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处处是羌塘

2017-11-13 09:58 来源:海南日报 
2017-11-13 09:58:31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麦青

  “有些人三十岁已经死了,等到八十岁才埋。”这可能是被称为“中国首部极地冒险电影”的《七十七天》里最走心的话。穿越“羌塘”可能让您找回迷失的自我。虽然,遥远的羌塘、地处高原无人区的羌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已。但心向往之,人生处处是羌塘。

人生处处是羌塘

《七十七天》宣传海报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观赏影片《七十七天》,首先会有惊艳的感受,这是一种美到极致的表达,你只能惊叹: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通过文学艺术手段来展现西藏之美,历来不乏精品力作。自从影像进入大众生活以来,通过影像手段来表达、展现西藏风情成为影视工作者的重要内容。例如新中国第一部西藏题材电影《农奴》,全面展示了独特的西藏风情,获得了大众认可。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盗马贼》《红河谷》《西藏往事》《益西卓玛》《可可西里》《冈拉梅朵》《塔洛》《绝命海拔》《喜马拉雅天梯》《冈仁波齐》等西藏题材电影,从不同角度向大众展现了神秘的藏地风情。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电视纪录片创作呈现井喷之势,西藏也成为不少优秀作品的表达对象,如《西藏的诱惑》《藏北人家》《八廓南街十六号》《德拉姆》《最后的马帮》《巴颜喀拉的雪》《布达拉宫》《行走西藏》等均是其中的代表作。

  对于很多人来说,去西藏来一场自由行走,体验那惊世之美的异域风情,在物质生活相对丰盈的今天,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知易行难,有关西藏的影视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大众这一心理需求。

  随着西藏题材影视作品的日渐丰盈以及赴藏旅行日渐兴起,如何唤起大众的认同自然也越来越难,而这就在某种程度上彰显了《七十七天》的价值。《七十七天》的导演兼主演赵汉唐是一个户外极限运动的爱好者,这部电影体现了他的激情与梦想:“如今的青年人,能拥有一部流传百世的影片也是一种幸福。”不同于以往的西藏题材电影,《七十七天》采用公路片的方式,以主人公亲身体验、日历计时的方式,一帧一帧地展现羌塘之美,这就使得异域风光不仅仅停留在观众的视觉欣赏上,更有身临其境的代入感。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个“羌塘”,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想像电影男主角“杨”一样来一次绝地穿越,但是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实现呢?《七十七天》的代入感,可以让大众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心灵之旅!

  “拒绝鸡汤”的鸡汤

  很显然,《七十七天》绝不仅仅是一个风光大片。风光的背后往往是人的感知与存在,否则的话,再美的风光与我等何干?辛弃疾曾经在词里写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这种充满情感的物我之间的相互打量,才使得青山获得生命力,也才能使“我”心里安宁,进而获得前行的力量。《七十七天》中的羌塘美景,是远离人类生存的无人区。如今有了人的介入,一切都变得有意义,尽管人类是何其渺小!

  在无人区与大自然进行抗争,并不仅仅是“与天斗其乐无穷”,更主要是自己和自己的战斗。这无疑使得《七十七天》具有相当的励志性。但是,我们的导演以及男女主人公都拒绝“鸡汤”。是的,这个时代我们喝的“鸡汤”实在是太多,廉价的“鸡汤”已经不会有什么疗效了。因此,《七十七天》明确地摆明姿态:拒绝“鸡汤”!

  但是,摆明拒绝“鸡汤”的姿态,未必就真的没有“鸡汤”。

  在《七十七天》中,男主角杨是因为在生活中迷失了自我,因此单枪匹马想借助一辆山地车横穿1400公里的羌塘无人区。在无人区的抗争,自然是为了找到“迷失的自我”。表面上都在拒绝“鸡汤”,其实内心深处比谁都想要“鸡汤”!因此,在男主角杨看来:“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自己的想法活着?活了半辈子,我就想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成为想成为的自己。”是的,我们可能是没有目标的青年,或者正处于“既油腻又猥琐”的中年,我们将何去何从?——“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成为想成为的自己”!

  追求浪漫、身残志坚的女主角蓝天,其实内心是非常绝望和荒凉的,一直在埋怨命运的极度不公。她本来是一个小资女文青,却因为意外失足,导致半身不遂。虽然最终成为身残志坚的典范,她内心深处对“浪漫”的追求却依然存在,对“自由”的渴望更加强烈。现实尴尬的她,一方面埋怨命运的不公,另一方面只能将这些掩饰起来,以一个双面人的形象生存下去。因此,借着轮椅下滑完成人生最后一次“飞翔”,何尝不是生命的绝望和绝唱?

  杨和蓝天命运的邂逅,使得双方获得惺惺相惜的共同感受,那就是“自由和远方”!因此,蓝天最终大吼“去他妈的命运”,并且认识到:“只要精神不垮,心有多远,身体就能走多远。”而杨在横穿羌塘无人区的时候,重重艰难让他最终决定放弃穿越羌塘,打算翻过昆仑山,回去好好地活着。可以说,在历险之后,他们对生命又有了新的体验。如此说来,《七十七天》不但是一碗心灵鸡汤,而且还可能是一碗高浓度的心灵鸡汤!这碗心灵鸡汤的要旨就是:心向往之,人生处处是羌塘!

  类纪录片的故事表达

  既然是一部“极地冒险”题材的电影,集中展示冒险的过程必然是重中之重。《七十七天》以日历计时的方式,展现了男主角在穿越羌塘过程中遭遇的各种艰难。这些艰难不光是对人的毅力耐力的极大考验,也是对人精神的深度洗礼。从这个层面上,影片是达到了这一目的的。

  从具体表达来看,以时间来结构整部影片,使得作品具有相当的纪录片特性。但是,它毕竟不是一部纪录片,我们只能称之为“类纪录片”。类纪录片的特征,固然强化了影片内在精神的真实性以及画面的唯美性,但是却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故事的表达。因为《七十七天》要走院线,要获得票房,一定需要故事。为此,导演特地采用了双线叙事的方式来表达。因此在男主角进行横穿羌塘壮举的同时,又有了女主角蓝天的故事。

  在影片中,尽管两个故事多有交集,而且男女主角在惺惺相惜的同时,双方都获得了对生命的重新解读和定位,从而完成了自己和自己的和解。但是,影片在叙事上也存在严重的断裂感。比如,本来正在展现穿越的艰难,却突然转角变成男女的情感交集;本来行走在艰难的无人区,男主角却登上三角定位架眺望远方,随之而起的却是女主角银铃般的笑声……这无疑是对穿越羌塘意义的消解,更是对情感的浅薄解读。

  在《七十七天》中,男主角横穿羌塘时遭遇一系列艰难时的惊慌失措,一点也不像是为了“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更像是一场无缘无故的人生冲动。因为真正的穿越壮举必定是建构在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基础之上,而不是一种心血来潮,剧中的所谓艰难其实都应当在真正穿越者的“意料之中”。而女主角在欣赏美景的同时,突然想借助轮椅下滑完成人生的最后一场“飞翔”,实在让人觉得莫名其妙。这种断裂感,是因为“鸡汤”的预设性目的,使得影片在类纪录片特性的基础上,强行进行了一个没有头脑的故事植入。因此,《七十七天》固然很美,美得像一个电子相册,却美得不像一个故事。

  在电影创作中,好题材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好题材依然需要好故事作为根本性的支撑。《七十七天》是个好题材,却未必是个好故事。讲“好故事”并“讲好”故事,依然是国产电影需要努力的。(麦青)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