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的书房

2017-11-30 21:23 来源:青岛日报 
2017-11-30 21:23:53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王 洋

  久雨初晴,阳光就显得格外珍贵和灿烂。无意中,我走进了那个一直被称作“书房”的地方。这个与我卧室仅一墙之隔的房间,此刻却是这样陌生。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像这样静下心来走进书房。环顾四周,就像看到久别的朋友,看到一张逐渐陌生的脸却带着从未改变过的微笑。

  墙边的画架上已经落了灰尘,本来生动的原木色就显得有些灰暗。上面夹着的那张画,不知是初中还是高中的作品,一幅静物素描:一个果盘,两只苹果,其中一只还在等待着完善,我却已经记不得当初是为什么停下笔。书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一本尘封的书,几支笔,以及一摞一摞、数不胜数的各种学习资料,大多是上学时的试卷和笔记。印象里书桌旁原先还有一株非常好看的富贵竹,却不知道已经去了哪里。书房原本空着的一角在两年前被我填进了一个与书毫无关系的挂衣架,但也正是因为它,我才在这几年偶尔地进出书房,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讽刺。书房的窗子很明亮,右边的窗旁挂了一盆吊兰,在这几乎被遗忘的地方却能保持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当时买回来的只是几片小叶,现在却疯狂地生长,几乎垂到了地面上。

  书房里的主体是书架,占了整整的一面墙,分了五层,每层有左中右三格,很早以前就堆满了书,后来的新书摆不开,其中一部分就被挪到了别的房间。我仍能记得挪书时那种沉甸甸的重量,在一个不大的孩子心里,那种重量不仅仅是纸张,更是我想象中的未来。因为孩童时期身高有限,整个书架只有最底一层是属于我的,但已经足够了。打开挡尘的布帘,书架中的排列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字典、辞海、英语词典等等的工具书堆满了左边的格子,这些应该是求学时翻的最勤的部分;中间的格子里是青少版的四大名著以及一整个系列的“青少年必读外国名著”,但其中诸如《复活》等等,却不是当时的我所能读懂的;右边的格子里是悬疑、武侠等等的“闲书”,当时没有占满整个格子,被母亲占用了一半。

  现在我偶尔会记起小时候在书房里的时光,尤其是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在父母的影响下,我儿时对书非常渴求,甚至班主任曾约见家长,批评我只喜欢呆在教室看书,不参加室外活动。虽然没有读出任何“神童”的迹象,但书给我带来的欢乐依旧是难以估量的。刚刚识字开始就喜欢读书,那时候真是“不求甚解”,小小的孩子还不懂怎么用字典,看到不认识的字就跳过去继续看后面。看完一本书,脑子里的印象其实八成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剩下的两成是猜测出来的,但却读得不亦乐乎,偶尔还用稚拙的笔法画下自己想象中的场面,只可惜没有把这些“即兴之作”保留下来,不过现在也难以辨识自己儿时的思维了。后来学会了用字典,慢慢就开始喜欢跟书“较真”,每个字都要认,每个字都要懂,看一本书可能七成的时间在翻字典,现在想想觉得趣味了然,但在当时却是无法言喻的快乐。再后来略微懂得了“读书”二字的含义,便在书之中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没有什么深度,没有看破字面之后的社会和历史背景,但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思索,譬如“李逵乱杀无辜为什么也算作‘好汉’”这一类的拙稚观点我到现在还能记得一些。

  再后来,就变了。初中末尾开始课本知识需要占用更长的时间,高中之后更是面临升学的巨大压力,再加上此时网络飞速发展,年轻的自己没能抵挡住网络的诱惑,于是原本就被割得支离破碎的读书时间几乎被一扫而空。寄宿制的高中里少有读书的闲情,周末虽然在家,却总也提不起读书的念头。

  忘记了读书,忘记了我的书房,不是因为学业忙碌,不是因为远离故土,只是因为青春时的无知和懒惰。万幸的是,最近的日子里,思想上总算有些成长,有了控制自己的勇气。手头边也摞起了小小的书堆,美学、诗歌、小说,虽然有些还未通读,但书中间探出头来的书签却见证了新的阅读时光。我的书房,那间屋子虽然依旧在千里之外,但又近在咫尺,就像儿时那样陪伴在我的身旁。

  不说。(王 洋)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