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绵延不绝的回忆

2017-11-30 20:51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0:51:50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刘 畅

  第一次接触余华时,惊讶于他的作品中充斥的血腥与暴力,直到读了《许三观卖血记》,才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苦难中的温情,不禁惊叹原来如此血性的汉子也可以写出这样温婉动人的作品!

  全书共二十九章,以主人公许三观的十二次卖血经历为线索贯穿始末,整体氛围于欢乐之中兼有淡淡的哀伤。作者把许三观和妻子许玉兰的生活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嬉笑、打骂,充当着展示公共情感的舞台。在这里,没有隐私和恶行,周围的一切都是善良的。

  许三观是作者重点塑造的人物。作为送茧工,他用卖血挣来的三十五元娶了许玉兰,并且生了三个儿子。但是他最疼爱的大儿子一乐并不是他亲生的,这让他蒙受极大的耻辱。但是,爱还是战胜了一切。得知一乐患了肝炎后,他在十天之内卖了四次血,冒着生命危险为一乐凑钱治病,最终是大团圆的结局。许三观毫无疑问是生活底层中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他碌碌无为,每天只关心吃喝拉撒,这与果戈理、契诃夫笔下的人物有相似之处,但是,许三观又是伟大的,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以一己之血供养与他毫无亲缘关系的一乐,这无疑是一种宽广的博爱情怀,或者说是有媒体评论的“人道主义”。

  全书没有辞藻绚烂的语言,没有淋漓尽致的细微描写,有的只是朴实无华的叙述。正如余华所言:“书中的人物常常自己开口说话。”作者不再是叙述上的侵略者,而是一位耐心、仔细、感同身受的聆听者。正是在这样的叙述中,我们感受到了温情的力量。就像徐志摩在《爱眉小札》中说的:“朴素是真的高贵。”余华用最朴素、最诚实的方式写出了最复杂的作品。

  小说前半段的基调是轻松欢乐的,许三观修破旧的房顶、花一个小时打捞掉在井中的木桶、许玉兰拆着精纺的手套织线衣……一切就像震云的那部小说书名——《一地鸡毛》;后半段从一乐生病后便弥漫着如雾一般化不开的忧伤。

  作品中的人物常常会说出一些平凡到让人泪流满面的话语,如一把匕首,直插到人心灵的最深处。比如一乐的亲生父亲何小勇被车撞危在旦夕,算命师傅说要亲生儿子“喊魂”才能有救,于是许三观对一乐说:“我也不要你以后报答我什么,等我老了,死了,你想起我养过你,心里难受一下,掉几颗眼泪出来,我就很高兴了……”读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父亲似乎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只是那时不懂事,还总怪父亲不够娇养我。直到那次寒假回家,看到父亲冒着零下二十度的严寒站在出站口左顾右盼等我时才幡然醒悟:父亲一直都在娇养我,从不曾向我索取过哪怕一丁点。他和许三观一样,从不要我报答他什么。

  全书到处洋溢着浓浓的父子之情、饱含了相濡以沫的伉俪情深。读罢掩卷沉思,一股暖意、两处闲思,却上心头。正如余华在自序中所说的:“它是一条道路、一条河流、一条雨后的彩虹、……”

  在微尘细雨之时,泡上一杯温热的咖啡,打开这本《许三观卖血记》,细细地读一读吧,给灵魂来一次深刻的涤荡。(刘 畅)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