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不成悬案的悬案

2017-11-30 10:23 来源:文汇报 
2017-11-30 10:23:44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陈惊雷

  当“侦探波洛”成了带动电影连锁生产的符号人物,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在花哨的场面中,丢失了阿加莎笔下独一无二的人性细节。

不成悬案的悬案

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2017版剧照

  即便悬念成了公开的秘密,《东方快车谋杀案》依旧能被拿来翻拍多次,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它的显著优势在于群戏,戏里有戏,每位演员都有发挥的空间。回溯不同时期、诸个版本的影视改编,共同点是演员阵容的炫目。

  《东方快车谋杀案》最早、也是最出名的电影版本由西德尼·吕美特执导,1974年上映。阿加莎本人基本认可此版改编,除了轻微吐槽“芬尼先生 (扮演波洛的阿尔伯特·芬尼)的胡子和我书里描述的完全不同”。在这个版本中,观众可以一次性看到安东尼·博金斯、英格丽·褒曼、肖恩·康纳利、马丁·鲍尔萨姆、劳伦·白考尔和阿尔伯特·芬尼。演员遇强则强,每一位都达到了自己表演生涯的小巅峰。其中,褒曼拒绝出演俄国公主,一改她“高贵冷艳”的扮相,转而演一个瑟缩的家庭教师,她凭着短短几分钟的戏份,拿下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最新的这个版本中,亮眼的依旧是演员阵容:佩内洛普·克鲁兹、朱迪·丹奇、威廉·达福、米歇尔·菲佛,就连出场没多久便成“尸体”的角色都由强尼·戴普出演。

  2015年,日本将《东方快车谋杀案》搬到昭和时代,阵容同样豪华,网罗野村万斋、松岛菜菜子、二宫和也、玉木宏等,就连难产死去的大女儿如此微乎其微的角色都选了吉濑美智子。

  为什么这个故事在不断的翻拍中总能集结高水准的演员阵容?回到故事本身,这是一桩密闭空间谋杀案,每一个出场的角色面对着严峻的限制———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空间。这里存在着双重的“扮演”:不仅演员扮演剧中的角色,剧中人也在演,扮演他们想给侦探波洛看到的“角色”。面对这样的故事,观众与其说投身于情节,不如说在欣赏一出生动的“演员的诞生”。

不成悬案的悬案

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2017版剧照

  花哨的动作场面总是大同小异,阿加莎笔下独一无二的细节却不见了

  在1974年版的电影里,开篇回述昔日“阿姆斯特朗案件”,小女孩黛西被绑架后惨死成为事先张扬的伏笔,之后影片的展开忠于原著节奏。

  到了日本版中,为了突出松岛菜菜子的戏份,编剧三谷幸喜对剧本进行了调整:足智多谋的女教师取代心碎的母亲,策划了整出谋杀案。这就牵扯出另一个问题:如何在结构上改编早就在人们心里烂熟的“不成悬案的悬案”。

  日本版把时间线拉长,分成“第一夜”和“第二夜”的上下两部,每部时长为140分钟。第一夜照原著小说来拍,从大侦探听到可疑对话“等一切结束了之后……”开始,直到侦探提出“两个结论”收尾。第二夜才是编剧三谷幸喜真正施展个性的空间,他填补了复仇者如何运筹帷幄,将“完美复仇计划”一步一步编织起来,以及在列车上遇到大雪封路后如何临时改变计划、慌忙行刑的全过程。相比在院线上映的电影,电视电影有更充裕的时间展开,所以编剧娓娓道来,来龙去脉、爱恨情仇样样摆在眼前。有意思的是,三谷幸喜增加了细腻的心理驱动,比如“时间真残酷,我们的愤怒正在一天天变淡”,比如二宫和也扮演的秘书中途想要退出这个血腥的复仇计划,但作为主谋的松岛菜菜子利用了他在情感上的动摇:“我们需要他,就算毁掉他的一生,也要这样做。”这些台词非常日本,是编导对人性之幽暗的一种探索。

  到了最新的这个版本里,编导事实上没有什么余地对“故事”做出改变。影片增加了一段15分钟左右的“序幕”,让波洛在登上东方快车前破解一桩小案子,醉翁之意是为展现波洛追求平衡的“强迫症”,这一点之后在片中被反复强调,最后沉淀成主题的一部分:东方快车一案颠覆了波洛的价值观,他意识到并接受了这个世界终究是不平衡的。

  电影在展开过程中,压缩了原作的重头戏“证词”。在阿加莎的小说里,参与复仇的人物有12个,她用12个章节对应每个人的证词,波洛在证词中寻找漏洞和线索,基于对人性的了解来破案:“如果你用真相和说话的人对质,通常他会承认的。”在最新版的电影里,这个带有强烈暗示的细节被取消了,为了加快影片节奏,若干当事人的证词被交叉剪辑,省出来的时间置换成花哨的动作戏。

  而这恰恰是原作粉丝最不满意的:动作戏总是相似的,而阿加莎笔下独一无二的人性的细节不见了!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文学改编,电影背后的资本所在意的是“一个系列的诞生”

  和各人证词一起模糊了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信息:为什么参与复仇的总共是12人,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一个?“12”是一个有必要突出的数字细节,因为这是一个法外执法的陪审团。在小说中,阿加莎通过上校之口说出:“无论如何,陪审团是合理的制度。”波洛是这样分析的:“我想象着有12个人自己组成了一个陪审团,宣判雷切特死刑。”

  陪审团制度在日本的语境里是个“舶来品”,仅在昭和时期实施了十来年就被搁置。即便如此,在改换了水土的日本版里,三谷幸喜也同样强调了这个隐形的“陪审团”元素,上校执着于要凑足12个人行动:“如果是天意,那么第12个人一定会出现。”陪审团的成立,赋予了私刑的正当性。

  新版影片的导演编剧不可能不懂阿加莎原作的用意,但他们选择将民间执法的“合法性”抛弃,直接回答:谁来评判善恶? 案件开始于12个当事人对绑架杀人犯雷切特的判决,结束于波洛面对12名凶犯,他该如何审判他们的罪行?谁有权力定夺他人生死呢?这个问题在法理和伦理的层面都是无解的,而一部主流的娱乐电影不能僵持在这里,只能让波洛成为一个煽情的宣教者,他开始反省自己非黑即白的世界观,他亲自颠覆了他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因为这群当事人“支离破碎的人生应该得到救赎和重启的机会”。

  电影结尾意味深长地留了一笔,告诉观众波洛的旅途远没有结束,离开东方快车的他,下一站是尼罗河,这直指《尼罗河惨案》。这时,2017版《东方快车谋杀案》这部影片本身的改编质量就退居次要了,这个结尾明白地暗示“波洛”将在当下好莱坞的电影娱乐工业里,成为一个类似“007”或“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带动电影连锁生产的符号人物。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改编和以往任何一次阿加莎作品改编的本质差别也在于此。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文学改编,创作者和他们身后的电影资本所在意的不是单独的一本作品,这是“一个系列的诞生”,一个根植于经典文本的电影品牌在商业层面彻底地重启了,“波洛”这个老派的角色将成为哈里·波特和美国队长们的同类。(陈惊雷)

[责任编辑:付双祺]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