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征途是冰雪和大海

2017-12-01 18:1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01 18:14:42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林微云

  南极无疑是最危险的征途,可怕的极地风暴、无尽的冰雪、难以忍受的低温以及远离人类救援等各种无法想象的危险,使得极地探险常常有去无回。最惨烈的极地冒险故事无疑是1912年英国探险家罗伯特·斯科特率队探险南极,只可惜最先到达南极点的荣誉早在一个月前已被挪威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夺得,斯科特一队人在返途时遭遇百年低温,不幸身亡。《熬:极地求生700天》中的主角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爵士曾参加过1902年斯科特率领的第一次南极冒险,那一次三人因为雪盲症、败血症等病最后未能达成夙愿。1909年,沙克尔顿自行领队探险南极点,可惜条件恶劣,队员们精疲力尽,最后只把国旗插在了南纬88度23分,但他们依然因为到达了离南极点最近的地方,回到英国后赢得无上荣誉。

他们的征途是冰雪和大海

  《熬:极地求生700天》

  (美)阿尔弗雷德·兰辛

  上海译文出版社

  因为最先到达南极点的荣誉已经被阿蒙森夺得,沙克尔顿决定带队完成首次横贯南极大陆的冒险计划。1914年8月1日“坚忍号”从伦敦出发,全体船员共28人,探险目标是徒步横穿南极大陆。然而,这次他们依然没有成功,甚至连南极大陆都没有踏上过。“坚忍号”出发不久就遇上了恶劣天气,被浮冰围困长达10个月,最后浮冰撞毁了“坚忍号”,船于1915年11月沉入海底。此时,沙克尔顿唯一的愿望就是要把全体船员一个不少地活着带回国。接下来的5个月,他们在船旁边不远的大块浮冰上扎营,可夏天到来,浮冰逐渐碎裂,他们不得不四处换大一些的浮冰扎营。1916年4月9日,浮冰彻底碎裂,3艘从“坚忍号”抢下来的小艇“凯尔德号”、“威尔斯号”和“多克尔号”被推到海上,28位船员分布在三艘小艇上。在海上经历七天七夜险象环生的漂流后,他们登上了渺无人烟的大象岛。

  他们没有坐以待毙。沙克尔顿领着五位船员乘坐最大的“凯尔德号”出发,穿越了800英里茫茫的冰冷大海,被风吹遭浪打,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登上南乔治亚岛。因为风暴无法在正确方位登陆,沙克尔顿他们不得不在补给极少、精疲力竭的情况下,徒步翻越整个南乔治亚山脉,最后抵达捕鲸站,并向捕鲸站寻求帮助,试图解救远在大象岛的其他成员。只可惜天气恶劣,冰雪风暴屡屡阻挠,无法靠近大象岛。他们屡试屡败,屡败屡试,最后终于在离开大象岛好几个月后的8月30日,在第四次尝试时,再次登上大象岛,解救了留在岛上的所有船员,最终沙克尔顿把所有船员安然无恙地带了回来。

  讲述“坚忍号”冒险故事的书籍不少,沙克尔顿自己就写过两本回忆录《南极:“坚忍号”探险回忆录》和《南极:沙克尔顿和“坚忍号”最后的南极冒险》,“坚忍号”船长沃斯利也写过两本回忆录《沙克尔顿的远航》和《“坚忍号”:极地史诗征途》。但把这个故事讲得最好的,还是美国记者阿尔弗雷德·兰辛1959年出版的《熬:极地求生700天》,这本书曾入选20世纪百本英文探险小说。不同于沙克尔顿和沃斯利私人的回忆角度,兰辛对船员们进行深度访谈,并参考他们当时的日记和之后的回忆录,试图从一个更宏观更全面的角度来讲述该故事。

  兰辛的文字克制平实,用客观中立的叙事手法娓娓道来,只叙事不煽情,但随着沙克尔顿们历经一次次绝望又看到希望、一次次挑战生理与心理极限、只坚持不放弃的历程,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依然感受到了紧凑逼迫的节奏感,产生一种难以言表的酣畅的阅读体验,仿佛自己也跟着沙克尔顿在冰雪风暴中历经了一次次生死危机,又一次次绝处逢生。直到最后,看到全体船员安然获救,以及“坚忍号”和船员们在冰雪中的照片时,早已抑制不住的感动喷薄而出。沙克尔顿横穿南极的冒险虽然看起来似乎是一次失败之旅,但却把“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演绎到极致,在面临诸种绝境的探险求生历程中让人看见了希望。毕竟人的一生,总是为了要追寻生命中的些许亮光,而跋涉在漫长的旅途上。

  探寻未知的地方,征服高山大海一直都是人类的本能,明明知道前方道路千难万险,仍毅然决然地踏上未知的征程。沙克尔顿爵士和他的船员们无疑把人类的冒险精神和勇气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让我们看到了人性善良和勇敢坚忍的闪光面。(林微云)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