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究竟何时来

2017-11-12 09:40 来源:北京晨报 
2017-11-12 09:40:34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陈辉

  菲利普·迪克成长于西方科技文明创造出的崭新辉煌的时代。彼时,人类进入了太空,登上了月球,成功制造出首台工业用机器人……科技的蓬勃发展也催生出主流科幻小说对人类创造力的无比自信,克拉克、阿西莫夫和海因莱因撑起了西方科幻的黄金时代。可是,迪克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主人公迷惘于亦真亦假的世界上,挣扎于文明的陷落中,充满了对生命的依恋和对人性的追求。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译林出版社出版)是菲利普·迪克最负盛名的作品,小说描述了从一天早晨到第二天早晨的20多个小时,主人公里克·德卡德为了赏金追杀几个仿生人的过程,历经无数变故,狗血共桃花一色,阴谋与暴力齐飞。

  核战后,放射尘让地球上的动物濒临灭绝,地球已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为了鼓励残存的人口移民,政府承诺,只要移民到外星球,就为每人自动配备一个仿生人帮助其生活。仿生人不满足于被人类奴役的现状,想方设法逃回地球。

  小说主人公里克·德卡德是一名专门追捕逃亡仿生人的赏金猎人。在一次追捕行动中,里克遭遇了新型仿生人前所未有的挑战。九死之后,能否一生?在与仿生人的接触和较量中,里克发现自己对仿生人的看法和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这种改变究竟是福还是祸?

  当仿生人在外表和心智上无限逼近人类,甚至表面上已经超越人类时,人究竟何以为人?

  未来世界不是洪水猛兽

  在过去的50年里,人类在身体和生活方面都获得了极大的提高,但危机也悄然而至。19世纪60年代,我们梦想着会飞的汽车和住在月亮上的酒店里,而今天我们只关注于更新状态和观看在线视频。

  在《智能化社会:未来人们如何生活、相爱和思考》(中信出版社出版)理查德·沃特森邀请我们深入思考今天的世界并充分想象未来的世界。数字化与新技术正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每个领域,但本书的目的不是精确地预测未来,而是对我们现在生活方式的批判和对未来生活方式的担忧。在教育、科学、文化、经济、生活、工作、家庭等方面探讨我们是谁,我们将去向何方,我们如何适应数字化与新技术而不会放弃与他人的情感互动,从而继续保持人类的核心地位。即我们如何在未来与数字化和谐共处,并仍能够生活、相爱和思考。

  所有形式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都应该存在于道德框架内,这个框架规定了人和机器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未来是由我们做出的选择决定的,而这些选择应该去接受挑战和改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技术,而是人类自身。我们应该做的就是不要担心未来会发生什么,而是更专注于那个时候的我们如何不会迷失自我。

  学习才能把握明天

  20世纪60年代,世界银行建议韩国发展该国当时很具比较优势的农业。但韩国政府没有遵从这个建议,而是大力发展造船、汽车、电子工业。韩国当时的做法是,先封闭市场,通过自己的市场,累积自己的技术;在获得一定的技术累积之后,再转向出口,进一步抢占国际市场。韩国汽车业的关税税率在1985年还高达50%。这是看似放弃效率,但获得了学习效应的典型例子。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新书《增长的方法》(中信出版社出版)中提出的核心观点是:在21世纪人类迈向知识经济的过程中,一个“学习型社会”,即一个基于由学习得来的技术进步,而非强调资源累积的社会发展模式,对于持续的发展和增长尤为重要。

  正如198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洛所说,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主要来自科技的进步和学习,这在人类社会进入知识经济之后体现得越发明显。内生性学习和知识生产带来创造发明,推动科技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劳动产品的丰富导致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社会进步更多地体现在对科技的学习和经济发展的追赶,也就是涉及外部性学习。对于全体人类社会,知识的生产和外溢扩散才能推动人类社会发展。这就要求通过各种制度设计,创建有利于知识生产和传播的学习型社会。

  如何适应新经济

  《新经济的逻辑:个人企业和国家如何应对未来》(保罗·梅森著,中信出版社出版)揭示了导致当前经济运行轨迹、市场定位、市场空间和工厂组织形式等领域出现的新变化的原因。

  作者认为,从表面上看这些变化主要由信息技术革命引发的,但深层次上的驱动因素是资本。资本追逐利润,而利润来自劳动。因此不断累积的资本必定导致资本利润率不断降低。资本主义体系为了遏制利润率不断降低的趋势,穷尽了包括信息技术革命、组织创新等各种办法,但仍然逃不脱经济周期轮动的束缚。

  虽然信息技术革命有助于提升利润率,但是它同时造成大量产品的价值呈现趋于零的态势,反而会最终摧毁当前基于市场、工资和私有制的资本主义体系。这种新的情境可能完全重塑人们关于工作、生产和价值等熟知的概念。理解这些新变化,将帮助读者理解发达国家的某些知名企业是如何适应新经济,作出适应性变化,提高组织效率,有序构建竞争优势。

  鸡为何成了赢家

  如果猫和狗从世界上消失,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鸡一旦消失,就会影响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转。鸡是最早被豢养的家禽,从医药发展、文学、美学到文化宗教研究都能看见其踪迹。鸡也是人类最大的蛋白质来源,在养鸡场里它们是最工程化的动物,源源不断地为人类提供肉和蛋。

  非洲的巫师、中国哲学家和中东的神秘主义者都曾经称赞过鸡,它还是信使神,是复活的象征,是邪恶的缩影,是万灵药……达尔文和巴斯德都曾利用鸡为现代科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鸡之于人,可不只是肉食而已。

  《鸡征服世界》(安德鲁·劳勒著,中信出版社出版)通过对鸡的历史深入讨论,展示出人类社会变动的基本规律,所以说:“跟着鸡的步伐,就能走遍全世界。”(陈辉)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