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那烟火气

2017-12-01 16:35 来源:人民日报 
2017-12-01 16:35:09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赵宁宇

  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由老舍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编剧、导演梅峰。图为范伟饰演的主人公丁务源。

  范伟是一位擅长扮演小人物的演员。他在塑造每一个角色时,都能够快速、准确地确立人物基调,简洁、有效地组织行动,并使人物形象和观众建立起天然的亲近感。

  《不成问题的问题》根据老舍同名小说改编,是具有国民性批判色彩的现实主义影片,通过抗战时期大后方一个农场发生的几个不大不小的事件,嘲讽了旧时代各色人等狭隘的生存格局和人性弱点。小小农场,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范伟塑造的丁务源,本已混得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仍处心积虑,他的每一个表态和动作,都以保住农场主任位置为目的,贯穿行动是拉住每一个助手、挤走每一份威胁,至于农场的事业,反倒在其次。范伟的表演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层次丰富。他抓住了烟火气,也就抓住了大气质和小细节,令演技在一部技巧平实的影片中外化彰显,质感独特,引人思考。

  对于外来者秦妙斋,丁务源是来者不拒的。秦妙斋是个夸夸其谈的伪艺术家,意志薄弱,口若悬河,这样的人物可以给农场装点文艺门面,却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威胁。范伟在面对这个对手时,总是维持着应有的分寸。丁务源早已掂清了对方的分量,对于那些艺术品不懂也无需懂,尊重,宽容,就可以赢得口碑。范伟在此节的表演,并不使用过多设计,只保持基本态度即已很好地完成创作任务。这是演员对人物关系的精准判断。

  对于改革家尤大兴,丁务源心中是不免一惊的。尤大兴从海外归来,本领不俗,锐意改革,能够选这种人物来农场重振大业,革除丁务源当政的弊端,老板、股东眼力终究是不错的。面对这个强劲对手,范伟的表演外冷内热。外部表现小人物的在乎和气沮,内心却坚定强横得很。一切为了保位置。丁务源绕道而行,不做正面冲突,所有的借助力量都被发动起来,一点点消耗着尤的能量,直至这位心高气傲的人物赌气离开。不战而屈人之兵,挤压式打法,丁务源又一次成功了。范伟收敛得色,在此只做平淡的外部处理,使人不仅产生联想,这位看似老好人的主任,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如此走过来的,农场之争,并不只是最后一步。

  对于一直暗中作梗的李会计,范伟的表演不冷不热,任其自由行事,直到李会计甘拜下风。在此间的对手戏中,不合有更多的态度流露,盖因冷与热皆易暴露痕迹,演员对分寸的把握很好。

  对于各路女性角色对手,范伟分寸拿捏得也非常好。对于佟小姐,丁务源知晓此种罗曼蒂克的小资女性心态,就令她自己做梦去。至于伪艺术家秦妙斋和佟小姐的那点荒诞浪漫,丁务源也绝不提醒,幸灾乐祸。至于对手尤大兴的太太,范伟的表演,准确地呈现了丁务源对尤太太的复杂心态,那点怜,那点恨,甚至还有一点点变态的小欲望,但丁务源控制住了,不让这点小烟小火坏了大事。

  梅峰导演对整部影片的处理突出一个“静”字,范伟的表演,也以“静”为本,静中寓动,引而不发。范伟将人物塑造分为两个层面,外层保持某种油腻中年男人的基本状态,水平不高,智慧不足,疲于奔命,巴结逢迎,努力处于二等货色的状态,借以避祸。内层则细密地组织小市民实用主义的心理视界。人物的行动在外层与内层游动,隐约忽现,不做大开大阖的设计,只令表演细节看似不经意地自然流淌,信息量一点点叠加,渐渐地,观众在黑白影像间窥清了小人物可悲的生存技巧,随波逐流而又不甘寂寞的本质。

  范伟的电影表演技巧不断进化。他从基层走来,经历了喜剧小品的锤炼,打造了个人冷、憨、呆的基本特色定位。走上电影创作的新舞台之后,第一个阶段,他依靠小品表演积累的经验,以讨巧的姿态先声夺人,努力实现令人过目不忘的效果。在影片《天下无贼》《即日启程》等作品中,可以看到明显的小品表演痕迹,但很为观众所喜闻乐见。第二个阶段,他更多掌握了电影表演的创作规律,努力做到由外而内,沿表溯隐,控制使用快速讨巧的表演方法,转为追寻人物的内心世界,并使观众看得见看得清,在《南京!南京!》《1942》《我不是潘金莲》中,都可以看到范伟在表演上新的追求和实践。

  如今,范伟对各种电影角色的塑造都能够游刃有余,不再刻意消除小品味道和外部痕迹,不再做过多的主观追求,而是以此时此刻的行动,活在当下,自如收放;需夸张时随性夸张,需体验时全心体验,在更高的层次上,以对艺术和生活的理解,努力呈现各色人物丰富的精神世界。

  非常宝贵的是,范伟始终没有丢掉表演中的那份烟火气。这份烟火气来自于生活,服务于艺术,大雅大俗之间,总有人间烟火缭绕,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