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曹文芳:兄妹“开荒”儿童文学

2017-12-04 09: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04 09:53:56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崔巍

  说起曹文轩,不少读者应该耳熟能详。作为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他于201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成为中国作家获此殊荣的第一人。而他的妹妹曹文芳,可能很多读者还不太熟悉。但其实,在哥哥的带领下,曹文芳也走上了文学之路,进军儿童文学领域,曾著有“水蜡烛”系列长篇小说《香蒲草》、《天空的天》、《丫丫的四季》等,最新作品“水乡童年”精品书系刚刚由北京出版集团旗下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两人在儿童文学领域上演“兄妹开荒”,成就了一段文学佳话。

曹文轩曹文芳:兄妹“开荒”儿童文学

  曹文芳来信诉说忧愁

  曹文轩回信劝写小说

  曹文芳的“水乡童年”精品书系包括《银杏树》、《石榴灯》、《紫糖河》、《肩上的童年》、《我们的父亲》、《水边的故乡》共6册,以从小浸润其中的江南水乡为背景,选取小女孩的叙述视角,表现出乡村女童真实的生活状态,既有温馨深情的童年回忆,也不乏兄妹间嬉笑玩闹的生动细节。整个书系中,曹文芳用水粉画般明丽的笔触,展现了一个个旺盛的小生命在葱茏的山水之间、在亲人们无微不至的呵护中、在沧桑人世中快乐长大的过程。

  据曹文芳讲述,她的梦想原本不在于写作。少女时代的曹文芳最喜爱跳舞,一心希望从盐城师范学校毕业后可以当个舞蹈老师。学习期间她的成绩十分优异,因此还未毕业时就被城里最好的学校预定下来,但没想到最终却莫名其妙地被分配到了一所荒僻的乡村学校。曹文芳回忆说:“那是一片碱地,紧挨着一座空军机场,每天盘旋不止的飞机轰得人头昏心慌。我被悬置着,好似被人遗忘了,寂寞而孤独。”这样的生活令曹文芳备感苦闷,就写信向当时已经是作家的哥哥曹文轩抱怨。“哥哥回信鼓励我,说可以试着写写小说,我才有了写作的想法。那时我生活很空闲,有大量的时间阅读,我就去各个图书馆借书看,看人家都是怎么写的。”

  最早曹文芳并没打算写儿童文学,曹文轩也不希望妹妹像自己一样,因为那个时代儿童文学地位不高也不受重视。然而当曹文芳最终拿起笔准备开始写作的那一刻,最先闯入她脑海的就是自己的故乡——江苏盐城的那个小乡村,她试着以童年的视角回忆故乡的人和事,不知不觉就转到了儿童文学这条路上。

  曹文芳:20多年哥哥从来没有正面表扬过

  曹文轩:可以指导写作不能帮忙推荐发表

  对于妹妹的创作,曹文轩一直以来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曹文芳说从她最开始写作的时候起,哥哥每次看过她的作品都会给她很多建议,也会指出各种问题和不足。“他从来不跟我讲小说该怎么写,只会给出一些方向上的指导。比如他跟我讲:‘你要写永恒的主题,像是亲情、爱与美,因为很多时下看似热点的话题,过了几年就不能永恒了。’我印象很深的还有,他说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写在小说中不一定就是好的,因为生活的真实和艺术创作中的真实是两回事。他还说要写独特的东西,一定要有别人没有发现的那部分才行。”此次“水乡童年”书系中的《我们的父亲》一书,也是创作全程都有曹文轩的关怀和指导,最后甚至由曹文轩亲自校对把关。

  不过另一方面,曹文轩对妹妹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曹文芳透露,从她开始写作到现在20多年了,哥哥从来没有正面表扬过她。当年曹文芳的作品从写作到发表还经历过很长的等待,他们的父亲曾提出,希望曹文轩帮忙把曹文芳的作品向几个知名的儿童文学杂志推荐一下。曹文轩那时也觉得妹妹已经写得不错了,按说推荐一两篇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就是不同意。“我还记得他说:‘我帮你发表一篇两篇文章有什么意义呢?对你真正有什么帮助吗?如果你没这个能力,吃不了这口饭,发几篇作品出来又能怎么样?’我父亲很生气,说‘这是你的妹妹,你当然要帮她’。但哥哥还是不答应,说‘就因为她是我的妹妹,所以她的作品就一定要更优秀’。”如今回想起这一切,曹文芳早已不再有什么不满,反而非常感谢哥哥的用心良苦。“正是因为这么多年他把我打压住了,让我只能拼命看书、努力写作,结果发现一个人像这样筹备了很多粮草,然后再上路的时候就变得很轻松了。”

  曹文芳:我们的作品都带着水乡的味道

  曹文轩:同样的写作资源不一样的表达

  在近日举行的“回望文学的故乡——曹文芳‘水乡童年’精品书系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不约而同地发现:曹文轩、曹文芳两人的创作中,都有江苏盐城的水乡情怀。对此,曹文芳自述道:“我和哥哥生长在水乡,所以我们的作品都带着水的清澈,带着水乡的味道。水不仅养育了我们的生命,也养育着我们的作品,是我们创作的源泉与宝库。”

  不过,在延续曹文轩创作主题及理念的同时,曹文芳也结合她作为幼儿教师的职业生涯,以女性特有的温婉和敏感,用细腻而优美的笔触将读者带进一个更为细腻、多彩、纯真的童心世界。《中华读书报》业界版主编、中国儿童文学研究院副秘书长陈香说:“曹文轩老师的作品能够让人性当中最有力量的点引发爆炸,主要写人与命运抗争当中那些或残酷或高尚的东西,读者从中可以深刻感受到人性的伟大和一种崇高的悲悯情怀。而曹文芳老师虽然也写人生之无常、生活之艰难,但风格更为平和柔顺、天真俏皮,不把主人公和读者逼至绝境,让我们更多体验到的是作家的温情与关怀。”

  就在这次研讨会上,曹文轩评价起妹妹的新作时,既有欣慰的肯定,更有语重心长的勉励,“她的文字这两年变得越来越老到了,都是因为刻苦。她生活非常简单,就是看书、写书,所以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到这个程度。大家刚才都谈到我俩的写作共用着同样的资源,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我们从小住在一个屋檐下,吃的是一锅饭,眼前所有风景都一样。不过好在她是女孩、我是男孩;我是老大,她是老幺,所以同样的资源在她和我眼中有不同的感受,有不同的解读。这就像是拿同一块猪肉,我做那道菜,她做这道菜,肉是一样的,但我们的烹调方法不一样,所以她是她的、我是我的。这一点差别大家都看到了,我也很高兴她能把她的文学事业塑造成今天这个样子。同时我还希望妹妹不要仅仅停留在我们共同生活的那一段童年岁月上,毕竟文学创作不能只使用记忆的那部分,还需要再往前走,把创作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崔巍)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