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新天新地,将塑造何种新人?

2017-12-08 09:36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08 09:36:16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周小舟

  《以赛亚之歌》和《圣经》有关。在我看来,冯象先生翻译和研究《圣经》,既是出于他的学养背景和学术兴趣,也是投射现实关怀于其中所致。用他自己的话,这一现实关怀的核心乃是“二十世纪革命受挫以来……‘新天新地’和新人伦理是否可能,何以可能”(《前言》)。冯象正是在《圣经》中读出了二十世纪革命的相通之处:“造新人,历史地看,不是社会主义革命独有的理想;在西方,可以上溯古以色列关于报应日耶和华造‘新天新地’的语言(赛65:17以下)圣者寄望于新人,乃是现代激进平等主义的一个思想源头。”(《错扮“公民”》)人为神的子民,必须拥有坚定的信仰,遵从神的诫命,从思想、信仰、行为、组织和伦理上成为全新的人,从而在神所造的“新天新地”里享受丰裕的生命。

人工智能的新天新地,将塑造何种新人?

  《以赛亚之歌》

  作者:冯象

  三联书店/活字文化

  2017年4月

  冯象先生近年来对未来时的人工智能伦理和法律问题的研究,更为直接地指向这一现实关怀:人工智能将创造何种新天新地和新的伦理关系?人工智能的新天新地将塑造何种新人?

  自人工智能战胜世界顶级围棋棋手,遂成为各方热点,引发无数话题。人工智能消灭人类属于科幻的经典题材,但更为现实的问题是人工智能将消灭现存的绝大多数职业,包括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和历史上其他技术革命不同,我们看不到新就业岗位被创造出来的可能性,因此,普遍失业将越来越成为未来社会的常态。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新天新地”。这片新天新地究竟仅仅属于极少数精英,而通过肉体消灭或剥夺生育权的方式消灭“废物阶级”,还是属于所有人,所有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潜质自由发展?

  资本主义热烈地拥抱着生产的自动化和解雇大潮,增加商品利润率的同时又摧毁了消费市场。生产自动化和失业只要达到一定的临界值,资本主义赖以存在的商品—资金循环就难以为继。这是一个渐进演化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企业倒闭但留下了生产力,越来越多的人失业并需要福利为生,都呼唤着一个大政府出面接管商品生产和分配,从而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后资本主义时代。第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个政府代表谁,会做出对谁有利的分配计划,第二个关键问题是人在后资本主义时代的新天新地中,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身体和精神状态。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未来属于极少数精英,还是所有人,第二个问题则决定了“新天新地”中的人是旧人,还是新人。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和冯象先生一样乐观。政府将不得不面对团结起来的失业者(劳动者)的压力,向着平等的分配状态迈进。团结起来的劳动者是政府的监督者。而劳动是人的本质规定之一,新天新地中的人将能够充分地享受自己乐于发展的知识和技能,“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人不会堕落,人将成为新人。

  宏观上乐观,细节上则还有许多值得深入探讨的地方。人神关系和人机关系,最终都要归结到人这个行为主体的主体间关系,即人人关系上来。伦理、宗教、政治和法律,没有一个不是要处理这一亘古未变的主题的。在一神教的人神关系中,神创造了人,神是严父,立规矩,行赏罚,人只需要像听话的孩子一样遵从神的诫命行事,在那神的新天新地里,自是“皆大欢喜,信受奉行”。神对人负责,人对神负责,人对人负责。而人工智能时代的人机关系中,人则创造了人工智能。人不得不为人机关系立法,也必须为被人机关系所“颠覆”的人人关系重新立法。改变责任观,也就改变了伦理和法律制度的基础:政府、团体和个人的责任边际在哪里?人工智能能不能取得法律上的主体资格,具备何种条件可以取得这种资格?人工智能自行学习和演算造成的社会后果,谁该来负责?新天新地塑造新人,也制造更多新问题,等着我们去实践和回答。

  在人工智能的新天新地里,对于宗教的新天新地的想象,也许还会激发人从事身体实验、思想实验和社会实验的激情来源之一。到那时,一定还会有新的思考者和实践者从宗教的、非宗教的经典中汲取智慧,“籍自家的火焰,让火炬烧!”(周小舟)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