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泪与笑》

2017-11-10 14:14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10 14:14:3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张 芳

  结识梁遇春有点儿晚,大约是五六年前的事,较之徐志摩、郁达夫等一拨儿文人差不多迟了20年。究其原因,我想这多半是我孤陋,对这位独具一格、在现代散文史上有相当地位的作家竟生疏得很;当然也因我毕竟生活在小城市,常逛的几家书店里很难觅见梁先生的身影——文章漂亮,但又捱到20年后方有缘一睹,在第一次读到梁遇春先生文集《泪与笑》的时候,“相见恨晚”这样的念头自然而然就跳了出来。

  梁先生的散文特点是清醇隽永,有点像前人所说的“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端的是好文字。要说文章漂亮,同时期的作家里也颇有几个,只是林语堂的漂亮过于名士气,梁实秋的漂亮有些老气横秋,徐志摩的漂亮倒是没得挑,但似乎又浪漫过了头。梁遇春的漂亮却是恰到好处,不那么虚幻也不那么写实,不那么天真也不那么萧瑟,心中存有诗意也并不曾忘生活中的稻粱之谋,很对我这样的中年文青的阅读口味。

  梁先生那种青春自在的笔调你只要读过一回,就会记上一辈子,比如在散文集《春醪集》序里他谈自己的心境:“再过几十年,当酒醒帘幕低垂,擦着惺忪睡眼时节,我的心境又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只有上帝知道罢。我现在是不想知道的。我面前还有大半杯未喝进去的春醪。”这样的文字特别贴近年轻的心灵,我每每想起,就仿佛看到有一个面目清新的青年微笑着在阳光下走来,手里拿着一副网球拍或是一把小提琴。当然,写这篇序时他确实只有24岁,从北大英文系毕业不过两年。

  倘只是清新俊逸,博得众多青年人的喜爱,梁先生散文名头只怕还没那般响亮,他作品的出色之处,还在于那份旁征博引、别开生面、绝不肯人云亦云的思想。例如眼泪,一般都认为与悲哀关联着,他偏这样说:“泪却是肯定人生的表示。因为生活是可留恋的,过去是春天的日子,所以才有伤逝的清泪。若使生活本身就不值得我们的一顾,我们哪里会有惋惜的情怀呢?”(《泪与笑》)好一枝不落俗套的笔,教人读了只有击节叹赏的份儿。

  灯下闲览梁先生这本作品集《泪与笑》,精彩的篇章读多了,难免心中纳罕:这位梁先生,不知什么来历,何以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耀眼的文学才华?后来陆续读了梁氏的一些介绍文章才释然。原来,梁遇春1906年出生于福州城内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8岁就进入北京大学英文系学习,是叶公超等一代名师的得意弟子。他的人生经历并不繁复,宁馨的大学生活和助教生涯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缺憾,但博学多思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而深厚的中英文功底则使他在中国现代散文史上终有一席之地。

  觉得这位才子不凡,很自然就留意起旁人对他的评价。胡适认为他是“一个极有文学兴趣与天才的少年作家”,这话不错,只是有些空洞。冯至回忆他“博览群书”,“从英国的散文学习到如何观察人生,从中国的诗尤其是宋人的诗词学习到如何吟味人生,从俄罗斯的小说学习到如何挖掘人生。”谈得透彻,不过终究太切实了。个人感觉还是梁先生的大学同窗、小说家废名的品评来得漂亮贴切——他称其“酝酿了一个好气势”,“将有一树好花开”。梁先生作品确有好花将开的气势,虽然27岁病逝、无情的命运未能容他怒放,但单看那星星点点、如火如荼的蓓蕾也足以使观者徘徊不去了啊。(张 芳)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