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记《追捕》:滑铁卢魔咒之新篇章

2017-12-01 15: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01 15:53:4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独孤岛主

  吴宇森导演无疑是目前活跃在影坛资历最深的华语电影导演之一,在2017年的初冬,在同一个档期,可以看到其名作《英雄本色》的最新修复版以及最鲜出炉的《追捕》。

吴记《追捕》:滑铁卢魔咒之新篇章

吴宇森版《追捕》剧照

  前者在香港甚至华语电影史上的地位无需赘言,后者则顺应了对于中国内地观众而言的一个美丽误会及其所延续的迷影效应。作为改革开放之初第一部在内地大银幕上出现的日本电影,佐藤纯弥执导的《追捕》对一代中国人产生的影响延续至今,影片中的主题、音乐、演员对久旱逢甘露的中国观众而言无疑是具有原子弹级别冲击力的存在。近四十年后,许多久已不进电影院的前辈提起日本电影,脑海中仍然是《追捕》、高仓健、中野良子,以及“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的台词,而对于这部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其实不太重要的地位则不甚了了。

  这旷日持久的误会,被吴宇森导演化用在最新的《追捕》中,成为了最时令的IP预期。影片汇集张涵予、福山雅治、河智苑这样的泛亚洲阵容,重现当年影片的核心剧作构造,这样的编排本身有吸引力,但也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今天占据中国影院消费主体的年轻观众,并不真正了解父辈甚至祖辈当年观看《追捕》时的激动心情,当然也就不容易明白老版电影的优劣所在。但吴宇森的作者电影招牌,也许可以为这部电影加分。

  事实上,在新版《追捕》中,观众几乎看到了过往吴宇森电影中出现过的所有招牌式符号:升格镜头下的开枪动作、风衣飘动里的潇洒转身、白鸽四顾飞散、摩托奋力追逐、中枪概率远低于对手的主角、即使倒下仍然能够击毙敌人的惊人技巧。在不同场合的动作场面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个隐匿在摄影机背后的奋勇的吴宇森,以及他背后几乎已经消失殆尽的由张彻和邵氏电影脉络延续下来的苦斗精神。

  然而一部电影光有这些,在今天这个时代是远远不够的。《追捕》开场覆盖面甚广的投资方列表以及多达七人的编剧字幕,未能掩盖或者说其实已经隐然昭示了影片品质的种种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反映在编剧层面,其次延及演员的表演。开始第一场戏,张涵予饰演的杜丘(没有看错,是一个姓杜名丘的中国人)在居酒屋中与河智苑饰演的老板娘(其实是杀手第N号)陈述革命家史,谈起了几十年前看过的老电影,最后哼起了当年旧版电影中的经典旋律。这种强行插入的互文关系,未能增强银幕上下的互动,反而令影片本身的定位先行给人一种奇异的模糊感觉。影片的整体剧作线索延续了旧版的“蒙冤-逃亡-解密-归来”路线,但在细节上漏洞百出,经不起严格推敲。

  这种漏洞并不只出现在推理层面,而是在编剧的整体结构上就已经千疮百孔了,比如杜丘醒来面对女伴尸体,在提出悬念的阶段,影片既未交待他是如何睡到床上的,亦未给出任何关于真凶的线索。前者导致观众应该获得的有效信息为零,后者则直接将谜底拉到最后,当福山雅治饰演的刑警矢村意识到凶手是谁的时候,他脑海中发生的闪回变成了纯粹的个人想象。视角的前后混乱甚至矛盾,在影片中比比皆是,前一场戏的关键人物已经死亡,在后一场戏中的主角还认真就此人的品行习惯推理了半天,在叙事动机完全中断的情形下,成了一场“废戏”。影片中充满了各种从无预设、突如其来的闪回,试图令后续的叙事圆满,事实上却加重了观众对情境的怀疑及观影中由于信息不畅通所造成的负担。

  比前后逻辑混乱更可怕的,是最后杜丘混入制药公司的高潮戏码,在之前通过两三场戏与其建立紧密联系的地方族长式人物(仓田保昭饰演),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以身犯险,带着杜丘进入了拉人的卡车,最终落得被生物制药变成杀人机器的下场,这本身已经荒谬绝伦,杜丘自身作为一名“懂得医学的国际律师”,在与罪恶的制药公司的合作与分裂关系上处处交代不清,人物的动作逻辑前言不搭后语,仅仅通过连场的追逐(《记忆裂痕》式的追车、《变脸》式的追船)展现其不知从何而来的矫健身手,人物性格完全欠奉。同样的问题还发生在片中矢村、真由美、杀手、大老板等几乎每一个重要人物身上。

  漫不经心的编剧与拍得场场爆裂的追逐打斗戏码造成严重撕裂,在吴宇森的鼎盛时代便已经潜伏的问题终于在《追捕》中获得总爆发。过往的吴宇森作品,建立在几乎完全写意的情境中,故事为动作服务,生活为情怀服务,所以才会出现《辣手神探》这样集暴力美学之大成的作品。《追捕》既想要推理,又要成就孤胆英雄,还想表现双雄对峙,然而剧本到最后一场戏完全崩盘,彻底成为了上世纪港式正邪对立类型片中的“邪恶公司制造杀人机器”的批判路线,并以此展开最后的不合常理的胡乱杀戮。整个“乱炖”过程中,张涵予全程紧绷、福山雅治装腔作势、戚薇全程表现角色自身的心理分裂、樱庭奈美美则专注卖萌、国村隼完全失去了表演深不可测角色的沉浸状态而彻底成为了穷凶极恶且自以为是的恶魔化身,每一个演员面对适配的角色,没有任何可以发挥的空间。

  吴宇森的上一部作品《太平轮》,予人知音难觅的惜败痛感,而这部《追捕》,也许真的创造了华语电影导演的创作滑铁卢魔咒的新章节,正如《冲天火》之于林岭东、《全城戒备》之于陈木胜,是多个环节连锁崩盘后的导演谱系中值得警惕的作品。《追捕》中的白鸽甚至充当了阻挡角色开枪视线的功能,如同关系建立非常勉强的杜丘和矢村一样,是对互文本化用(包括创作者自身过往创造的电影文化现象)被这时代不成熟的资本运作发挥到走火入魔的表现。在这个意义上,年过古稀的导演吴宇森,仍然投入这场不太可能赢的战斗,是值得敬佩与镜鉴的。

  旧梦难寻,但未来还可以继续努力。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