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纲:展现鲁迅温情最得意

2017-12-08 09:09 来源:北京晨报 
2017-12-08 09:09:23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澄

  12月2日,国家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了著名作曲家叶小纲的第五交响乐《鲁迅》作品81号(2017),这也是今年国交“龙声华韵”系列最重要的一场新作品重磅展示,作品由社戏、闰土、阿Q、祥林嫂等九个乐章组成,题材新颖,结构布局别具一格,引来业界内外的高度关注,而演出结束后也收获了业界和普通观众的好评,对于选择鲁迅这个时代风云人物作为交响乐的题材,叶小纲对北京晨报记者坦言青少年时代深受鲁迅文学影响,自己甚至有过做文学家的梦想。

国家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第五交响乐《鲁迅》

  写“鲁迅”是年轻时的奢望

  北京晨报:选择鲁迅做交响乐的题材是什么原因?

  叶小纲:我年轻时代因为“文革”怕音乐家当不成,就想还可以当文学家。那个时代,因为条件限制我在上海郊区的工厂待了六年,钢琴家的梦已经破了,那时候我十六七岁,可以看到的文学作品,一个是那个时代的刊物《朝霞》,然后就是鲁迅。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去买了一套《鲁迅全集》。但那时候的《鲁迅全集》没有《两地书》,所以《两地书》我一直不熟。其他鲁迅所有的小册子我都看过,所以说我现在的文字稍微有点儿讲究,还是受惠于鲁迅,那个时候看到有好的句子好的词都要抄下来。但这些年,慢慢地他批判的那些“社会残渣”又重新泛起。

  所以,对鲁迅的感触就越来越深。写鲁迅是我年轻时代就有的一个奢望吧,但年轻时技术不成熟,思想不成熟,也不会构思,不知道往哪儿写,鲁迅文学太浩大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写一部戏,每篇文章都可以写一部戏。所以也就放下来了,一直没有敢动笔。

  北京晨报:写作的契机是什么?

  叶小纲:去年是鲁迅逝世80周年,当时浙江省文化厅、浙江交响乐团委约我写一部纪念鲁迅的交响作品,写出来后,他们没有跟国家大剧院谈成演出场地的档期,所以一拖就是一年,到了今年,9月25日鲁迅的诞辰日这一天,《鲁迅》在国家大剧院由浙江交响乐团首演。吕嘉指挥那一次演出得很不错。而这一次的音乐会理论上演出得就更好了,国交对这位德国指挥斯蒂凡·马尔祖的反应非常好,乐团所有的人都感到很舒服,演出的效果自然是非常好了。演员方面,上次女高音是王威,这一次换成了张立萍;朗诵方面,上次是濮存昕,这次换成了徐涛,各有千秋。

  第五交响乐《鲁迅》真的很拼

  北京晨报:第二版《鲁迅》跟第一版有多大的改动?

  叶小纲:9月25日首演之后评价很好,但我自己心里明白还有哪些不够满足。所以,我又仔细修改了一遍,就跟糊墙纸似的,这里抹一刀,那里抹一刀,所以到了这次国交纳入“龙声华韵”系列再次上演,等于是写了两稿,其中的《朝花夕拾》完全推翻重来,上一版完全是弦乐队,我觉得弦乐队不足以表现鲁迅在《朝花夕拾》中那种苍凉和悲情,所以改成了管弦乐队版,效果要更好一些。我把上一版连卡带掐带裁,等于是重新写了一版。至于表演,石倚洁是世界级的,上一版甚至比这一次还要好,特别感人,但他还是很过瘾,全场没有一个错音,高音飘得很,我就是专门为他那个嗓子写的,所以才写得那么刁钻,那些词,“该死、活该……”别人是唱不上去的。沈洋确实是国际级的;朱慧玲上一次就非常好,这一次还是非常好。这个第二版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今年我自己觉得自己比较厉害,先写了一部第四交响乐,《鲁迅》是第五交响乐,真的很拼了。

  北京晨报:鲁迅的作品这么多,你又是如何选择的这九个作品?

  叶小纲:鲁迅的作品很多,很难选。我的直觉还是儿时记忆最深的鲁迅,比如《闰土》、《祥林嫂》、《阿Q》,《阿Q》我唯一没有写的是那句“经典”:“吴妈,我要跟你睡觉”,那个是要笑场的,所以这段就算了吧,还是追求深刻性吧,其实他的境遇也是很恶劣的,“抓进抓出……画圈儿……”我的唱词全部是鲁迅的原文,我把鲁迅的句子摘出来,把我不要的字句裁掉,但自己不添加一个字。《两地书》那么长,我先挑出来四页,一句一句摘,而且还要适合张嘴唱,根据我对文学的理解和故事的推动,现在整个进程还是相当完整的,前面讲社会后面讲爱情,鲁迅温情的一面从来没有被人展现过,这一次被我展现出来了,这个我挺得意的!

  有朋友说,《鲁迅》的效果由繁到简,一开始很复杂,最后到了《两地书》变得很简洁很单纯,是我的门槛。最后是要简单要效果的,前面半场观众几乎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都在仔细地听,这说明是很抓人的,等到《两地书》时就要好听取胜了。

  绍兴是鲁迅的童年居所,他生活和战斗的地方是上海,民族魂还是要很疯狂的,最后弦乐的再现主题是“希望”,所以还是要辉煌的,我是学了《指环》结束的效果处理,瓦格纳的效果没法不被他诱惑,瓦格纳最后更加猛烈,我如果要这个效果的话就要再加半分钟的时间,可能会更过瘾,明年在上海还有一版,我可以再调整一下看看。第一版和第二版差别很大,包括《魂》也没有第二版这么猛烈。声乐基本没有动,但《魂》和《朝花夕拾》改动非常大,基本就是重写了,尤其是《魂》最后有些疯狂,我就是要这个劲儿。和声最复杂的就是《朝花夕拾》。

  北京晨报:作为交响乐,你的第四、第五结构都比较特殊,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叶小纲:这样的结构也应该算是交响乐的一种探索了吧!本来是没有敢叫第四、第五交响乐,都是叫交响诗。第四演完之后我觉得可以叫“第四”了,因为它的分量足够了。第五第一版的时候也是叫交响诗,要知道“第五”在交响乐历史上都是作曲家最重要的作品,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敢叫“第五”,但上次演完之后我觉得可以叫“第五”了。

  相关背景

  第五交响乐《鲁迅》是由浙江省文化厅、鲁迅文化基金会、浙江交响乐团委约作曲家叶小纲先生为纪念鲁迅逝世80周年而创作的大型交响乐。2017年12月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龙声华韵”演出计划对该作品进行进一步创作及修订,本次演出为第五交响乐《鲁迅》的修订版,该作品的最初策划为周令飞,所有立意均选自鲁迅原著,唱词编录陈钦智。

  叶小纲曾多次探访鲁迅生平的足迹,包括绍兴鲁迅故居和他生命中最后十年工作过的上海虹口,以及京、沪、绍三地的鲁迅纪念馆。写鲁迅题材的作品是叶小纲先生多年的宿愿,他青年时代就已熟读鲁迅著作,对鲁迅作品中体现的民族精神和中国魂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这也是他近年来呕心沥血的一部作品。(李澄)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