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大的花押

2017-11-30 21:06 来源:文汇报 
2017-11-30 21:06:23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林志鹏

  读高居翰(James Cahill)《图说中国绘画史》,讲到宋徽宗《幽禽图》时,作者特别提到其画“都题有他那著名而难以辨识的画押”,猛然一看画中右侧石面上所题即“一大”二字(见上图右侧,《幽禽图》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类似画押见下图(选自王建博士论文《宋徽宗画作鉴藏研究》)。

  高氏学问淹通,曾师从陈世骧治中国文学,当不致不识此二字,心中颇感诧异。一时兴起,又找了几篇专论徽宗画作及其花押的文章读。较具代表性的意见如邓白、徐邦达、潘深亮等认为“相传是‘天下一人’的略笔或简称”。此说虽似有理,但“一大”二字如何作为“天下一人”之省,颇为费解。赵盼超先生《宋徽宗之押字探源》又从古人押字的变形现象,提出徽宗的御押“亓”(即本文所说“一大”)乃“之”字的符号化,又认为可能为“天下一人”之省,仍牵于旧说而无定见。

  另一说肇于元人夏文彦《图绘宝鉴》,他曾提及徽宗“画后押字用‘天水’”。近人徐书城亦主此说,惟字形差距远甚,且未说明何以赵佶画上要题“天水”二字。李永强先生后来在《赵佶书画中的花押现象及其社会渊源》解释说:“天水为宋王朝皇室之郡望”,但他回避字形分析,依旧留下关键的疑点。时贤论及赵佶画作,或称“一大”为“天”字花押,态度虽不失矜慎,但仍未探知此二字之真义。

  若从徽宗本人的学术倾向来看,“一大”二字毋须另寻它解,典出《老子》(王弼本第25章):“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近人或据傅奕本、范应元本改二“王”字为“人”,但河上公本及出土简帛古本(如郭店竹书、马王堆帛书及北大汉简本)俱作“王”。举出《老子》此章,可明“一大”乃君王之代称。

  宋徽宗崇信道教,曾下诏广求道书,设立经局,编《政和万寿道藏》,又为《道德经》作御注,故其取老子“四大”之典,以“一大”自称,颇为自然。徽宗解“域中有四大,而王处一焉”云:“自道而降,则有方体,故云域中。静而圣,动而王,能贯三才而通之人道,于是为王。故与道同体,与天地同功,而同谓之大。”“域”为有界限之“方体”,大者若天地,小者则咫尺缣素未尝不可视为方域,徽宗题“一大”,或有欲于画中豪夺造化(用《宣和画谱》语)、冥契于道之深意欤?吾友澹川先生尝戏称“徽宗为有宋一代之文化创意总监”,其画以“一大”落款,用典脱俗,不愧此誉也。(林志鹏)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