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养一方戏——剧作家曹海玲与她的作品

2017-12-12 17:45 来源:贵阳日报 
2017-12-12 17:45:28来源:贵阳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赵红薇

  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办公楼坐落在车水马龙的遵义路一隅。这是一栋很朴素的老楼,走进楼里,听不见车声人声,安静得不像身处都市。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一级编剧曹海玲告诉记者,她刚赴遵义草王坝村采访了时代楷模黄大发,正和贵州省黔剧院一起,紧锣密鼓地创作大型黔剧《天渠》。

一方水土养一方戏——剧作家曹海玲与她的作品

  就在此时,好消息传来——在刚刚闭幕的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曹海玲担任编剧的音乐剧《血丹砂》获得“最佳编剧奖”。在获奖的短暂喜悦过后,曹海玲继续投身于创作、采风之中。作为省内知名剧作家,“在路上”是她一直秉持的创作状态。

  ■人物名片

  曹海玲,1969年生于贵阳,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戏剧文学系(原贵州艺术专科学校),期间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江苏戏曲学校。现为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奖”评委,贵州省省管专家,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

  主要作品有舞剧《蝴蝶妈妈》;话剧《青春百分百》《在睡着的地方醒来》《燃烧的河》《城市的河》《男旦之死》;音乐剧《血丹砂》;地方戏曲《天渠》《腊梅迎香》《亚鲁王传奇》《草海别恋》;大型神话剧《黄果树瀑布传奇》;广播连续剧《西湖歌·湄江谣》《蒋行远和他的幸福生活》等大型舞台艺术作品近20部,小戏小品近30个。作品荣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剧目,中国校园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银奖,“金狮奖”银奖,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文化贡献奖”,全国儿童剧展演优秀剧目奖,贵州省政府文艺奖,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贵州省专业文艺奖金奖等奖项。出版著作《我写戏,我快乐——曹海玲戏剧作品集》、戏曲《亚鲁王传奇》。

  ■父亲引上戏剧创作之路

  从事戏剧创作20多年,担任《在睡着的地方醒来》《青春百分百》《城市的河》《蝴蝶妈妈》《天渠》《血丹砂》《腊梅迎香》《亚鲁王传奇》《西湖歌·湄江谣》《男旦之死》等20多部大型舞台剧,以及《走访路上》《新官宴》《摇篮曲》《在一起》等30多个小戏小品的编剧,作品荣获国家级、省部级多个奖项及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面对这样令人艳羡的成绩,曹海玲却淡淡地说,自己还需不断运练内功、补充内能。

  “每部作品完成,甚至每次获奖,短暂的兴奋之后,我习惯躲到这一切的背后,让心沉静下来。把这些当作另起一行起笔前的顿挫。”曹海玲说。

  曹海玲记不清自己戏剧创作的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与从小在学校参加文艺演出,在家里经常听戏曲老唱片,以及被父亲书房里一壁几乎顶到了天花板的书柜吸引,在数理化成绩全军覆没的惨状下,“偷书”看不无关系吧。

  曹海玲的父亲是我省著名作家曹雨煤先生,他的小说《啊,人……》,舞台剧《乌江云·巴山雨》《姊妹崖》《贞女》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受到广泛关注,是一位具有影响力的剧作家。“是父亲把我引向了戏剧创作之路,我从他那里学到的除了舞台艺术创作技巧,还有两样最重要的东西,坚持和无涯。父亲说无论戏剧创作多么艰难,都要坚持,如果你热爱它;无论取得多大成就,都要永怀学习之心,因为学海无涯。”曹海玲说。

  曹海玲大学就读贵州艺术专科学校戏剧文学系,后到上海戏剧学院、江苏戏曲学校攻读戏剧编剧专业。在上海戏剧学院就读时,曹海玲看了一部舞台剧——徐晓钟先生导演的《桑树坪纪事》,剧中村民们为争夺生存权利而发出的生命呐喊,深深震撼了她。“舞台是一个多么奇妙的地方,它能给予人生思考的可能性、动容的可能性、震撼灵魂的可能性。看完舞台剧的那个夜晚,我对自己说,我要好好写戏。”

  大学毕业后,曹海玲在省文化厅《文化广角》编辑部当了8年编辑,因为工作需要,经常下乡采访,从而接触到贵州这片土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地的风土人情。8年的编辑生涯,为她后来的戏剧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之后在省戏剧创作中心的十多年间,她创作的舞台剧作品中,贵州地方题材占了百分之九十。贵州这片沃土给了曹海玲无尽的创作源泉和营养。

