的希望。只是后来转向研究周作人,这方面的文章才写得少了,但读书作文也还是离不开鲁迅。我深知不了解鲁迅,也就不能很好地理解周作人,研究现当代文学亦是如此。说得庄严些,鲁迅研究一直以来是很高大上的,许多青年学者视之如畏途。我以为鲁迅研究是从事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基本功,从鲁迅这里出发应该是一条正路,时间长了你将体会到一种理论的力量,产生一种思想的清朗和情绪的感动,隐约还会浮现出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现在的这本鲁迅研究的书,初版本书名是《比较文化研究中的鲁迅》,曾于2003年7月由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因受到学生和读者的欢迎,于是就有了2006年1月第二次印刷,但时过境迁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南开大学出版社筹划了一个选题,叫做“鲁迅研究新视野”,此书也荣幸地列入其中,我当然感到十分兴奋。

  书中的文章虽然时间跨度较大,但由于写作态度真诚、资料性强,受到不少年轻读者的欢迎,一些老朋友也说它至今尚有可读性,且并不过时。本书中的不少篇章,多是有关鲁迅与中外作家的比较研究,其他一些当然也离不开鲁迅与中国文化的比较,故命名为《比较文化研究中的鲁迅》,对这个书名我还是比较珍惜。

  南开大学出版社编审在邮件中提出将原书名作为副标题,还希望有一个总的题目,因为这一套书的体例都是这样的。这令我颇费心思,于是就冥思苦想。长期以来一直有个疑问使我困惑:那就是鲁迅的心与他周围的人,包括他的亲弟弟,也包括他后来参加的“左联”,为什么总是会产生某种的不协调,好像他是天生的走背字,使得鲁迅时常陷入精神痛苦之中。每当想到这种经历时,就会想起他早年写的那首被称为《自题小像》的诗。“寄意寒星荃不察”,是鲁迅极端痛苦时的心灵表述。这首作于1903年的诗,先后被鲁迅重抄了五次,他为什么多次重抄这首诗?重抄这首诗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从鲁迅一生来看,“荃不察”的阴影可能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那种欲说还休的苦闷,也许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似乎成了他一直无法摆脱的宿命。我四十年前最喜欢的诗句是“我以我血荐轩辕”,我觉得这警句简直太经典了,表现的正是一种年轻人的豪情壮志;现在我则更喜欢这首诗的前一句,“寄意寒星荃不察”,它是一种苦恋的倾诉,内涵中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然而周围却和他产生了那么大的反差。感到正是因此才会有文学。这深意中甚至还有中华千年文化的积淀,是智者的寂寞,是一种伟大的孤独。为此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是我过去一直想写而没有写成的。现在就把这句诗移过来作为书名吧。扩而大之,在生活中我们也有许多的遗憾,不被理解是常常发生的事情。就文章来说,也不是你认为好,别人也会跟着说好的。

  收在本书中的四十余篇有关鲁迅与中外作家、中国文化的比较研究的文章,共分为“南开视野”“宏观散论”“比较研究”“鲁学探微”“史料梳理”“文坛述往”“书评一束”等七个板块,含有一定的理论性、资料性和新观点。这本书里的一些旧文章基本保持不变,其中的经纬在原版序跋文中已有详尽的说明,这里从略。新增的文章都是在近些年写成的,其中《鲁迅与周作人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贡献》一文,是在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前,刘家鸣先生留给我的作业,因为他的激励我才试着写了一篇宏观性的研究论文。《鲁迅与周作人女性观之比较》,是在台湾大学的一次学术报告会上的发言。《鲁迅杂文中的两个关键词》,是参加在上海举行的鲁迅研究年会上的报告稿,引起了一些朋友们的重视。那一次的学术会我介绍了我的同学、日本东北大学王新敏教授参加,他专门讲了鲁迅留学期间的经济状况,给莅会的专家学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鲁迅周作人兄弟失和原因新探》本来是写给《今晚报》专刊的,但因该报此前有一相同内容的文章已经发表,故在拖了两个月之后,才同意由晓风兄推荐改在《中华读书报》发表了。在此我要感谢晓风兄的鼎力帮助,除了此文以外,他还在《读书》杂志上发表了我的关于鲁迅与左联的小文,题目改成《鲁迅致徐懋庸公开信的前前后后》就是他的主意,我觉得真是点睛之笔,题者文之目也。关于鲁迅来天津的文章,是应《天津日报》文艺副刊罗文华兄几次相约写成的,我又根据旧日记,进行了仔细核对,才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

  本书代表了作者学术生涯的起点与进程,反映着一个普通学人的学术追求痕迹,当然也是自己过去的生命记录;它还标志着一个研究方向,以激励我不断努力、与时俱进、奋然前行。如果说新写的文章有一些长进的话,那也是不断追求的结果,是应该达到的目标。因为我们的校训是“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也是南开精神。我常常这样想,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譬如一个木匠,你钉板凳钉了三四十年,如果和刚刚学会的人做得完全一样,那还需要你干什么?所以这本书里的一些文章,即使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其他人如果有和我一样的经历,一定会做得比我好。

  我觉得这本书能再次在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真的是一个缘分。作者愿意把这本书献给抚育我成长的南开大学,献给我尊敬的李何林先生,献给不断关心我、指导我的前辈教授、献给南开文学院的老师们,献给从南开走向全国鲁迅研究界的老师们,献给我的同学和从事鲁迅研究的朋友们,献给我教过的各类的学生们,献给我熟悉的和未曾结识的青年读者们,献给一切喜欢鲁迅作品的人们。期盼着大家的批评指正。

  这是现实与历史和未来的对话,也是继承南开精神的体会,还是一个南开人的奋斗足迹和他的鲁迅梦。(张铁荣)

[责任编辑:孙云清]

[值班总编推荐] 外卖骑手交通违法乱象宜早治严治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