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在笔尖上的日子

2017-11-30 20:26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0:26:4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沈芮涵

  一直清晰地记得自己学写的第一个字,是握着宝贝的英雄钢笔,比照着字典,悬提着手腕,从平直的一横开始一共七画的“芮”字。

  曾经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感觉字形上坦坦荡荡的“内涵”把父母的希冀和自己的图谋表露无遗。幼时的伙伴们或许还不会写几个汉字,却早已这样揶揄我。

  那时的我是多么庆幸自己还有一个草字头供以栖身,使我可以高高地昂起头自信地争辩,也可以低下身子,把梦想埋进浅草,栽育它萌芽。

  与文字结缘,或许正始于那一个草字头。

  母亲为我的人生添加这一横两竖,让我自小便发觉了汉字的精妙,了了几笔的意蕴,零零几句的壮阔,都藏于笔画字形间。

  我小学二年级的第一篇习作《老师的眼睛》始终被母亲保留在木匣里,尔尔一百二十字的拼凑却成了她一生的珍藏。母亲永远是我人生路上最好的导师,因她的开明睿智,我的童年充满精彩,我得以尝遍我的每一个兴趣、实践我的每一次灵光乍现。我握过画笔,学过素描、书法;曾领舞表演,中国舞七级;抚摸过琴键,钢琴八级;甚至还在键盘上尝试过梦想,学过好一阵子的编程应用;还有主持、朗诵……只可惜,我都没有将它们坚持至今,曾经的兴趣爱好早已沦为闲时陶冶的三两下拨弄,只有桌角笔筒里的那支英雄始终没有断墨。

  小的时候跟母亲走过不少地方,足下的路越长,笔下的字也积累渐多。我曾用我童稚的笔触记录我印象中的美景,合成一篇篇“印象”系列的游记,乌镇的流连忘返、江南的精巧细腻、三亚的趣闻轶事,都藏在那厚厚一摞的游记里。

  这些对于远方的“印象”曾使我在写作上获得首肯,无心栽柳的投稿却频频投中,每篇十五块的稿费曾给我的童年带来极大的喜悦,我到现在都能清晰记得每次到收发室签收汇款单时的兴奋。抚摸着报纸上的铅字,我开始有更大的勇气拿起笔来记录我的所见所感所想,我开始跳脱出课堂范文的束缚,开始尝试小说的文体。

  小时候雄心壮志的长篇大多都输在了起跑线上,常常是极为用心地列出大纲写一个开头便不了了之,废墟遗址中鲜有幸存者存活。那段时间,我的好友给了我莫大的支持,每天催稿敦促使我断断续续坚持完成近三万字的连载,也写过几篇短篇。小学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在现在看来简直是无稽之谈,但就是那些如酸果般青涩的文字,为现如今的我打开了一扇窗。

  2013年春节前夕,母亲陪我到上海参赛。怀揣着充盈的激动满满,我在巨鹿路书写自己的梦想。在经历过直升失利之后,我是那么渴望再一次证明自己的实力,惊艳众人。

  这一次我悬在笔尖上,却跌了个踉跄。

  我在十五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获得了二等奖,与梦寐以求的一等奖擦肩而过。颁奖典礼上,长长的名单念完,一时间,鲜红的会场格调、沸腾的欢呼、热烈的鼓掌,仿佛都变作最讥讽的嘲笑,像一把悬在我心口的利刃狠狠地剜了一刀。

  从上海回青岛的航班上我想了很多,那时的我刚过十六岁,是要开始践行梦想的年纪。在追逐的路上,我经历过很多挫败,但我终究要把这路坦然地走下去。

  2013年暑假我因获奖和投稿而被受邀参加《萌芽》笔会。与会者到上海集合,一同赶到浙江湖州。作为笔会中年龄最小的我,从与哥哥姐姐们的交流中收获良多。无论是文学、还是人生,我都有了另一番感悟。

  记得一位老师在笔会中谈到“每篇小说都有它命定的时刻”。人生也无非是一部长篇,也有它命定的时刻,仿佛冥冥之中我早已在细细斟酌中选好了方向,纵然受挫过,一样可以勇往直前。

  写作给我带来的不止是写作本身的进步,它更是火与水的淬炼,许我更大的梦想,教我在不平坦中走出平坦来。

  刚刚过去的2013年,对我的文学之路而言至关重要,一月的上海开启了我的“新概念”之梦,七月的浙江、北京给了我更好的锻炼。至于十五届的二等奖,现在回想起来,又自觉庆幸,如果当初的我真获了一等奖,或许我反而会懈怠,会放缓自己追寻文学梦的脚步。正是二等奖让我认识到自己的差距,在这一年忙碌的高中生活里坚持写作,以求用笔尖的舞蹈证明自己的实力。

  ,难免让我惴惴不安。曾在无数关隘前徘徊过,在追逐的路上遭遇许多不如意,一转身一回眸就难免跌跤。

  因为热爱,在文字中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我心灵的小憩,遇见文学大概是我今生最妙的事;因为路朝向前方,我会坚定地走下去。(沈芮涵)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