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宁静的涩味——读陈少珊的画

2017-12-14 10:22 来源:南方日报 
2017-12-14 10:22:05来源:南方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原馆长、广东美术馆馆长 王璜生

  当下的中国画越画越难,其中花鸟画尤甚,真正能找出几位既有个人风格又有美学品位和文化体验的当代花鸟画家确实太难。近期本想组织一个题为“当代花鸟境界”的画展,结果觉得难度太大,效果也不一定佳,由是作罢。花鸟画在当代艺坛中面对的困境是,从题材内容,文化内蕴,图式意义等方面看,它更属于传统古典的范围。虽然古典的文化在当代的氛围和精神需求中自有它不可替代的意义,但是作为一种精神创造,能否站在当代的语境中对传统文化精义作出深刻的体验和理解,再传达和升华这种精神体验,这并非易事。而另一方面,将花鸟的表现归之于对自然的关照,由这种关照引申到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而引出时髦的环保主题。在这里,似乎有一种硬是从为了画花鸟而大谈自然、人本、环保的问题之嫌,也就是说,不是出于对自然与人的关系的关注与思考,借助自然中的花花鸟鸟、自然中的万物来阐述人类与之的感情,而是以传统惯用的题材和审美趣味来套上现代的光环;再有,就是花鸟画在左右为难中渐渐地走向只求形式——或笔墨或构图,或装饰或功夫的技术意义境地,精神失去了它应有的突出地位和意义。

《幽霭文禽》(水墨) 陈少珊 作

  我友陈少珊,外表斯斯文文,待人谦和细让,但却敢面对如此重大的难题进行自己苦苦的探索,并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努力的方向。这种想法和方向总括地说,就是试图解决工笔与写意、随机性与可控性、华丽整洁与朴实古拙的统一等问题。

  陈少珊,1985年毕业于广州美院并留校任教,旋继续深造,攻中国画教材教法专题,获硕士学位。在教与学的过程中,他以睿智的钻研精神,对中国花鸟画的一系列问题进行梳理分析,尤其是工笔花鸟画,他更是带着理性的钻研态度,进行创作和研究。他对敦煌壁画的色彩和古朴的感觉情有独钟,对宋代花鸟画的雍容、静雅、丰满的美学趣味也有深刻的体验,而对于现代材料以及材料使用中种种的肌理效果更有独到把握,甚至达到有效控制和使用的程度,这一系列看似互不相干的技术性问题,在陈少珊的实验中,却产生了综合的、对比的、有机整体的美学效果,并可能成为它艺术风格的重要指向。他的画,既有传统工笔画的用线、用色、渲、染、衬、托、洗等的运用,也有意笔画的冲水、撞粉、晕化、随机性等的特别效果,同时有着现代设计的装饰之风。而他的画境界在宁静中带有一些涩味,这涩味夹杂着对历史文化的怀旧意绪和寻求人生质朴趣味的返归情怀。他默默地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多项全国大展中入选或获奖。

  不过,现代花鸟画确实很难画,陈少珊的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想,按他的能力与定力,一定能将这件事做得更好。(王璜生)

[责任编辑:付双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