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吃,也是谈历史

2017-12-08 13: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08 13:28:0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夏丽柠

  日本作为岛国,资源不足。民众对于“料理”的态度,除了“吃饭”以外,还上升到了“会吃的人才会爱”的国民性高度。宫崎正胜的《料理的故事:餐桌上的日本文化史》,堪称“日本食物史”指南。他认为,日本的食物都具有深刻的历史发展烙印。

谈吃,也是谈历史

  《料理的故事:餐桌上的日本文化史》

  作者: [日]宫崎正胜 译者: 许建明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7年7月

  宫崎教授毕业于东京教育大学部史学系,专业为世界史教育。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是他的《航海图的世界史:海上道路改变历史》。可作为一位历史教授,为什么要写“吃”呢?

  他在前言中写道:“文明、文化通过不断‘改组重建’来变换姿态,而以稻谷耕作为轴心的循环型日本文明和文化,则很容易忘却其‘改组重建’的功能。”所以,本书的重点是“被改变”的历史,是“从日常的角度去看世界史的一次尝试。”

  大正时代的童谣诗人金子美铃写过一首《鱼儿》:海里的鱼好可怜/稻米人来造/牧场饲养牛/塘里鲤鱼也有食/可海里的鱼儿/什么照料都没有/一点儿不淘气/却这样被我吃/鱼儿真可怜。从这首诗里可知,在当时日本人日常可以吃到鱼、米和牛肉。但女诗人怜悯游鱼的命运的同时,也有对自然海洋资源枯竭的忧心。

  可宫崎教授认为,“日本列岛的环境从世界史的角度来看也是极具个性。”虽然自然环境恶劣,但是大面积的“湿地”形成了丰富的“渔业”;地貌高低不平,使低地更易于利用水田盛产稻米;多山的地势令“狩猎”成为了日本获取肉食的主要方式。鱼类和贝类几乎成了餐桌上的常客,各种杂米饭和寿司必不可少,而日本人最钟爱的“肉食”当属“猪肉和鹿肉”。显然,诗人多虑了。

  然而,日本饮食文化历史发展变迁颇为有趣。遣唐使数次往返于列岛与大陆之间,不动声色地影响着日本的饮食文化,甚至包括器物变化。从圣德太子时代开始使用的筷子,是由中国传入日本。日本人吃的煎饼,竟然是唐僧人空海大师带给他们的。

  虽然日本绝大部分吃食都刻有中国的影子。但是他们的改良能力的确值得夸赞。宫崎先生特意称室町时代的饮食改良为“文艺复兴”。茶由我国传入日本时,只是作为提神的饮品。可他们将茶与素食相结合,形成了今日风靡世界的“茶道”。无论是“怀食料理”,还是“昆布与鲣节”,甚至连“日本酒”都是饮食“文艺复兴”的得意之作。

  在东亚三国里,日本人“西化”最厉害。海上的便利交通条件,令他们更容易受到由葡萄牙和荷兰传来的食物影响。从各种味道的香料到奇形怪状的瓜果,应有尽有。到了江户时代,日本的饮食基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独特文化。比如书中提及的明治时代便开始营业的“鹿鸣馆”;1888年时在东京上野最有名的咖啡店“可否茶馆”; 夏目漱石在《三四郎》里写到的“咖喱饭”,都是鲜明的证据。

  虽然这是一本历史书,但我相信,当我们谈食物时,谈的就是历史!(夏丽柠)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