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晋杰的儿歌

2017-11-30 20:24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0:24:3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侯修圃

  朱晋杰是创作比较勤奋和多产的一位儿歌作家。他从16岁(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半个多世纪,写作和发表了近三千首儿歌。先后出版了《大海动物园》、《绘图童话儿歌150首》、《幼教儿歌300首》等26本儿歌儿童诗集。其中小牧笛、巧妞妞、堆雪人等作品被编入师范、小学和幼儿园教材。他的儿歌题材广泛,构思精巧,感情丰富,形象鲜明,音韵流畅,童趣盎然,语言生动活泼。许多儿歌就是一幅色彩鲜明的水彩画,反映了孩子们的快乐生活缩影。

  比如《风雨天》:“小花伞,手中擎,风里雨里路难行。盲人叔叔下班来,我和哥哥把路领。哥哥说:‘慢点走,叔叔走路看不清。’叔叔说:‘看得清,我有引路小星星。’”这首儿歌描写了很普通的一件事,就是弟兄两个学雷锋,做好事,给盲人叔叔领路。前四句写实,关键在最后两句,着重刻画了盲人叔叔的心理状态,两个孩子像星星一样是“我”的眼睛。诗人抒发了对孩子行为赞美的思想情感,诗中的意象,把小读者引到诗人设置的那一种艺术境界里去,颂扬了美好事物,给人以美的感受。再如,《冬爷爷的请帖》:“冬爷爷,在发请帖,一撒就是一片,一落就是一叠。咦?不见了小桥,不见了大街,却请来了——一个白雪公主,居住的童话世界。”这首儿歌用孩子的视角看自然景物,用拟人的手法,孩子的语言,把冬天活化成老爷爷,雪花比作请帖。发请帖给谁?当然是给大地。诗人用一个“咦”字,写出孩子惊奇地发现,冬爷爷营造了一个童话世界。这首儿歌有景有情,用自然、明朗的语言,把孩子的生活、思想情感写得惬意、浪漫。

  翻阅朱晋杰先生的儿歌集,类似的儿歌还很多,比如,《我们的天地》中的《海风》、《浪花》、《礁石》;《幼教儿歌300首》中的《海浪》、《浪花娃娃》、《小雪花》等,都是颇具匠心的上乘儿歌。

  诗人郭小川说:“音乐性是诗的形式的主要特征……”“诗应当是叮当作响的流水”。其实,音乐性是诗歌先天的素质,音乐性的流淌,是通过诗歌的节奏、结构和押韵来实现的。儿歌是写给儿童看的,更应具有可读可唱的特质。我们不妨看看朱晋杰先生的儿歌《露水珠》:“露水珠,滚滚圆。落在哪?荷叶盘。挂在哪?草叶尖。还有一串真好玩,打湿我的小小辫。太阳公公眯眯笑,悄悄领它飞上天。”这首儿歌,前面是三字句,后面是七字句,节奏明快,韵律整齐,语言浅显、自然、口语化,符合低幼儿童阅读的习惯。《追星孩子像阵风》:“忽悠西,忽悠东,追星孩子像阵风。一阵风,追歌星,戴上耳机随身听。一阵风,追影星,抄起扫帚练武功。一阵风,追球星,睡觉也做绿茵梦。风不停,梦不醒,上课变成瞌睡虫。”这是一首讽刺儿歌,在结构上是“三三七”的句式,节奏铿锵,韵律同样是整齐的,读起来朗朗上口。正如诗人在《小学校园快乐儿歌》前言中所说:儿歌让孩子感受来自母语和音律的魅力“如入耳,植入心”,万籁千声在稚嫩的心田种下一颗爱阅读的种子。应该说,这些儿歌都达到这种效果。纵观朱晋杰先生的儿歌,结构多数是七字句式,也有四字句、五字句;四五交叉或先三后五、先三后七。甚至还有两字句的儿歌,如《夏天来了》。不管怎么变化,但都很整齐。不仅节奏、韵律和谐,而且,形体结构对称,比例协调,具有形体美和语言建筑美。诗人特别注意声调的搭配和词语的对偶,押韵合辙,可读可唱,具有很强的音乐性。其实,许多儿歌谱上曲子就可唱。

  在创作中,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旧瓶装新酒。他常常把失去时代风采的儿歌加以改写,赋予时代的内涵,具有新意。可以说与时俱进。比如《好伙伴》、《学习小组》就属此例。朱晋杰先生儿歌创作还有很多亮点可圈可点,由于篇幅所限,不再赘述。

  朱晋杰,1942年生于天津,祖籍山东广饶。1964年在青岛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他一生和孩子打交道,在孩子的生活海洋里游泳、沐浴。孩子们的生活习惯,孩子们的音容笑貌,孩子们的喜怒哀乐,无不了如指掌,而且融入血液中,这是他儿歌创作的丰富源泉。当然,诗人也很感激生活,他说:“既当老师,又写儿歌。永远感激孩子们,赐予我一个甜蜜的事业。”(侯修圃)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