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无癖不可与交”,《古画之美》的情怀

2017-12-08 10:16 来源:湖南日报 
2017-12-08 10:16:05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潘 琪

  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诗”,在此特指五经之一的《诗经》,但窃以为在中国传统文化范畴中,广义的“诗”不囿于那著名的三百诗篇,它可以跳出那个狭窄的框架指向一切的艺术作品——它可以是十九道纵横的手谈,可以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书法,也可以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古画。

“人无癖不可与交”,《古画之美》的情怀

  《古画之美》正是湘西作家九妹借古画来“兴观群怨”的载体。她欣赏河东君的《月堤烟柳图》、品味徐文长苦涩的《墨葡萄图》、探寻禅僧牧溪的《潇湘八景图》、揣摩苏轼的《潇湘竹石图》、憧憬张岱笔下的梅花书屋,尤爱八大山人性情的清俊、生命的奔突、夸张的丑陋、极度的寒冷。她写人赏画不是单纯地抒写情感,而是带着植物学家似的独特视角去观察、去挖掘,将文史知识与情思、历史踪迹追寻与现实问题思考,将人、历史、自然交融。

  晚明文学家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九妹嗜画如命,这是她“深情”“真气”的表现。在《古画之美》里,她谨慎地选取了十二位古画名家,依照他们的秉性、生平、画作,别出心裁地一一对应月份——这月份不是俗不可耐的数字,而是文雅别致的花名:

  一月是柳月,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柳如是,是“大抵西泠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的河东君,是“为得风骚趣,柴门迥不开”的我闻居士。这名忠贞爱国的奇女子诗、书、画无所不能,其《月堤烟柳图》更是现存第一件女性画家创作的山水画。

  二月是花月。徐渭,中国“泼墨大写意画派”创始人,与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大才子”。他的青藤书屋有一对联:“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道尽徐文长的坎坷身世,半生落拓。很早我便知道他和他的《墨葡萄图》,央视一档纪录片称其为“东方的梵高”:七年牢狱、八次乡试不第、九次自杀,自残双耳和睾丸。墨葡萄如梵高笔下的向日葵般成了他的象征,纸本上的浓、淡、枯、勾、点、抹亦爬满他人生的寂寞和凄迷。

  三月是桃月,是“花开之暮,我身所寄的京城,归来去兮”的日本南画家与谢芜村。

  四月是梅月。南宋画僧牧溪生卒年不详,他的《潇湘八景图》在南宋末年流入日本,对日本美术史产生巨大的影响。《潇湘八景图》是一幅长且大的画卷,若要欣赏必得拿在手中左右手不停卷,画面便在一米多宽的距离游走,从渔村夕照到山市晴岚,再到烟寺晚钟、潇湘夜雨、江天暮雪、平沙落雁、洞庭秋月,最后归于远浦归帆。倘使一直望着山水必定会倦怠,此时,留白给了我们喘息,它偏于画面一角,氤氲得“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空蒙清寂的韵味自在其中。

  五月是蒲月,是“寂寥抱冬心”的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金农。

  六月是荷月,是“墨点无多泪点多”的八大山人。个山的鸟如九妹所言“是那种看一眼就忘不了的怦然心动”,他的山水经常是山火后的焦灼与枯寂,花也是一副孤傲离群的表情。

  ………

  一年十二个月,经九妹的妙笔一雕琢,月月年年都有细碎的瓣儿落到案牍的古画上,萦绕着浅浅的花香。

  读罢,我念着 “人无癖不可与交”,由衷地感叹道:陶庵所言甚是!有癖之人有着明亮并不刺眼的光辉,有着无需声张的厚度,有着独立却不孤独的心灵,与之交往必是共情,必是交心。而九妹大抵便是如此吧。(潘 琪)

  注:原标题为《人无癖不可与交》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