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良志:该怎样理解中国传统文人画

2017-12-10 09:40 来源:北京晨报 
2017-12-10 09:40:27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陈辉

  朱良志  1955年生,安徽滁州人,现任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高级研究员,专注于中国古代美学、中国艺术观念和从哲学角度来研究中国艺术问题。

  文人画,又称“士大夫写意画”“士夫画”,自元代画家赵孟頫提出后,关于它的争议便一直没停息过。

  有人说文人画缺乏功力、基本功不扎实;有人说文人画过于随意,缺乏法度;有人说文人画丑墨丑形,哗众取宠……

  究竟该怎样理解文人画?如何继承千年来一代代中国文人的探索?文人画究竟能给当代人怎样的启迪?

  今年,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美国学者卜寿珊的专著《心画:中国文人画五百年》,还原了文人画的真实含义及其产生的社会环境,梳理了文人画流变的历史,以纵横开阖、明暗相照的叙述结构展开,清晰呈现了中国文人画理论的生发、演变与成熟的发展全貌。

  本书在海外学界引起广泛关注,也使中国文人画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为此,本报特请著名学者朱良志解读。

  中国的诗画传统为何在后代未能得到传承?

  有人说中国诗画传统到南宋时期是高潮期,尤其在南宋宫廷中,前面画画,后面题诗,有时是先题一首诗,然后画画,这就是诗画结合传统,中国诗画结合传统到元代以后,渐渐消歇了,诗、画不再占主流地位。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判,中国文人画没有题诗,但它的骨髓是诗。它是用诗的精神画画,如果没有诗的精神灵魂,这幅画荡然无存。

  中国诗画传统从早期外在形式上的诗画结合,到后来走入更深的层次。

  “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在西方,对变形问题的研究非常多。但从视觉变形的角度尝试把握中国艺术内在精神的路径,我觉得走不通。

  究竟怎样的画才能称为文人画?

  我在研究艺术的过程中,发现文人意识概念实际上早就溢出绘画,而影响到建筑、书法,尤其园林。

  在明代中期文人园林的兴起,以前中国园林是大制作,这时突然变得小桥流水,风格大变。栽一些杂木,曲曲的小径,一个小亭子,没有多少靡费,但“云客宅心”,能给那些高尚情操的人安顿心灵。

  像篆刻,从明代中期,刀起石落,强调瞬间那种感觉,表达人的内在体验,这叫文人印。

  还有文人的音乐,是从苏东坡、欧阳修等很多人提倡一种具有士夫气的那种音乐。和早期礼乐外在秩序的那种东西,完全不同。

  什么叫文人艺术?我觉得它具有双重性,文人意识有一种反人文性,在此基础上建立自己的人文架构。因为人文建构中包括很多秩序,掌握这些规则,你才能吃得饱,才能在社会上有地位,但真正的文人意识是要超越这种秩序的。

  我认为,文人艺术和非文人艺术的区别就是非从属性,非从属性是文人艺术中间最根本的一个特点。就是我表达我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文人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另外,文人画可以解决生命内在的冲突。

  普通人得到了就高兴,失去了就悲哀。目的性长期左右着自己的大脑,大脑是欲望奔驰的住所。这样的人怎么会安宁呢?

  宋代以后,中国艺术越来越从原来外在的大制作,讲究声色之美,过渡到随意而为。我用一个词,叫“对美的逃遁”。

  文人艺术在元代最明显,躲避审美,躲避美的东西。因为人类常常打着美的名义去纵欲:因为喜欢玉,就把玉矿变成沙砾堆;喜欢家具制作,就去残害热带雨林……人类的欲望是无边的,它在恶性繁殖。

  《二十四诗品》中说:“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你觉得很典雅,我们在唐代前,讲典雅就是典正,符合某种规则,就有某种地位。而这时的典雅,则成了一种消散的情趣,是人内在心灵的那种愉悦,是一种对物质的超越,我觉得这会给人类历史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中国文人画能走向世界吗?

  在中国近千年来的艺术史上,像苏轼、董其昌、石涛,他们是真正懂中国艺术的人。他们不仅有艺术创造,同时又有对中国艺术内在本质的创造性阐发。

  比如石涛,有人说他的画比较丑,喜欢丑墨,有人说他的丑墨是丑形的外在表现,因为他人品不好,他作为明代皇室的后代,怎么能跟清廷有交往?其实细致考察以后,就会觉得这个结论有很多问题。

  中国文化犹如长江大河向前流淌,有高亢的,有激昂的,有非常有用的浇灌庄稼的,也有潺潺的小溪,也有落花流水。我觉得文人艺术对我们这个民族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必将久长,因为它是人的心灵的那种细微的声音,面对这种细微的声音,我们已经找到了表达途径。

  我最近在看一些西方绘画史、雕塑史,西方艺术发展中,很多东西通过人体来表达。这一点从古希腊开始一直到近现代,几乎没有变化。中国一开始也是用人体,但我们从两晋开始,渐渐到唐代,我们开始摸索一条在人体之外,表达人心灵之外道德的途径。

  一开始,摸索到山水画,这是重大的发现,花鸟画也是一个重大发现,后来又有了特殊的笔墨,它以书法作为基础。伴随着外在形式的改变,艺术家们恣意地表达自己的心灵。

  中国人找到这条途径花了很多很多时间,我们不能放弃,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独自的那种歌唱。(陈辉)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