  ■到生活的背后寻找真相

  《在睡着的地方醒来》是曹海玲第一部搬上舞台的作品,1998年由贵州省话剧团演出。“那是在完全自由的状态下进行的创作,反映的是现代人的一种生存状态。”曹海玲说,在这部剧里,作者没有对主人公作出道德评判,“我始终想探寻,在惯常的、我们认为合理的生活表层背后,人深藏在灵魂深处的情感真相。我只写出人性多棱镜般的复杂性,把评判和思考留给观众。”

  被评价为拥有“震慑人心、发人深思的力量”的《在睡着的地方醒来》,获得中国戏剧文学奖银奖。

  这之后,曹海玲的作品大多与“命题”相关。话剧《青春百分百》写出了贵州山里人和城里人青春的困惑、青涩和快乐,获得中国高校艺术节优秀剧目奖、贵州省政府文艺奖等多项大奖;以“西电东送”为背景的话剧《燃烧的河》,写了一群在大山深处艰难创业的水电工人,抒写血与泪的崇高,获得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在话剧《城市的河》中,她关注农民工兄弟,反映了他们进城的悲喜命运。该剧具有精巧的典型环境创造、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环环相扣的矛盾冲突,蓄满了同情和悲悯,荣膺第五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

  “说实在话,关于戏剧创作的主旋律‘命题’,一开始我还是心怀忐忑,不是因为写作的技术层面,而是担心思想认识不到位。长期以来,在我们的戏剧创作中,把那些英雄人物冠以各种‘主义’、抬得很高。然而,抬得越高,我们所感受到的艺术形象就越背离生活的真实。有位剧作家说,创作源于生活,还要‘低’于生活。所有的文学艺术都是‘人’学,越过生活的表象、越过英雄的光环,去找寻生活的真相、人物情怀的内核。”曹海玲认为,对主旋律的命题创作不必畏首畏尾,更不能脸谱化、概念化,好莱坞的经典大片几乎都是主旋律,也不乏对英雄人物事迹的抒写和宣扬,但那些生动鲜活、动人心魄的人物形象和故事依然久存于世。

  “所有生活表象的背后,都有深挖的宝藏,在等待一双发现它的眼睛。”曹海玲说。

  ■用艺术形象讲好贵州故事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水土一方戏。多年来,曹海玲立足本土挖掘贵州故事,在贵州文化的海洋中汲取营养,用一个个艺术形象讲好贵州故事。

  舞剧《蝴蝶妈妈》是在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的组织和支持下,被列为2016年贵州省重点文艺创作项目。今年1月17日,由多彩贵州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的舞剧《蝴蝶妈妈》在贵阳大剧院首演。该剧以贵州民族文化的现当代表达的艺术审美,将苗族古歌中“蝴蝶妈妈”的传世经典形象,以精湛的艺术感染力呈现给广大观众,赢得各界广泛赞誉。在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上,该剧更是好评如潮,荣获“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文化贡献奖”。

  作为《蝴蝶妈妈》的编剧,曹海玲坦承:“贵州民族文化是丰富的宝藏,贵州土地上有太多贵州故事值得去开掘。作为受这片土地滋养、土生土长的贵州剧作者,有责任努力去发现、去挖掘,期望通过更多更好的艺术形象和生动故事,让贵州文化与世界更好地对话。”

  广播连续剧《西湖歌·湄江谣》,取材于抗战峥嵘岁月浙江大学迁徙贵州湄潭办学7年的历史。曹海玲用独特的女性视角,深情讴歌乱世中秉承“求是”精神,贵州百姓在山河破碎的困境中所展现出的纯朴善良品质和深情厚意。该剧以高质量的水准、高品质的制作,斩获2017年第十四届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

  花灯剧《腊梅迎香》被列为中国文联“中国精神·中国梦”主题文艺创作立项剧目,以及贵州省委宣传部创作资助项目。该剧以带领百姓与贫困命运抗争的贵州省罗甸县麻怀村邓迎香事迹为原型创作,作品中倾注了对这位有着苦难生活经历、在困境中倔强挺立的女人的敬佩之情。“贵州深山的人民,需要这样带领百姓改变命运的领头人;一个时代,同样需要贵州人这种‘绝境中也要灿烂开花’的精神。”

