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南:最感谢恩师戴玉强

2017-12-14 17:47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14 17:47:2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高倩

  不久前,第十一届中国音乐金钟奖评选在广州落幕。来自天津歌剧舞剧院的王泽南在决赛中凭借歌剧选段《冰凉的小手》和《雨越下越猛》胜出,荣获美声组总分第一名,也实现了天津选手在金钟奖上的新突破。但在掌声背后,只有王泽南自己清楚这条路走得并不容易。今年已经是王泽南第四次参加金钟奖的比赛,从2011年第一次参赛的中途落选,到连续两届止步银奖,再到如今终于捧得桂冠,王泽南的金钟旅程虽然一波三折,但好在最后柳暗花明。在这座沉甸甸的奖杯之外,王泽南在国内歌剧舞台上的表现也越来越亮眼。回到北京接受采访时,王泽南直言能有现在的成绩,他最感谢的人,莫过于自己的恩师戴玉强。

  流行音乐出身的美声男高音

  翻开这位美声组头奖得主的履历,在天津音乐学院现代音乐系学了四年“流行演唱”的本科经历是有点突兀的一项。家在宁夏的王泽南,父母都是地道的西北人,热情豪爽又能歌善舞,在王泽南小时候,他们就经常请朋友们来家里聚会,每当兴致到了,大家就一起唱唱跳跳,水平可能没那么专业,但多年来,儿时快乐的气氛却始终萦绕在王泽南心头。“我家里很早就买了卡拉OK,那时候很少有人买”,王泽南回忆说,“所以我一直都喜欢流行音乐,现在也仍然喜欢。”周杰伦、张惠妹……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流行歌手,他们的歌王泽南都唱得不错。生就了一副好嗓子的王泽南从小就因为唱歌经常被老师们表扬,还是孩子的王泽南被老师们一夸,小小的胸膛很快就被骄傲和自豪填得满满的。但那时他对“声乐”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自己条件不错,也喜欢唱歌,对于“自己适合唱什么”,当时的王泽南似乎无暇去考虑。2000年,王泽南在北京一所艺校学习时,同样不甚清楚他究竟该走哪条路的家里人就“简单粗暴”地给他做了选择,报了“民族”唱法,“但我实在是不愿唱,一年以后看到天津音乐学院现代音乐系招生,我就瞒着他们自己考到天津去了。”

  进入大学后不久,老师一眼就相中了王泽南的好底子,开始带他学习美声,“我那会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还经常问老师,啥是歌剧?啥是咏叹调?”一直唱到大三,王泽南才渐渐摸着门路。本科的四年间,被隔壁美声唱法“挖了墙脚”的王泽南其实从来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自己“流行演唱”的本专业,但这并不妨碍他从流行音乐中汲取营养。“流行音乐教给我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它要求我们一定要与时俱进,要尝试各种风格。流行没有一定的标准,只要你有足够的个性,就可以独树一帜。”王泽南说,“如果让我给现在学音乐的孩子们建议,我会让他们试着学学R&B,因为这样的潮流是没办法阻挡的。”

  一个水杯“套”来了师父

  2009年,北大歌剧研究院排演歌剧《青春之歌》,王泽南作为来自天津的C组演员,在剧中饰演男一号卢嘉川,“本来是让我演男二号余永泽的,但回到家以后,领导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拿卢嘉川的谱子,他说我长着一张英雄人物卢嘉川的脸。”而那时,“卢嘉川”的A组演员正是王泽南崇敬已久的戴玉强。对于这段日后结成的师徒缘,王泽南津津乐道:“2000年我在北京学习的时候买了人生中第一张正版光碟,那张碟录的就是戴老师的一次演唱会。”

  直到现在,王泽南还有不少同学在合唱队唱合唱、扮演群众演员,相较之下,24岁就站在北京的歌剧舞台上和偶像共同饰演男一号的王泽南显得格外幸运。这样一个大“馅饼”掉在头上,王泽南在狂喜之余也有点蒙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演余永泽的,戴老师那种男一号的音量、气场得多强大啊。”其实王泽南身材高大,清秀的面容极有亲和力,再加上多年的学习和积累,完全能胜任卢嘉川这个角色。在北京排练了一段时间后,王泽南终于遇见了戴玉强。“那种心情,真是没法形容。”

