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镕铸奇情化丑为美的杰作

2017-11-13 10:28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7-11-13 10:28:25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南郭子

  “女人爱变卦,像羽毛风中飘,不断变主意,不断变腔调。”相信许多朋友在音乐会或文艺晚会里都听过这首咏叹调,其节奏轻快活泼,吟唱者仿佛摇身一变成为情场老手,以半带幽默、半带调侃的语气,嘲讽某些世态人情,难怪一旦面世,即不胫而走。它来自威尔第歌剧杰作《弄臣》。

  这部三幕歌剧1851年首演于威尼斯,故事背景是十六世纪的意大利,曼图亚公爵俊朗孟浪,以玩弄女性为乐,不少朝臣的妻女先后受辱。主人公里戈莱托貌丑背驼,是公爵手下的弄臣,平日阿谀奉承,教唆公爵寻欢作乐,对其他朝臣的不幸无动于衷,人人恨之入骨,一位不甘心女儿受污辱的蒙特罗内伯爵更诅咒他,早晚也要像自己那样承受作为父亲的痛苦,这诅咒从此成了里戈莱托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他对爱女吉尔达最放心不下。吉尔达美丽纯洁,在偶然机缘下,被乔装成穷学生的公爵弄得神魂颠倒。朝臣们却误以为她是里戈莱托金屋藏娇的情妇,设法把她掳劫,献与公爵。里戈莱托无比悲愤,就雇佣刺客诱杀公爵,孰料人算不如天算,行刺计划最终害死吉尔达。原来她深爱公爵,甘愿替他一死,结果给里戈莱托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悲剧。

  身心扭曲,对人欢笑却暗怀怨恨的一介弄臣,堂而皇之成为剧中的核心人物,不啻是对传统歌剧的颠覆。该剧本由皮亚韦根据法国大文豪雨果的戏剧《逍遥王》改编,原著体现了雨果关于美与丑的辩证式美学思想,认为戏剧以及一般艺术都应该能够像处理“美”的题材一样处理“丑”的题材,或者像处理英雄人物一样,以某些无论肉体或道德情操都残缺不全、所作所为甚至令人反感的人物为主角。威尔第欣喜地发现,里戈莱托就是这样一个理想的题材,“这个外表丑陋、可笑,而内心却善良、热情的人物登上舞台,我觉得太棒了!”

  威尔第创作本剧同样饱含热情,制造了不少亮点足以悦耳吸睛。一开始以简短的前奏代替正式序曲,显示了悲剧性,主题就是“诅咒动机”,此后曾反复出现,每次都让里戈莱托感到不寒而栗。随着剧情发展,逐渐显露了这位小丑的复杂性,其内心充满矛盾与悲愤。里戈莱托与刺客在街头初遇,一段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旋律不无“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叹,这位弄臣忍不住唱起《我俩都一样》:“我用舌头,而他用刀枪。我教人笑破肚肠,他制造死亡!”但他作为父亲却充满慈爱,父女俩的首次二重唱,唱出了温馨的亲情,十分真挚感人。当他得悉朝臣们掳劫了爱女,就唱起《你们这些狗强盗》,初则怒不可遏,“你们不把她交还给我,我就要跟你们拼个死活”,继而领会到自己势单力薄,一变而为苦苦哀求:“她对我意味着整个世界,啊,把她还给我吧!”那变化多端的心理,刻画得很细腻。或许作为某种反衬,吉尔达显得格外纯洁和天真,她在家里见到打扮成穷学生的公爵,唱起优美的咏叹调《可爱的名字》,“我一切思想和愿望,总是跟随你飞翔,对你死也不能忘!”旋律优美流畅,以带有装饰性的花腔技巧表现芳心窃喜的情状,把怀春少女沉浸于柔情蜜意的幻想描摹得淋漓尽致。

  第三幕更是高潮迭起,舞台由一堵墙分隔开来,墙内是兼作客栈的刺客之家,墙外是毗邻河畔,里戈莱托故意带女儿躲在窗下,让她看到公爵一边唱着《女人爱变卦》,一边与妖冶的刺客之妹玛达莱娜打情骂俏,随后墙内墙外四人唱起四重唱,可视为剧中剧,也是整部歌剧的高潮,作曲家先是逐一突出每一声部,公爵与玛达莱娜继续相互调情,在另一边厢,吉尔达明言伤透了心,里戈莱托则发誓要报仇雪恨,四人各怀心事,喜、悲、愤交织,戏剧性与炫技成分均令人叹为观止,后来四声部合成一声部,仿佛预示来自各人的生命热情已汇聚为一股漩涡,将不可避免地把这些当事人卷入某种可悲的结局。至于剧终前的二重唱《在天堂里》,吉尔达恳求父亲宽恕,里戈莱托则惊叹“老家伙的诅咒已经应验!”浓烈情感的渲染达到了最高潮。难怪当年雨果看到本剧在法国的演出后也赞不绝口,认为普通戏剧难以达到如此美妙的效果。

  《弄臣》的录制版本不少,笔者推介的这个影碟是1977年11月7日的演出实况录像,由美国指挥大师、时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音乐总监詹姆斯·莱文执棒其乐团及合唱团,几位主演者也是实力名角兼多年老搭档,如今已难以复制。饰演里戈莱托的是美国土生土长的男中音康奈尔·麦克尼尔(1922-2011),他是“大都会”的长期台柱之一,嗓音浑厚、结实,论者评价甚高,认为他“在当世也许有不少对手,却无人能出其右”,演活里戈莱托更是他的绝技,在“大都会”演绎逾百场次,包括他在该院的首度亮相。女主角吉尔达的扮演者,是罗马尼亚女高音伊莱亚娜·科特鲁巴斯,她1939出生于加拉塔,25岁已在布加勒斯特国家歌剧院首度登台,随后在多个国际声乐比赛中夺冠。但最为人称道的是,1975年她在极短时间内奉命飞往米兰顶替弗蕾妮,临近幕启才赶到斯卡拉歌剧院扮演咪咪,一夜扬名天下知。她外形俏丽,气质优雅,音质清亮,表情丰富,花腔技巧高超,演绎像吉尔达般柔弱而情深的女子格外妩媚动人。有意思的是,她在现实生活中对己对人都要求严苛,曾在某次制作中与舞台导演意见不合而拂袖离场。她一到50岁就急流勇退,在伦敦宣布淡出歌剧舞台,从此专注于培养歌剧新秀,其同胞女高音、如今活跃于艺坛的安杰拉·乔治乌正是她的得意门生。至于西班牙男高音多明戈,无需笔者饶舌介绍,威尔第的歌剧更是他的拿手好戏,这回做大配角兼反派角色,饰演纵情逸乐的公爵,风流倜傥,嗓音饱满华丽,更添迷惑性和说服力,真的让人像吉尔达一样,对他“又爱又恨”,一曲《女人爱变卦》既罢,虚情假意之中隐含玩世不恭,难怪刺客之妹也为他怦然心动。

  威尔第说过:“《弄臣》是我所写的音乐中最好的一部,它的情节最富戏剧性,既紧张曲折,又有生活气息,而且非常感人。”看完本影碟,你可以肯定他并非卖花赞花香,都是实话实说,也堪称为镕铸奇情化丑为美的杰作。(南郭子)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