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百变花腔”美妙咏叹

2017-12-19 15:18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19 15:18:4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志音

  早已预知她这次没带“夜后”来北京,虽有些失落却未失望。Diana Damrau,国家大剧院演出节目单译作戴安娜·达姆娆,而其他各处还有翻成狄(迪)阿(安)娜。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声界梅丽尔·斯特里普”不仅美颜酷肖奥斯卡影后,演技歌艺也名副其实。不久前,德国女高音达姆娆和法国低男中音泰斯特,“神仙眷侣”与钢琴家马切伊·皮库尔斯基搭档,“金三角”默契合作唱火了一台戏。

  这位当今艺坛享有盛誉的“百变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在北京舞台上让现场观众见识她的实力、领略她的魅力。歌剧《塞尔维亚理发师》“一个美妙的声音”,琴音刚起她即入戏,还未开声已将观众随之带入角色的世界。一个爱情萌动芳心荡漾的罗西娜,神形兼备呼之欲出。沉吟时,她音色宽厚柔美;兴奋时,她花腔轻盈灵动。达姆娆尤其擅长调动角色的肢体语言,从歌剧中带到音乐会,在有限的表演空间里纵情快意自由发挥,旋转肩颈扭拧腰肢也丝毫不会影响其声线的流丽气息的平稳。

  第一首结束,全场欢声雷动。看,果真她本不属于慢热型歌者,可以瞬间点燃现场观众的热情。

  在第一阵高潮余波中,泰斯特登场了。达姆娆生活中的夫君,在同一部戏中演唱的是罗西娜身边的“卑鄙小人”巴西里奥咏叹调“诽谤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正处于声乐艺术生涯黄金时期的低男中音,表演风格十分稳健内敛,同达姆娆形成鲜明的反差。他嗓音浑厚密实,行腔通透功底扎实,一曲歌罢掌声热烈。泰斯特间隔奉献的歌剧《唐·卡洛》菲利普国王咏叹调“她从未爱过我”等后面三首独唱以及同达姆娆合作的《清教徒》《强盗》中的二重唱,无不显示其声部角色艺术上的严谨规范与个性特色。

  钢琴家皮库尔斯基也是个大角儿、好角儿。他不单是在与声乐的配合上胜任自如,两首独奏曲弹得也十分精彩。李斯特《<弄臣>音乐会释义曲》和《<游吟诗人>之“求主怜悯”》,既突出了钢琴音乐的表现力,又挥洒着歌剧化与歌唱性的特殊韵致。

  这个夜晚,在两片“绿叶”的陪衬下,一朵“红花”绽放得格外鲜艳夺目。达姆娆只为音乐会备有五首独唱曲目,她不以“量”取胜,而以“质”征服观众。有一首算一首,有一曲是一曲,自成一派独具一格,音乐里全是角色全有戏。

  上半场达姆娆演唱的另外两首独唱曲“啊!我愿生活在醉人梦中”和“啊!多少次,我为你向上帝祈求”,同为莎士比亚剧中人朱丽叶,在古诺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和贝里尼歌剧《卡普莱特与蒙泰古》中,她却怀有不同的心思、带着不同的情绪,达姆娆用花腔兼抒情女高音有机结合的高超技巧,非常精确地唱出前者的天真梦幻与后者的忧郁感伤,音乐里那些快速密集音型,如珠落玉盘粒粒珠玑晶莹剔透,法语和意大利语的轮番转换,无缝对接毫无障碍,真是令人感佩不已。

  下半场的“影子之歌”(选自梅耶贝尔歌剧《迪诺拉》)、“永远自由”(选自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两首经典名曲,经达姆娆的个性演绎焕发出新颖别致的奇异神采。可以说,她的歌剧表演艺术已达及驾轻就熟随心所欲的自由王国。相比演一部歌剧,一场音乐会的难度,可能更富挑战性。歌唱家完全凭借自己歌声的魅力,穿游出入于不同文化、不同角色和不同故事、不同情绪,带给听者高级而完美的艺术享受,在座声乐学习者从业者无不从中获益匪浅。

  在全场喝彩声中,达姆娆同泰斯特返场加演歌剧《波吉与贝丝》二重唱。高潮引动一串行云流水般的琴音,“我住长江头……” 金发美女口吐纯正中文。我国早期经典艺术歌曲,竟然被达姆娆翻唱得如此精美细腻引人入胜。

  真心期待她的下一次。(陈志音)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