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睛看黄皮肤

2017-11-30 20:51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0:51:03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王学深

  戴维斯,一位有着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汉学精英,继承了大不列颠人理性而又充满逻辑的思维模式。他用流畅、通俗的语言描述了黄皮肤的中国人所处社会的方方面面。作者采用大量史料和图片,把古老的东方呈现在读者眼前,其中既蕴含英国人保守而不屈的骄傲之情,也有着对清代中国的中肯评价。阅读本书后,读者会对清代中国有更为深刻的认知,对清代社会的兴衰有更加深刻的思考,而对时代特点的感受不会仅仅停留在男人的长辫。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伴随着美国“新清史”潮流的影响,学界越来越关注西方人关于清史的著述,尤其是那些曾经身处清朝的西方人的著作,但这些著作或着重记述使团活动和地方风俗,或着重以游记形式随笔记录耳闻目见,时间与事件跨度有限。而戴维斯这本《崩溃前的大清帝国》,源自作者在中国20年的生活观察和研究,详实介绍了西方同中国交流史,并着重以时间为线,叙述英国同清朝的交流过程。此外,他还着眼中国的地理特征和历史纲要、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司法体系、社会风俗和京师生活等方面,给当时的西方读者提供了全方位了解中国、了解清朝的绝佳读物,也为当今读者展示了崩溃前大清帝国的社会万象,补充了对这段历史的记录。

  戴维斯在书中既概括又全面地论述了中西交流史的推进,并大致归为三类。第一类即早期西方旅行家,囊括了早期罗马与中国的交通及班超出使西域的尝试,虽然马可·波罗在元朝的供职的真实性尚有待考证,但作者机警的将这一问题带过,下笔侧重于波罗所处元代背景下,阿拉伯人和宗教在中西交流史上的地位。作者不仅引用了勒诺所翻译的阿拉伯旅行家的日记,同时强调了在元朝时期伊斯兰教在中国所得到认同的状况,这将中西交流引入第二层面——西方基督教在中国的演进。它呈现出的由衰弱至兴盛再到衰弱的过程,时限跨越了明末至清代中期,其代表人物为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最后一点,戴维斯强调了早期的欧洲殖民帝国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及他们同中国所发生的贸易与战争,这也可视为中西近代交流历程中的一直存在的两个方面。但戴氏站在西方贸易者的立场上,其观点存在偏颇之处。

  戴维斯的书中准确地描述了中国清代时期的地理风貌,突出了长江、黄河、长城和大运河在中国历史中的作用,简要勾勒了中国各地省份的特点,当然与中国人的地理常识和与之后的专著《十八省府》相比,失之详实。但从书中的叙述仍有两点引发了人们的注意与思考:其一,环境史方面,戴维斯勾画了清代有益健康的气候、良好运行的大运河及内陆湖泊,以及生态状况令人愉快的鄱阳湖,这一点引发了我们对当代环境状况的反思与忧虑。其二,戴氏正确且准确地描述了清朝边疆的组成,将新疆、西藏和台湾视为清朝无可辩驳的组成部分,也代表了近代英国人对中国疆域的看法,并且正确论述了与朝鲜等属国的关系。不过仍要指出,戴氏在一些史实上的偏差,如他认为蒙古最西部的和硕特部在1696年向康熙发动了战争,实际上发动这场战争的是位于漠西蒙古最北端的准噶尔部,而发动时间是康熙二十九年,即公元1690年。

  书中戴氏对于中国历史的描述框架清晰而简约,通俗易懂,对于中国史入门的读者来说是十分不错的文本。但戴氏总是在历史事件的时限方面犯错误,如将西晋的创立定为公元260年(实为265年),将唐代的灭亡定为公元897年(实为907年),又将宋代开国定为公元950年(实为960年),灭亡时间定为1281年(实为1279年),类似讹误尚有很多,而这些是历史学和历史学者所应坚持的最为基本的原则,也体现出了戴维斯是在以了解中国过去的港督或英国公使身份写就本书,而非严谨的历史学家。有意思的是,戴维斯的最后一个标题定为“气数将尽王朝”,并认为“只要有一位大胆的汉族冒险家揭竿而起,就可能成功的推翻他们的统治”成功地预言了其后近80年后的历史。

  戴维斯以客观、平和的心态写作该书,虽然在中英商贸关系上持英人观点稍有偏颇,但他依旧本着真实的原则和他自身的细致观察写完该书。今日我们以读者的身份品阅该书,依旧会认为他是一位深入且全面了解中国的资深汉学家。虽然书中存在一些史实错误,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去理解戴维斯的理性文风,去感受清代中前期的社会风貌,去品鉴数百年的历史更替。因此,对于一位想了解鸦片战争前中国历史的读者,本书确为了解清代社会的一部佳作。(王学深)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