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莫言打开我们的文学“世面”

2017-11-11 10:54 来源:解放日报 
2017-11-11 10:54:2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邹经

  5年前,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使得这个起始于1901年的世界性文学大奖,终于破天荒地镌刻上了中国本土作家的名字,首次显现了中国文学代表的身影。

  近期,莫言小说全编全部问世,作为中国当代作家的一员,他的人生成长、文学历练,都与当代中国的社会演进与文学演变密切相关。他创作的内涵、作品的影响、获奖的因素等,都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中国当代文学的现状与发展。

  如今再看莫言,以他作比照,可进而寻索当下文学创作存在的优长与不足,从而,莫言也可以作为一面镜子,通过他来打开我们的文学“世面”。

  为什么要读莫言

  莫言的作品独特到足以能把世界上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看得下去莫言的人,一种是看不下去莫言的人

  作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的作品独特到足以能把世界上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看得下去莫言的人,一种是看不下去莫言的人。

  看得下去的人觉得莫言有大才,在奇技淫巧和小说所提供的真实性等方面都具有突出贡献。看不下去的人能挑出莫言的许多毛病,大多是不能接受他在小说中对我们的审美趣味的屡屡冒犯。或许,还有第三种人,便是曾经看不下去,如今却能看得下去的。

  一般来说,很多人曾经看不下去的,不包括莫言的中短篇小说。他在1985年凭借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引起全国的关注,一度被誉为“感觉的天才”,该小说塑造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原型——黑孩——也是莫言的保护神。“黑孩”及其派生人物在莫言所渲染的残忍的成人世界中始终散发着灵光异彩,《酒国》中“生鳞的小精灵”便是一证。1987年,根据莫言的小说《红高粱》改编的电影使其进入更加广泛的公众视野。他的短篇小说《大风》是作家王安忆认为最应该被引入中学教科书的小说,写一老一小在割草时遇到飓风,爷爷异乎寻常的形象引人深思。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说:“如果在世界上给短篇小说排出前五名的话,莫言的应该能排进去。”

  论及莫言的长篇,评论界的意见便不能统一了。北师大的张清华教授说,一部《丰乳肥臀》,他读了三遍,每一遍都热泪盈眶,而另一些人却厌恶到要对它进行串联攻击,连这本书的书名都不能见容于世,险些被改为“金童玉女”;有人认为《酒国》是莫言最好的作品,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它到底好在哪里?很多年前我翻开《酒国》看了几页,便把书合上了,因为有些粗俗不堪的描写,令人感到不适。或许很多读者也有类似的感受。在“野话”这件事上,莫言没有沈从文的温情主义。所以他无法,恐怕也无意赋予“野话”合理性。吊诡的是,他以一种易遭人批判的方式,实现了他作品本身的批判性。

  纯与痞之间到底有多远

  莫言,以一种“同情的理解”反思了这一暧昧的情绪,将它揭示于光天化日之下,使它的一切痞和纯情都以悖论的形式突现出来

  莫言过于野蛮、阔大,像一个庞然怪物,对普通读者来说,首先最容易捕捉到的是,莫言的作品中充斥着大量令人难以忍受的意象。

  不纯洁的东西就是错误的,这种观点非常普遍。如果文学评论家们都秉持这种观念,那么,莫言的作品也就没有多少正确的东西可以留下来了,而他所得到的认可就成了一个谜。

  BBC纪录片《性、死亡与生存的意义》中有一位研究“厌恶情绪学”的心理学家大卫·皮萨罗。他做过一个调查,向来访者展示了“苏格兰最糟糕的厕所”片段,很多人看了都会作呕。作呕反应,作为人类进化出来的情绪,会帮助我们远离疾病,使我们生存下来。然而,我们同时也在利用这一本能反应,来加强人类的判断意识和道德否定。研究表明,在这些图像面前,作呕反应越大的人,就越会在审美判断上产生对丑陋的排斥,以及对道德谴责性行为的否定。但是也不排除另一种情况,就像这个纪录片的发起人,也是皮萨罗这次的来访者所说,他虽然会感到恶心,但是他不会轻易去评判他人,那么,面对莫言的长篇小说所引起的“作呕反应”,我们该如何是好?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