  有了难得的机会,作为后辈的王泽南壮起胆子请戴玉强给自己指点一下。讲到这里,王泽南把脸一板,嗓子一沉,学起了师父当时的样子:“嗯,唱得不错,没什么大毛病,继续努力。”言语神态都模仿得惟妙惟肖。但这次一面之缘并没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一年后,他代表家乡宁夏参加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就在戴玉强这里吃了个闭门羹。“我唱的是《冰凉的小手》,当时戴老师是评委,他给我打了个全场最低分”,王泽南有点委屈,这个“最低分”也成了他心里一个坎,“不过现在自己回过头去看,对舞台的掌控、对歌曲的理解确实有很多地方处理得不够,我也理解了老师的良苦用心。”

  2010年,广受好评的《青春之歌》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在后台收拾东西时,王泽南捡到了一个水杯,问了一圈,发现这个杯子原来就是戴玉强的,王泽南赶紧收了起来,从旁边的人那里问到了戴玉强的电话。在停车场,王泽南按着自己都快跳出来的心脏,鼓起勇气按下了手机的拨通键,“戴老师回我说,行,放你那儿吧,下回我找你拿。”就这样,王泽南用一个水杯“套”来了戴玉强的联系方式,也牢牢套住了这位给予了自己无限帮助的恩师。

  一路被戴玉强“怼”过来

  2011年正月十六是王泽南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在这天,他跟随戴玉强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堂课。为了给老师留下个好印象,王泽南再次精心准备了《冰凉的小手》,结果没唱两句,就被戴玉强喊了停。“闭嘴闭嘴,你这唱的是什么语言,是意大利语吗?”戴玉强直截了当,一点面子也没给王泽南留。类似的情形,在王泽南印象中还有很多,“我一路就是被老师‘怼’过来的。”2011年和2013年两次参加金钟奖比赛之前,王泽南都探过戴玉强的口风,想打听老师到底是不是评委,结果戴玉强看他一眼,撂下一句:“你管我?好好唱你的。”连着被“怼”了两次,王泽南干脆断了这个念想,“后来我不问了,问也问不出来。”

  王泽南心里非常清楚,戴玉强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拿《冰凉的小手》来说,戴玉强不知给王泽南抠了多少细节,其中的变化和付出的心血,王泽南牢牢记在心上。演出经验丰富的戴玉强也经常给他一些实用的帮助,燕尾服该怎么穿、领带该怎么打……在老师事无巨细的帮助和指导下,王泽南演了越来越多的歌剧,仅在今年,国家大剧院推出的两部歌剧《金沙江畔》和《兰花花》中就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他所担纲的也都是剧中的男主角。对于自己一连串的比赛经历,王泽南也看得很开:“比赛最重要的是磨炼了我的意志,一轮一轮的比,真的是一种折磨,但必须承认的是,我的专业水平确实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是和在舞台上演歌剧不同的一种体验。其实这次参加金钟奖比赛,我自己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拿了两个银奖,好像很难再有什么突破了,但我还是想再试试,比赛是我前进的鞭策。”

  除了专业的指导,戴玉强在生活上也格外关爱自己的学生。2011年,王泽南决定以后多来北京发展,那时他的处境与许许多多的“北漂”一样,可谓举目无亲。这一年的中秋节,独自在家的王泽南接到了戴玉强的电话,戴玉强还“嘲笑”了一下他:“你看看你,连个吃饭的人都没有。晚上到家里来!”放下电话不久,戴玉强又打过来,“下午你早点过来,正好上节课。”

  “我不是一个特别会社交的人,都是师父带着我认识圈里的这些朋友”,王泽南说,“有一次师父跟我说了一段话,我会一直都记着。他说,一个人,尤其是男高音,一定要永远葆有宽阔的胸怀。有了成就之后,记得要帮助和你有共同梦想的人,让他们也能实现自己的愿望。”(高倩)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