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传》 重新理解萧红

2017-11-12 09:39 来源:北京晨报 
2017-11-12 09:39:16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日)平石淑子

  自离家出走之后,萧红短暂的一生都是与“保护者”一同度过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表兄陆振舜、未婚夫王恩甲、萧军、端木蕻良都曾经是她的“保护者”。

  萧军和端木也都理解萧红想在精神上追求独立。但是萧红过于性急,想要走在时代前端。她知道在那个时代,女性想要一个人走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才主动选择合适的“保护者”。但是萧红所希求的“保护者”和他们想象中(或者是他们认为萧红要向自己寻求)的“保护”并不相同。

  或许这种说法对萧红而言有些残酷,她实际上想让他们为自己走上独立的道路遮风挡雨,或者说作掩护。然而现实中他们都将萧红视为弱者,对她像对待孩子一般,萧红必须忍受自己的这一地位。萧红应该更早意识到男性“保护者”们带给她的历史的和社会的枷锁,然后再决定是否与他们一道走下去。

  许广平这样写道:也许,她喜欢像鱼一样自由自在的吧,新的思潮浸透了一个寻求解放旧礼教的女孩子的脑海,开始向人生突击,把旧有的束缚解脱了,一切显现出一个人性的自由,因此惹起后母的歧视,原不足怪的。

  关于萧红的苦难和不幸,人们认为,她身边的男性,尤其是萧军负有很大责任。因此,尽管萧军对促使萧红走上作家道路贡献很大,但是在影响关系方面人们一味强调他的负面影响。这与萧军强烈的个性有很大关系,通过将粗暴的萧军与病弱的萧红进行对比,善意的读者们更加同情萧红的悲剧。女权主义者也将此作为前提,进一步充实了自己的理论。然而,这依然没有超出传统女性观的范围,传统女性观认为,女性作为男性的附属物,唯有脆弱和可怜才是美的。

  唯其如此,尽管笔者在本书中高度评价女权主义的观点,却慎重使用该观点,笔者试图依据众多资料和作品,尽可能客观地评价萧红作为一个作家的行为。但是,笔者想在此重申,这绝非轻视萧红和迄今为止女性们所经历的苦难的历史和残酷的斗争,反而正因为重视才如此,笔者自己也希望能够将先辈们开辟的道路开拓得更宽更远。女权主义的确在文学研究领域打开了一个新视野。但是,由于它担负着肯定女性气质和恢复女性权利这一历史和社会的巨大使命,因此往往采取一种偏袒女性,对女性宽容、对男性稍显苛刻的观点。然而,如今,女权主义的观点已经在社会上得到了一定的认可,我们应当让它在既有成果的基础上迈向一个更高的台阶。这时,问题恐怕就会转向“个体”的状态。而且,这就是萧红最终追求的主题。(平石淑子)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