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布拉格

2017-11-30 20:43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0:43:48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年世墨

  说起捷克,不少人会想到布拉格之春、波西米亚、卡夫卡和米兰-昆德拉……人们正是从这些文化符号中构建起对捷克的最初想象。然而,这类宏大叙事最易遮蔽历史的细节,从而形成对捷克雷同、刻板的印象。

  韩晗的《布拉格之夜》却反其道而行之。他徜徉在捷克的大街小巷,如穿行于历史的迷宫,从一条河流、一条街道、一座石桥……去近距离感受这个神奇的国度,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作“心灵上的沟通”,一如他在台北、香港所做的那样。正因如此,他笔下的捷克更细致、更人性,更有血有肉。

  中国是一个盛产游记的国度,有着源远流长的游记写作传统。文人雅士或沉醉于山川风物,如《徐霞客游记》;或关注于历史文化。被王德威盛赞的《布拉格之夜》无疑是后者。韩晗并非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泛泛而游,而是“身游”与“神游”的完美结合。正如他自己所说:“带着问题远行,带着答案回家,是我一直以来的旅行法则”。那些在常人眼中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的街道、雕像、建筑……正是触发韩晗思考灵感的“机关”、导向最终答案的路标。

  从小店里的一幅草图联想到捷克人对待德国和苏联的不同态度,进而发现背后所隐藏的文化因素(《斯美塔那的伏尔塔瓦河》);置身阴森的地牢,思考捷克人的民族性格(〈邂逅卡夫卡〉);从一座阳台出发,追寻捷克人争取民主和自由的足迹《广场上的阳台》……有时,触发思考的实体与思考的问题之间,跨度如此之大,以致常人想象不出它们之间的联系,但韩晗总能以不凡的学识、敏锐的洞察力,剥开事物表面的层层包裹,直抵问题的本质和核心。

  如果说思考需要理性,反思则需要勇气,特别当这种反思由捷克这样一个“小国”引发。在《布拉格之夜》中,韩晗的反思无处不在。大到中国的科技为何落后,小到中国人的消费观念、教育理念、规则意识……涉及社会、文化、教育等诸方面,包罗万象。韩晗似乎是以捷克为师,找寻诊治“中国病”的“灵丹妙药”。在反思过程中,韩晗贡献了许多独特的思想,比如“人类历史循环往复,总是一边兜圈,一边进化”(《一座空城》)。这与“螺旋式上升”的进化观,似乎既有相通之处,又有所区别,显示了韩晗对人类社会的个性思考。

  将捷克和中国作一番比较,在作者眼中,两者的区别显而易见:捷克重商,中国重农……正是这些不同,才使捷克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特色,诞生了一大批人文社科巨匠(《这些路和巷子,我们曾经走过》)。

  这些差别当然客观存在,无法否认。但更为重要的是,作为有着自身发展逻辑的两个国家,中国和捷克都受过苏联根深蒂固的影响,如何保持现在的良好态势,进而推动中国文化、政治和社会走向现代性?对此,韩晗也开出了“药方”,就是要以经济为支撑,人文、科技为两翼,迅速“缩小全国范围内的地域性经济、文化、政治与观念的差异”(《这些路和巷子,我们曾经走过》)。读者诸君,可见仁见智。(年世墨)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