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次当导演 王斑:我很幸福

2017-12-14 18:03 来源:山西晚报 
2017-12-14 18:03:04来源:山西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霈霈

  2017年岁尾寒冬,北京人艺小剧场原创作品《她弥留之际》连演25场后落幕,演出期间场场一票难求,有观众刷新了连看9场的纪录,很多人在观看中边哭边笑,这部“寒冬中暖化人心”的作品,在口口相传中持续升温,有人说这是今年最好看的小剧场喜剧。

  12月10日晚,该剧第24场演出结束后,本报记者在人艺小剧场舞台背后的化妆间里,见到了这部作品的导演、主演王斑。刚刚还在台上踩着雪橇说话油腻的“伊戈尔”,卸妆后变成另一个人:身穿印有“BOY”的潮服,言语精炼。还来不及进入采访状态,他就被粉丝——“非同一斑”全国影迷会成员团团围住,周围响起“斑哥”的亲切呼喊,一袋袋礼物在放进他手里后被叮嘱:“一定要自己享用哦”,粉丝中最远的来自宁夏。

  只剩下11日晚最后一场演出,王斑说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在台下亲自观赏自己执导的话剧”。如果用一句话作为25场演出的谢幕感言,王斑说只有4个字——“我很幸福!”

  1 一场独一无二的话剧体验

  “小剧场要有大作为”

  话剧《她弥留之际》的故事很简单,讲述了一位感到将不久于人世的母亲盼望大龄女儿能够结婚的心愿,两个不速之客成了“女婿”和“外孙女”,女儿与两个外人共同编织了一个关于“爱”的谎言。

  10日晚的演出现场,淡淡的咖啡味弥漫在小剧场四周,不少观众诧异:舞台上主演在喝咖啡,那只是表演,为什么我真的闻到了咖啡的味道?

  这当然不是幻觉,是真实发生的。话剧演员出身的王斑,有着电影导演的眼光,他希望观众不是来看一出戏,而是参与一出戏,产生沉浸式的观看体验。

  “1小时50分钟,好像只过了15分钟,完全沉浸在剧情中……”观众“善良laojia”在微博留言。而这样的沉浸体验,贯穿整场演出:“一天后”“一周后”这些时间提示,通过投影打在地上,让人产生一种时光感;一朵枯萎的玫瑰花,是今天与昨天的差别;男女主角说着各自的台词、同时围绕舞台各自奔跑,却从不相交,这是平行蒙太奇的尝试;一个巴掌为什么要“隔空”打下去?舞台上男女主角中间那段舞台距离,恰恰让这一巴掌变得“刻骨铭心”……

  这些电影中常见的表现手法,让这出话剧看起来颇有画面感和想象力。“我需要形式感的东西,有时候造型比随意更有力量。”正如王斑所言,演出中有好几场戏都有明显的造型感,比如剪影效果,无论是男主角与女主角追逐的影像,还是结尾处一家四口的美满影像,这些剪影出现时让人心头一震,而且印象深刻。

  “让小剧场有大作为”,是王斑在《她弥留之际》组建班底之前,就已经想好的方向,也是他以导演这个新身份来工作的目的。“小剧场绝不是大剧场的缩小版,它更具有与观众的互动性。同样,小剧场也无法‘藏拙’,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舞台上发生的细节,演员皱一下眉头都能被看得一清二楚。”因此,王斑相当注重细节:比如老奶奶的首饰盒里必须贴上丝绒布,尽管观众不一定能看到;戏里说喝咖啡,他就让咖啡的味道真的飘满整个剧场,把观众的嗅觉、味觉等感官感受全部调动起来。

  “舞台上发生的一切,都与导演有关。”王斑对自己打造的一切,自信满满。他相信,观众的掌声就是最好的参与。

  2 一个咬文嚼字的“麻烦”导演

  “过程是拧巴的,结果是圆满的”

  2007年,王斑拿到话剧界的最高奖“金狮奖”;2017年,王斑迈出了话剧导演的第一步。10年,一个舞台,两种身份,王斑在话剧界完成了一次转身。很多媒体用“转型”来解释他的新身份,也有观众用“厚积薄发”来感慨他在这一领域的默默坚守。王斑不认同这些说法,他说自己从未做转型的打算,厚积薄发听起来也太悲壮,他觉得“水到渠成”更合适。

  在言语表达中,王斑对于词句的筛选有非常严谨的一面,这可能源于一个话剧演员特有的职业习惯。

  “今天的演出,又有几个地方台词说错了。‘傻子’?应该是‘傻瓜’才对,这两个词能一样吗?后者有浓浓的爱意。”王斑说,别人少说一个字他都知道,所有演员的台词他都烂熟于心。

  导演需要背其他演员的台词吗?这样一个咬文嚼字的导演会让演员很有压力吧?王斑笑说,自己是完美主义者。但在记者看来,追求完美表面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导演付出的大量心血。

  在宣传手册上,编剧一栏是俄国作家普图什金娜,其实该剧大部分对话和细节有改动,导演王斑不承认“改编”,他咬文嚼字地称,“这只是一次本土化的处理。”这样的处理包括:王斑在剧中直接称呼女主角为“大妈”,还有大龄剩女说的那句引来全场哄笑的“嫁不出去的都这样”的台词……

