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着的司马懿,站起来了

2017-12-07 09:47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2-07 09:47:24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徐颢哲

  今年6月,《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简称《军师联盟》)凭借全新视角的三国故事和电影级的制作水准,掀起一股追剧热潮,赢得了收视和口碑双丰收。截至收官,该剧在优酷播放量超60亿次,豆瓣评分达到8.1分。今晚,该剧的下部《虎啸龙吟》将在优酷上线,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将与王洛勇演绎的诸葛亮展开正面交锋。

  《虎啸龙吟》中,吴秀波饰演老年司马懿。

  《军师联盟》展现的是司马懿从一介书生到天下名臣跌宕起伏的传奇前半生,而《虎啸龙吟》则以司马懿的后半生为线,展现群雄割据、波澜壮阔的后三国时代。用该剧导演张永新的话说,上部是司马懿“跪着”的一个状态,下部他“站起来了”。

  新鲜

  新剧开播仪式办成交响音乐会

  在音乐厅办电视剧开播发布会?您没听错。本周一,《虎啸龙吟》开播发布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交响乐团现场演奏了《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中的经典配乐;小女孩清唱剧中的洛阳民歌《十五从军征》;郭嘉的扮演者曹磊朗诵《短歌行》,时而沉吟时而怒吼,他与曹操之间的相惜之情再度跃然眼前;王洛勇则深情朗诵《出师表》,将一代谋臣的赤子忠心演绎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形式,赋予了《虎啸龙吟》磅礴的史诗气质,也与该剧的戏剧监制、主演吴秀波的经历相呼应。演出结束后,登上舞台的吴秀波明显动了感情。他回忆,30年前自己刚刚踏入社会谋生,在北京音乐厅听了第一场音乐会,当时因为已经连续20多个小时没睡觉,在《今夜无人入眠》响起时睡着了,“我觉得30年前坐在椅子上的我,和30年后站在这里参加开播仪式的我,依旧是同一个人。”

  《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加起来有86集的体量,花费333天进行前期拍摄和近10个月后期制作。从剧本筹备到拍摄,再到后期制作,吴秀波亲自把控各个环节。作为主演,他的戏有1000多场。“得以让所有剧集与观众见面,听起来仿佛很苦,但这是我一生中到现在为止度过的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在他看来,这部剧借助了历史,也借助了历史上很多有名的人,“要讲的就是人性,我们要讲清楚人性里面的爱和美,同时也要讲清人性的欲望和自私这些恶的东西。”

  看点

  44集体量交代司马懿之“站”

  在《虎啸龙吟》中,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有一幕特别有代表性的表演。他一袭红衣,持刀而立,目露凶光,大喝道:“我做了一辈子别人的手中刀,这一次,我是执刀人!”导演张永新说,《虎啸龙吟》用44集的体量,讲述了司马懿从“跪着”到“站起来”的过程。

  历史上的司马懿活了70多岁,他一生经历了曹家四代帝王:曹操、曹丕、曹叡、曹芳。《军师联盟》讲的是司马懿与曹操、曹丕的故事,《虎啸龙吟》则讲述他进入权力中枢后,与曹叡、曹芳产生的交集。熟悉三国史的张永新直言,从史料看,司马懿一生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忍,能忍必然能搏,这个“搏”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高平陵事件。张永新说:“它的缘起是什么?为什么让司马懿一步一步走到了高平陵事件?高平陵事件对司马懿价值何在?我们都会在剧中做合适的表达。”

  从剧中不同的角色,能看到司马懿“站起来”的不同侧面。剧中曹叡的扮演者刘欢有自己的理解:“曹叡可能也不清楚司马懿什么时候会站起来,可能在他感觉有萌芽的时候,就会用一系列权谋去打压他,但是曹叡应该很清楚司马懿在辅政过程中两个人应有的关系,在杀他与不杀之间犹豫。”相比于《军师联盟》中司马懿家族内部的轻松,《虎啸龙吟》显得沉重许多,张永新解释:“司马懿进入权力中枢,家庭部分就需要往后退一退,但柏灵筠、张春华等女性角色还保留了一定戏份。”

  “站起来”所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这样的思考贯穿《虎啸龙吟》始终。预告片中有一段司马懿与诸葛亮的棋局对话,各个阶段的司马懿穿插呈现,他喊出“依依东望,望的,是毕其一生的抱负;望的,是毕其一生的荣耀;是毕其一生最大的成就”,此时司马懿的欲望、野心和对实现心中抱负的渴望无限膨胀。而当垂暮之年的司马懿说出“依依东望,望的就是毕其一生,是时间,是人心”,最后的大彻大悟让人看到人性的回归。

  争议

  司马懿从“洗白”到“黑化”?

  以往在《三国演义》等文学作品中出现的司马懿形象非常负面。《军师联盟》播出时,曾引发为司马懿“洗白”的争议,而《虎啸龙吟》开播前,又出现了司马懿被“黑化”的说法。对此,张永新认为,拍这部戏不仰视也不俯视,而是平视司马懿,“观众将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司马懿从历史中缓缓走出来。若将《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连在一起看,这种观点就不存在了,用一句话形容整部剧,就是讲了1800年前在三国时代有一个叫司马懿的人打了一辈子五禽戏。”

  张永新曾用“草蛇灰线,伏笔千里”来形容自己的这部作品。的确,从《军师联盟》到《虎啸龙吟》,司马懿性格上的改变不可谓不大,但一些伏笔却一直都在,给了观众思考的空间。剧中那只叫“心猿意马”的乌龟,伴随了司马懿从青年一直到老年,更是出现在《虎啸龙吟》的开播发布会上。“剧中的这只乌龟是一个隐喻,而不是物理意义上的一个道具,希望它能够成为司马懿这个人的镜像,通过它折射出他心理的变化。”张永新说。

  事实上,凭《虎啸龙吟》剧名就可窥见这部剧的重点:“冢虎”司马懿和“卧龙”诸葛亮,两大旷世奇才惺惺相惜,却又因出于乱世而不能共容。对于两人的复杂关系,张永新说,他们俩是敌人、朋友、师生,“剧中不存在所谓的对于谁用褒、对于谁用贬,而是尽可能做到用一种平视的角度,呈现符合戏剧情境的一种真实对立。”其实,史书中并没有司马懿和诸葛亮见面的记载,但两人有书信来往,信中提到了一位他们共同的朋友。剧中也特别设置了一场司马懿和诸葛亮在松下对话的戏,来体现两人通信这一交集。(徐颢哲)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