  曹海玲新近创作的音乐剧《血丹砂》,在本届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广受赞扬。该剧关注贵州仡佬族的丹砂文化,以民间英雄丹砂宝王为蓝本。在曹海玲的笔下,整部音乐剧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充满诗人情怀和激昂的民族精神。

  目前,由省文化厅主抓、省黔剧院出品的大型现实题材黔剧《天渠》已被列为贵州省重点文艺剧目,将作为明年开年大戏与观众见面。曹海玲说,贵州高原这一群不怕陷入失败泥潭、不向命运低头的人民身上折射出的精神光芒,鼓舞着、打动着剧组的每个人。“贵州土地上,人们的存在无法忽略,人们的精神必须弘扬,一个民族的意志力必须传承下去。我们要做的就是塑造好每个人物,用艺术形象讲好故事、传播精神,这也是戏剧创作的终极目的。”曹海玲说。

  ★对话

  记者:在不少人看来,写戏是一件辛苦事。是怎样的动力让你坚持到了现在,你从中有什么收获?

  曹海玲:戏剧创作于我是职业、更是寄情手段,它像梦一般,能把我带到一个与现实不一样而又颇有关联的奇异空间。当梦想照进现实,还是寄情戏剧,笔下演绎悲欢,戏里度过春秋。这是我与戏剧的缘分,就像恋一个人、守一个家,大概终生要与它为伴。

  记者:在创作中,让你感到最难的是什么?

  曹海玲: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任何创作,仅留恋于写人们都看得见的生活表象是容易的;只有走进人物的内心世界最不易,但这何尝不是创作好作品的必经之途。

  记者:在你的剧作中,很注重人物内心特别是女性情感的挖掘与描写,感觉你也是一位内心情感丰富细腻、特别懂生活的女性。婚姻、情感之于女性的意义,你怎样看?

  曹海玲:好的婚姻应该是避风港,是温柔乡。一个女人的事业无论做得再好,家是最终的归宿。两个人,一辈子,相互进步,关爱相待。最重要的,是让爱的人对未来的生活和你一样充满憧憬和向往。

  记者:在你的生活中,事业与家庭的关系是怎样的?

  曹海玲:事业是人生的路程,家庭是生命的归乡。人生的路程也许很多很长,但生命的归乡只有一个地方,它的名字叫,家。

  记者:说说你的日常吧,创作之余还有什么爱好吗?

  曹海玲:喜欢收藏各式各样、品质不一、各种材质、算不上收藏品的小物件;喜欢看戏、看纸质书、看电影;喜欢和家人出游,每到一处,风土人文拍照百张,选出自认为最佳,装订成册,或孤芳自赏,或博家人一笑。

  记者:你最欣赏什么样的女性?

  曹海玲:有实力的自信,有宽容的胸襟,有悲悯的善良,有女人的柔情。

  记者:你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期许?

  曹海玲:注意健康,享受生活!和家人爱人双双出游,领略大好河山。在喜爱的地方小住数日,睡到自然醒,尝遍地方美食,淘一淘古玩小店,喝一杯街边淡茶和浓咖。文字嘛,想写就写,不想写拉倒,妙在无人催稿。不出游时,和要好朋友偶尔小聚,窝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今天我陪你看了你喜欢的电影,明天你得陪我看我喜欢的电影,后天就看我们都喜欢的电影……未来,便是一切欢喜,随遇而安。

  ★他们眼中的她

  省文化厅原党委书记、贵州省地方戏研究会会长罗运琪:曹海玲是我省颇具实力的剧作家,她的作品独具女性剧作家细腻感悟和视角,具有一以贯之的诗人情怀,充满艺术激情。新近读了即将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曹海玲戏曲《亚鲁王传奇》,剧本独具匠心,是非遗题材舞台艺术创作有突破的好作品。

  省戏剧创作中心编剧黄伯坚:曹海玲很“轴”,对于喜欢的创作,她可以不顾一切扎进去。曹海玲也很“恍”,作为一个地道的贵阳人,她居然经常在大十字、喷水池等中心区迷路,然后打电话来寻求我们的支援。她可以在剧本里设置结构复杂的“迷宫”,却认不清离家超过3公里的路。她可以在剧本中创造复杂的各色人物,却常常天真地把朋友开的玩笑当真。她像魔法师一样掌控着观众的情绪,却像孩子一样对周围的人际关系蒙圈。她是一个既呆荫又睿智、既可爱更可佩的良师益友。(赵红薇)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