  除了去原著中的“俄罗斯化”,最让王斑纠结的是对原剧本字数的删减,39000字的体量,明显不适合小剧场的时长。王斑最终删到19000字,砍掉一半多。这样的缩减,在任何一个编剧看来都是最痛苦的选择,而导演王斑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他会牢记每个演员的每句台词,演员表演时说错的在外人看来无伤大雅的词句,对他来说都是推敲和打磨许久之后的良苦用心。

  “随意少一些,刻意多一些,会更靠近经典。”这是王斑对一部作品的期望。

  改了这么多,剧中人物的名字为什么还是“伊戈尔”“塔尼亚”这样的俄式称谓?导演解释了其中的用意,“一是对原著的尊重,二是戏剧应该有距离感,如果这样的故事发生在我们身边,观众相信的可能有多少?我打个问号。多一份异国之情多一些美好向往。”王斑再次咬文嚼字——“只能本土化,不能本地化。”

  除了导演、演员和“没有署名的编剧”这三个身份,王斑在这出话剧中的工作还有太多“跨界”——灯光、舞美、摄像、服装、道具、化妆……几乎涵盖全部工种,“心都操偏了,经常忘记自己还是演员。”演出现场,王斑经常被工作人员提醒“该上场了”,作为演员,他说这是从业以来最轻松的一次表演。

  正是这一次次超出导演本职工作的“跨界”举动,让这部小剧场话剧的气质,变得与众不同。

  3 一部温暖作品背后的温度

  “结局只有一个”

  一部温暖的作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持续加温的热动力。

  今年10月10日,话剧《她弥留之际》正式建组,经过24天排练,11月13日该剧就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正式开演了。24天出一部话剧!导演还是“新手”!这在同行和外人眼中,简直是个奇迹!演出前,王斑也在微博留言:“实际排练100多个小时,复杂的心情,享受的过程,太神奇了!”

  作品背后的“高效”,其实是导演掌控力的一种体现。

  在导演王斑看来,小剧场,不代表新人试水,恰恰需要选用更成熟的演员。在《她弥留之际》这部话剧中,王斑选择与夏立言、龚丽君、白荟搭档,他们四人是北京人艺经典话剧《雷雨》中周萍、鲁妈、蘩漪和四凤的扮演者,而且四位演员中有三位都是国家一级演员。

  有了成熟的主创团队后,如何把这些演惯了大戏的演员拉进小剧场,是首次当导演的王斑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成熟的演员是双刃剑,可能是创作的风帆,也可能是绊脚石。我尊重演员也需要引导演员,让演员能在我挖掘的渠道里自由流淌。”导演王斑在现场最常用的两句口头禅是:“再来一遍”和“请大家相信我”!

  其实,早在两年前王斑就买下了该剧在中国的演出权,他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用一年半时间吃透剧本,设计每一场表演甚至具体到演员的走位和演出配乐,所有想法早已烂熟于心。就连开演时间选在冬季,都是王斑精心策划的,因为作品所传达的内容适合观众在寒冷中体会温暖。王斑的导演路,每一步走得都不草率!

  “别人会觉得我很可笑!”

  “别人说我精力旺盛,是个疯子!”

  对于别人的这两种评价,王斑没有反驳,他只是说出来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认真地自言自语:“当导演,是一个熬过孤独的过程。”

  王斑在人艺的舞台上站了20多年,从跑龙套变成台柱子,他曾是哈姆雷特、周萍、荆轲、关汉卿……熟悉他的观众无法想象王斑变成导演的样子。“没有刻意去选择转型,只是遇到了我喜欢的本子。”当被记者问到是否计划全国巡演时,王斑反而一脸诧异:“这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吧?在舞台上我总是演少爷,生活中我的性格里也挺少爷的。”王斑口中的“少爷”性格,应该是指一种“无需求人”的心态。

  记者:作品的结局是幸福的,考虑过一悲一喜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吗?

  王斑:only one!答案是唯一的。《她弥留之际》是一个带着善意、充满关爱的作品,是一个可以在寒冷冬日带给人温暖的故事。我没想通过一部戏触碰别人的生老病死,我只希望走出剧场的人,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吵架的对象,回趟家看看妈妈,抽空给家人读一段文章……这票就买得值了!所以结局只有一个。

  “别人都说我太自信!”王斑又引用了一个别人的评价。其实,“自信”的背后只是他确信:每一个鼓掌的观众内心都怀揣一份善意,希望看到“幸福也会来敲门”。

  一个温暖的作品,遇上了一个有温度的导演,让观众在笑泪中存留了一个暖冬的记忆。

  ■后记

  源于西方的小剧场话剧,渐渐在中国话剧界掀起狂潮,尤其是1995年北京人艺小剧场建成后,小剧场话剧发展得如火如荼,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流行文化。

  岁末,山西很多剧院都在做小剧场的尝试。从12月起,省京剧院已经推出了两场“周末国粹赏析”的小剧场演出,省话剧院、省歌舞剧院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筹备。还有很多的本土演出平台纷纷去北京借鉴好的剧本和演出模式,希望能唤醒山西小剧场演出的未来。(李霈霈)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